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悸动青春1-1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我妈要结婚了

    “爸,我妈要结婚了。”

    “祝你妈新婚快乐”

    白洛因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耳子后面、脖子上全都是汗,暑伏天气还没过,每天早上都是被热醒的。他用手随便胡噜了一下,手心都滴答着汗珠子,一大早就让人冒火。

    拖着两只趿拉板,白洛因懒洋洋地走到水龙头底下,脑袋一垂,冰凉的自来水顺着脖颈子直接流下来,心里终于痛快了一点。

    白汉旗,也就是白洛因的父亲,此刻正在扫院子。一米八五的大个头,每天窝在家里持内务,如果他能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也就算了,偏偏还做不好。

    所以白洛因一直看他不顺眼。

    刷牙缸子里的水被白洛因吞到嘴里再吐出来,他打开水龙头,想把这些白色泡沫冲下去,结果发现水池子里的水越来越多,貌似又堵了。

    一个分钟后,白洛因用一木棍挑起水池里的一块破布,水流很快顺着水池子的眼儿流了下去。

    “爸,您又把我的裤衩倒水池子里了。”

    白汉旗刚扫到一半,听到这话,猛地顿住,扔下扫帚就朝晾衣杆走过去。一个、两个、三个数了好几个来回,都少了一条内裤。不用说,肯定洗衣服的时候落下一个,连同洗衣粉水一起倒进了下水道。

    “哎,别扔啊洗洗还能穿。”

    白洛因气得鼻尖冒汗,“得了,您留着自己穿吧。”

    走出家门,绕过一个胡同,碰巧遇到刚出门的杨猛。

    杨猛,名字和人大相径庭,他父亲年轻那会儿是村里有名的小白脸,比娘们儿长得还水嫩,可惜了,那会儿的民风不开放,但凡长成这样的都遭人膈应。于是杨猛的父亲为了改善下一辈的基因,委屈自己娶了一位壮妻,杨猛出生的时候,其父将全部的厚望都寄托在这独苗子身上,所以赐他一个“猛”字。

    可惜了,这孩子自小就随他爸,人家同龄的孩子都在外面活泥巴、上树,他躲在家里剪纸、做针线活。为此杨猛没少挨打,他爸每次打完他,都会自己抹一会儿眼泪,然后义无反顾地继续他的训子之路。

    “你头发呢”

    杨猛自己的头顶,俊美的脸上浮现一丝哀愁,“得了,别提了,大早上醒来就没了。”

    “你爸昨天晚上偷偷给你剃的”

    “废话,除了他还能有谁”

    白洛因哼笑一声,“咱俩还真是同命相连。”

    杨猛突然想起来什么,一巴掌拍在白洛因的脖颈上,“昨天你给我打电话,说到半截就挂了,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白洛因沉默了半晌,淡淡回道:“我妈要结婚了。”

    杨猛耸然直立,“你还有妈呢”

    白洛因深吸一口气,“你以为我爸是蚯蚓啊第5节能和第6节交配,自己就完成受了”

    杨猛笑得肩头直颤,“你别逗我,我说真的呢,迄小我认识你,就没见过你妈。”

    “胡扯去年我妈还回家住过一个礼拜,你忘了我妈经常去你家那边倒车。”

    “哦,我想起来了,那是你妈怎么比我侄女还年轻”

    “你是不是找抽啊”

    “不是,我侄女刚生下来没几天,一脑袋抬头纹。”

    “新生儿都那模样儿。”

    这下杨猛没词了,瞧见白洛因面无表情地走在旁边,心里突然扫进一层霾。他最好的哥们儿,自小和他爸过着稀里糊涂的穷日子,现在他妈又要改嫁,心情可想而知。

    “这样吧,我找一群人,去他们婚礼现场砸场子,你觉得怎么样”

    “就你”白洛因摆出一副鄙视的模样,“你能找来什么人一群唱戏的小白脸和一群部队官兵作斗争”

    “部队官兵”杨猛面露惊诧之色,“你妈这是要嫁给谁啊”

    “一名少将。”

    杨猛舌头打结,“这这么高军衔啊”

    “继续说。”

    “说什么”

    “说你要找的人。”

    杨猛俊朗的面孔被头顶的阳光一照,白得都快透明了。

    “我要是再找,就等于找死了。”

    白洛因突然站住脚,定定地瞧着杨猛,眼睛里有一团暗藏的火焰,正在缓缓地压抑着,马上就要迸发出来的感觉。

    “没关系,你就告诉我你一开始的想法。”

    杨猛收住呼吸,略显底气不足,“我大舅是哭丧队的大队长,我开始是想让我舅找一群人,去婚礼现场哭一通,现在”

    “挺好”白洛因突然打断了杨猛的话,“怎么联系你大舅”

    “你别害我们,我们就是平常老百姓。”

    “你放心。”白洛因的嘴角溢开一抹狡黠的笑容,“会把你大舅撇出去的。”

    第一卷:悸动青春 2我爸要结婚了

    “小海,酒席已经订好了,咱们明天什么时候出发”

    “我说过我要去了么”

    孙警卫紧闭的嘴角微微开了一条小缝,一股清凉的气体沿着鼻翼爬到眉梢,这小子真难搞定,从小到大都这副犟脾气,软硬不吃。

    “首长说了,这是命令,不容反抗。”

    顾海站起身,挺拔的身姿彰显了军人世家的风范,他在屋子里溜达一圈,即便是以一种散漫的姿态,都散发出血气方刚的男儿气魄。

    “那就让他把我绑过去。”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孙警卫的两个外眼角多出三层褶子。

    “你何必呢夫人都走了那么长时间了,首长不过四十来岁,总不能让他年纪轻轻就单过吧”

    孙警卫的话戳中了顾海的伤处。

    “我妈的事,我记他一辈子。”

    孙警卫忙不迭地跑到顾海的身边,小声说道,“小海,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让首长听见了,他得扒了你一层皮。你妈的事情纯属意外,法医都鉴定过了,你怎么还能怀疑你爸呢”

    “行了,别说了,我心里有数。”

    孙警卫往后撤了一大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那我明天来接你。”

    顾海在击剑俱乐部玩了一下午,摘下护面,被一双充满韧的手捂住了眼睛。

    “别闹。”

    金璐璐把手拿下来,眯着眼睛打量着顾海,顾海则把手放在金璐璐的脸蛋旁,轻轻拍了几巴掌,惹得金璐璐不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

    金璐璐,顾海现役女朋友,一米七二的个头,四十多公斤的体重,用飞机场来形容她都有些牵强,更恰当的形容词是前贴后背,真是要什么没什么。若是你觉得她这张脸会出彩,那你就错了,此人皮肤略黑,单眼皮,鼻子不挺嘴不翘,五十米开外看不出是女的。

    就是这么一位屌丝女,偏偏让我们各方面都极其优异的太子爷看上了,而且一好就好了三年。

    “你怎么又晒黑了”

    顾海微微一笑,窗外的阳光全被他的脸吸了进来。

    “这程子总是去游泳。”

    金璐璐随着顾海一起到休息区,抽出两张纸巾给他擦汗,每次靠近顾海,都能闻到一股烟草夹杂着汗的独特气味。闭上眼睛,会把这个人想象成三十岁的成熟男人,可是睁开眼,却瞧见一张少年老成的面孔。

    “傻丫头,看什么呢”

    顾海伸出胳膊将金璐璐圈到怀里,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爸要结婚了,婚礼仪式明天低调举行。”

    “这么快”

    金璐璐的头抬起来,炯炯有神的眼睛瞪着顾海,“那你呢你去参加你爸的婚礼么”

    “你说我是去还是不去”

    “去啊为什么不去你就得让她明白,这里不光一个当家的,她没有兴风作浪的份儿”

    顾海把心中的无奈藏得很深,“我是真的不想瞧见他俩,你知道么在我妈出事之前,他俩就认识了。像我爸这样的身份,绝对不可以二婚的,所以,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

    “或许是你把事情想复杂了。”

    顾海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水,喉结处一跳一跳的,金璐璐笑呵呵地捏了一下,顾海险些呛到。

    “我问你,假如我找来一群记者,对明天的婚礼大肆报道,会不会给他俩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金璐璐一惊,“你想砸场子”

    “我想报复老爷子很久了。”

    “我觉得,记者不好请,就算他们采集到了新闻,电视台不让报也白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