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2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1送一袋卫生纸。

    “白洛因”

    白洛因回过头,看到高一的同班同学董娜,董娜笑得和朵花似的,两只脚习惯的内八字,一边走一边从27班的后门口往里面瞄。

    “问你个事呗。”

    白洛因扫了董娜一眼,“直说。”

    “你们班有一个帅哥,坐在倒数第二桌,叫什么名啊”

    “倒数第二桌好几个男的呢,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董娜想了想,眼睛环视四周,特神秘地凑到白洛因耳朵说:“就那个总穿着一个格子衫,耳朵上着耳机,喜欢听音乐的帅哥,我们班女生都觉得他特酷。”

    白洛因知道董娜说的是谁了,可他没想起来尤其的这些魅力之处,脑子里只有一抽屉的鼻涕纸。

    “你说,我要是追他,他能接受我不你瞧瞧姐姐这姿色,有戏不”

    白洛因急着回家吃饭,就敷衍地回了一句,“有戏,有戏。”

    “真的啊”董娜拽着白洛因不撒手了,“那你告诉我,他喜欢什么我看你俩天天在一起。”

    白洛因把董娜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划落下去,很诚恳地告诉她,“你就送他一袋卫生纸,记住,不是一卷,是一袋。”

    说完,大步朝楼梯口走去。

    董娜在后面喊,“是12卷一袋的还是10卷一袋的”

    白洛因差点儿从楼梯上滚下去。

    杨猛屁颠屁颠地从白洛因的身后追了上去,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嘻嘻哈哈一顿闹哄。

    “我们班今天评选班花了,集体投票,有五个女生票数都差不多,长得都不赖。要我说最好看的,不是被选上的那个,是左眼角有一颗痣的那个”

    白洛因颇具杀伤力的眼神一直沿着墙上的红砖缝游走着。

    杨猛推了白洛因一把,“你听见我说的没”

    “听见了,你说你买了一斤生柿子。”

    杨猛狠狠朝脑门上拍了一下,刚才那些话全白说了。瞧见白洛因还在一旁愣神,试探地问:“你是不是想石慧姐呢”

    听到这两个字,白洛因眼睛里的波动一闪而过。

    “不是。”

    “那是什么”

    久久之后,白洛因才开口说道:“我在想,谁把我的作文本给撕了。”

    顾海临时租的房子有一百二十平米,只有一间卧室,一个卫生间,其余所有空间都给了运动器材。在运动这一方面,顾海纯粹是被顾威霆给逼的,打五岁开始就在部队和士兵一起训练,后来离开部队,他却得了强迫症,每天不给自己搞些任务,就好像一天少吃了两顿饭。

    二百个俯卧撑轻松搞定,跑步机高速运转一个小时,然后狂打沙袋,把沙袋当初顾威霆和姜圆,还有那个他见也没见过一面的伪兄弟,打得那叫一个欢畅。

    运动完已经晚上八点多了,顾海这才把手伸进书包里,掏出来的是一张作文纸。

    欣赏了一番之后,顾海将作文纸用透明胶条贴在了写字桌上,然后拿出一张薄薄的纸遮在上面,开始拓写。

    他喜欢极了这个字,不是标准的楷书亦或是行书,这是白洛因自己创造的一个体儿,犹如一个人舒展着四肢,自由,放纵,却带着刚劲不屈的力量。

    早上,尤其从后门走进教室,像往常一样,漫不经心地把书包甩到桌子上。结果这一甩不要紧,甩到地上一大袋的卫生纸。卫生纸下面压着一张纸条,这张纸条被卫生纸的惯一带动,脱离了尤其的桌子,飘啊飘的,飘到了白洛因的桌子上。

    四周的同学瞧见这阵势,全都偷着乐,暗想这尤其也忒能拉了,一次拿来这么多卫生纸。

    尤其无视周围的目光,抱起一大卷的卫生纸,抽屉里塞不下,只好立在座位旁边。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瞧见身后的桌子上有一张纸条。

    “送你的。”

    尤其一阵惊愕,白洛因送我的他送我卫生纸干什么目光转向自己的抽屉,愣了一会儿。想明白了,白洛因坐在他后面,天天看到他抽屉里那么多鼻涕纸,肯定是觉得不够用,特意买给自己的。

    行啊,这小子平时看着挺冷漠的,内心这么火热啊

    早自习开始后二十分钟,白洛因才进教室,在全班同学注视的目光中,从容地走到最后一桌,拿起自己的英语书,准备到教室外面背书。

    这是班级规定,但凡迟到的同学,都要在教室外面站着上自习。开学一周以来,白洛因从未在教室里上过一节早自习。

    “诶”尤其拽住了白洛因,手指着旁边一袋卫生纸,“谢谢了啊”

    白洛因双目聚光,心中惊诧,这丫头也太二了,让她买她还真买了。

    “不是我买的,不用谢我。”

    尤其笑中带邪,邪中带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送我一袋卫生巾。”

    “”

    第一卷:悸动青春 12怎么总是睡觉

    自打尤其收到这袋卫生纸之后,就像魔怔了一样。本来就频繁地擤鼻涕,现在更猖獗了,一天得用一卷卫生纸。每次擤完,都得回头朝尤其会心一笑,那副模样就和情窦初开的小丫头一样,要多矫情有多矫情。

    白洛因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尤其一米八的大个,长了一张金城武的脸,私底下却总干这么缺心眼的事。

    “我说,卫生纸真不是我买的,你别寒碜我了成么”

    尤其才不管那一套,擤鼻涕的声音一下比一下大。

    最后白洛因无奈了,连头都不抬了,作业早早地写完,上下眼皮开始打架,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尤其这么闹腾,班里谁没有意见可就是没人敢提醒一句。班里一半的女生都对尤其有意思,剩下的一半就是书呆子型的,有个地雷爆炸了都听不见。男生玩游戏的玩游戏,聊天的聊天,压没人注意到这一块。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

    最北排的倒数第二桌,有个闲人,此人做什么事都是雷厉风行,别人两节课写完的作业,他半个小时就搞定了。尤其这左一声右一声的动静,顾海自然而然会朝那个方向看过去,结果每次第一眼看到的都不是尤其,而是白洛因。

    他又在睡觉

    顾海特别纳闷,白洛因每天晚上都去干什么他怎么就那么困呢他是真睡着了还是在那待着呢要是真睡着了,为什么每次上课点名叫起他来,他都能对答如流。

    “你在看谁呢”

    一个声音从前面传过来。

    顾海把目光从白洛因的身上移开,转到前桌的女生脸上。此女生样貌致,声音悦耳,京腔里面混杂的一嘴港台味儿,绝对能听得你一身皮疙瘩。

    “你认识他么”

    顾海指指白洛因。

    单晓璇柔情款款地看着顾海,“谁不认识他啦,以前我们班班草,我还追过他呢,可惜人家没瞧上我。我和你说,他这个人特个,而且特聪明,以后你就慢慢知道了。”

    单晓璇的一句话,无疑勾起了顾海对白洛因的兴趣。

    “那他以前也这么爱睡觉么”

    “睡啊他每天都这么睡,上课下课都睡。而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别告诉别人,白洛因没有妈。”

    这句话,是用一种八卦的口气对顾海说出来的,却扎得他心口窝疼。没有妈,对于一个被母亲宠在怀里的孩子而言,只是一个神秘的悲剧,只要不在他们身上上演,他们总是用一件奇闻来看待。

    “你热不热啊我看你都出汗了。”

    单晓璇拿起一个小扇子,用特别漂亮的姿势给顾海扇着风,引来周围男生阵阵咳嗽。

    顾海只是扫了那群看热闹的男生一眼,集体噤声。

    下课,顾海走到白洛因的课桌旁,看了看他桌面上摆放的文具。一支磨白了的钢笔,在碳素笔和水笔横行的年代,钢笔是练字的人才有的文具。五毛钱一瓶的墨水,已经快用到了底儿。一把刻度磨没了的尺子,一个简易的文具袋。抽屉里面是一个双肩背包,背包的带断过几次了,上面缝着的线什么颜色都有,显得很突兀。

    说实话,穷人顾海不是没见过,但是敢把自己的穷展现得这么淋漓尽致的人,顾海还是头一次见。

    放学,一辆军车静静地停靠在距离校门口不远的大树下,这个地方本是不允许停车的,但是此车的车牌号早已成了这个区域做权威的标志。别说停靠在树下,就是停靠在树尖上,也没人敢来铲走。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用来接我,我自己打车就成了。”顾海对着身边的人,总是耐极低。

    司机陪笑着点头,“这不是怕你出事么这边的交通秩序这么差,司机素质这么低,万一被坑了怎么办来,上车吧,我的小公子,你和首长置气,犯不上折腾自个。”

    顾海往校门口扫了一眼,突然瞥见一个身影,定定地瞧了几秒钟,迅速迈开大步朝马路对面走去,还没等司机反应过来,拦了一辆出租车就颠了。

    第一卷:悸动青春 13这个人交定了

    “师傅,劳驾您慢一点儿。”

    出租车司机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还要多慢啊你瞧瞧这迈速表都已经打到哪了”

    “您就跟住前面那个人,穿蓝色校服的那个,跟住他就成了。”

    司机彻底怒了,“闹了半天你是让我追一个走路的你存心折腾我呢是不是我这车是按公里算钱,不是按时间算钱,耽误我半天工夫走个一里地,值当么”

    顾海掏出二百块钱,直接甩了过去。

    司机的态度立刻柔和下来。

    “我说小伙子,你要是跟踪一个走路的,何不自己下来走呢或者找一个电动车,都比我这省钱多了。花二百块钱走这么几步,你不觉得亏疼啊”

    “走路容易暴露快点儿,他转弯了。”

    一直到白洛因家的胡同口,顾海才从车上下来,这是一排排破旧的四合院,与周围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以顾海的经验判断,这里的房子马上就要拆迁了。这些在胡同里穿梭的大爷大妈,很快就要失去他们唯一的暖巢了,因为补贴金是不可能满足他们在北京买下任何一所房子的。

    沿着胡同往里走,顾海瞧见白洛因进了一个院子。

    他低头看了看表,五十分钟的时间,他现在明白为什么白洛因总是迟到了。以顾海所观察到的白洛因的家庭条件,他恐怕连一辆自行车都没有。

    白洛因进了屋子,把书包往杂乱的床上一扔,脱掉校服,赤裸着上身直奔厨房。打开电饭锅,呆愣了几秒钟,朝院子里的白汉旗大吼了一声。

    “不是说熬粥么怎么又变成米饭了”

    白汉旗猛地拍了一下脑袋,一脸追悔莫及的表情。

    “我刚才在外面洗衣服,把熬粥这事给忘了,这粥里面的水分蒸干了,就变成米饭了。”

    顾海走到门口的时候,白洛因正往碗里倒自来水,碗里是白花花的米饭,搅和搅和就变成粥了。他喝了一碗又一碗,旁边只有一碟咸菜。

    吃过饭,白洛因把碗冲了冲就放了进去,没一会儿走出来,看到白汉旗在晾衣服,怒火中烧,拽下一条内裤冷声质问白汉旗。

    “这条内裤不是干净的么你怎么又给我洗了我一共就三条内裤,一条让你给倒水池子里了,一条脏了,这条干净的又让你给洗了,明天我穿什么”

    白汉旗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湿了吧唧的两只手放在衣服上蹭了蹭,柔声哄道,“爸这就给你买一条去。”

    “不用了。”白洛因一把拽住白汉旗,“我现在就把它穿上,明天早上就干了。”

    顾海被这爷俩儿逗乐了。

    回去的时候,顾海没打车,直接跑着回去的,也省的到家再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