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1-3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21姜还是老的辣。

    中午放学,白洛因走在路上,心情极端复杂。一方面他要想怎么能让石慧死心,彻底断了和好的路;另一方面他又琢磨怎么能把顾海整得心服口服,以后别再来烦自己。

    权衡了一下,白洛因觉得顾海是当务之急。

    石慧的事情注定要打一场持久战,只有先把这只烦人的苍蝇解决掉,才能静下心来处理感情问题。

    天气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本来都已经立秋了,可身上还是粘糊糊的,走几步路就会出汗。

    什么时候能下场雨啊

    白洛因抖落着衣服,一边走一边看着街上的店面和路边的花花草草,突然,他被三个字吸引住了,不由得停下脚步。

    润滑油

    下午第一节课,上课铃已经响了,顾海突然发现自己的胳膊上一团黑。他用手指了桌面,很快发现两个指头都黑了。无缘无故怎么会多一层黑色的粉末呢顾海用脚后跟也能想出来,这一定是白洛因洒在上面的。

    幼稚

    顾海冷哼一声,用湿巾将桌面清洁干净,举手示意老师出去一下。得到允许之后,顾海起身走了出去,顺带着将门关上,因为外面起风了。

    听到门响,白洛因的嘴角浮现一丝笑容。

    顾海洗完手,走回教室后门的时候,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怎么打都打不开。他轻轻地敲了敲门,靠门的同学也尝试着开了一下,可是门好像突然轴了,怎么拧都拧不动。

    前门也是关着的,顾海拧了一下,打不开。

    看来,门是被人动了手脚。

    顾海想起刚才桌上的那些黑色粉末,顿时明白过来,一定是白洛因捣的鬼。弄脏桌子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的最终目的是把自己关在外面。

    你以为把门动了手脚,我就进不去了么

    顾海淡然地走出教学楼,站在平地往上看,27班的窗户都是大敞着的。仅仅三层而已,对于顾海这种五六岁就练习攀爬的人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四下看了几眼,没什么人,顾海两只脚踩着防护窗,手攥着旁边的水管,快速往上爬。他的动作十分矫健,每一步都是又轻又稳又快。不到半分钟,顾海就爬到了三楼的窗户旁,他往里面看了一眼,趁着老师转身写字的机会,双手从水管快速转移到了窗沿上。

    我草,怎么这么滑

    白洛因听到外面扑通一声,心里似乎吞咽了数百颗薄荷糖,清凉舒爽。好久没这么畅快过了,仿佛一下子置身大草原,一下子又漫步在蔚蓝的海边

    砰砰砰

    几声门响,一下子打乱了白洛因的思绪。

    不是刚掉下去么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

    保卫处的张主任气急败坏地敲着门,一边敲一边大喊,“不是打电话说老师晕倒了么怎么还关着门快给我打开”

    物理老师吓了一跳,放下书着急的去开门,结果发现门本打不开。

    “老师,后面的门也打不开。”

    张主任盯着门把手上的贴纸发愣。

    白洛因专利

    “让我来吧。”

    白洛因推开靠门的那个同学,偷偷拽出了门锁里面的一皮筋儿。很快,门打开了,白洛因瞧见了张主任那张气急败坏的脸。

    “你叫白洛因”

    白洛因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到我办公室来”

    一声怒吼,震傻了那些刚睡醒的同学。

    “说轻了,你这是损坏公物,说重了,你的思想道德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呼救电话是打着玩的么门锁是说换就给换的么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能做出这么幼稚愚蠢的事儿”

    白洛因的耳边嗡嗡响,脑袋一团乱麻,但是他很清楚电话是谁打的,他现在就诅咒那个人被摔断一条腿。

    “损坏公物就得交钱,明天拿一百块钱来。”

    白洛因愣住了,“为什么要交钱那两把锁本没坏,我现在就能恢复原样。”

    “你动过了就得赔这是规矩。”

    “我们家穷,赔不起”

    “弄坏东西还有理了赔不起你怎么改得起你还弄起专利来了告诉你,不拿钱也成,把你家长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找他要去。”

    “你找他要还不如找我要。”

    张主任急了,“少废话说号码。”

    白洛因报了一连串的数字。

    手机接通了,那边传来白汉旗憨厚的声音。

    “您哪位”

    “我是白洛因学校保卫处的主任,白洛因弄坏了班里的两把锁,我让他交罚款,他回了我一句家里穷。我倒是想听听,你们家到底穷到了什么地步弄坏东西了都不赔。”

    “我们家的锁坏了快五年了都没换新的,这五年里没有一个贼进来过,您说我们家有多穷”

    张主任的脯都喘出大波浪来了。

    白洛因差点儿笑出声,果然是块老姜,辣得够滋味。

    第一卷:悸动青春 22幸福是琐碎的。

    闷了一天的雨,终于下起来了。

    而且一下就是暴雨,站在教学楼的最底层,看着快要没过台阶的雨水,白洛因心里还是高兴的。渴了那么久的子,总算是喝上水了,这下又省去了好几百块钱的灌溉费。

    大部分的学生都是住校生,直接打着伞回宿舍了,剩下十几个跑校的,几乎都被家长接走了。白洛因看看墙上的钟表,瞧这阵势,估计天黑之前都停不下来了,还是走吧。

    顾海刚一走出教学楼,就瞧见自家的司机站在外面等他。

    “今天这么大雨,还是别自己打车了。”

    司机的目光里面,带着几分哀求。但是顾海能看得出来,那是被迫无奈的,与父母眼中的哀求完全不同,那里面没有丝毫的关心,只有预知后果的忐忑。

    最终他还是上了车。

    “小海,首长说今天是夫人的生日,想请你回去一起吃顿团圆饭。”

    顾海的头仰靠在坐垫上,我的母亲已经没有生日了,她只有忌日。

    “回我的住处。”

    “小海”

    “我说回我的”顾海瞧见窗外的人,突然止住了嘴边的话,他伸出手朝司机比划了一下,“开慢一点儿。”

    雨帘外的白洛因,赤脚走在马路上,浑身上下的衣服都已湿透,粘在了身体上,勾勒出一副颀长匀称的好身材。他的步伐很稳,丝毫没有行走在暴雨中的仓促和狼狈,那个破了n多个洞的背心还在穿着,而且湿透了,露出星星点点的麦色皮肤。

    汽车缓缓地朝白洛因靠近,他丝毫没有察觉,手一直在胡噜着脸上的雨水,从顾海的角度看过去,他的嘴唇有些泛白。

    没有白天那副生龙活虎的架势了。

    不过想想也是,一宿没睡,又陪着他折腾了一天,能好的着么

    “小海,还跟着他继续走么”

    “跟着。”

    “怎么不把他叫到车上来”

    顾海冷锐的目光嗖的了过去,司机立刻噤声。

    一路淌着水回到家,打老远就瞧见白汉旗站在雨中,帮着邹婶收拾未撤走的桌椅板凳。这个地方比较凹,平时不下雨还好,下雨就会把整个早点摊位都淹了。所以没人在这里摆摊,只有邹婶,她就是图一个消停。

    白洛因加快脚步,过去和白汉旗一起拽塑料布。

    白汉旗大声吼,“你进去吧,不用你了。”

    “别废话了,赶紧着吧。”

    顾海家的车静静地停靠在胡同口,他坐在车里,看着白洛因在雨里忙碌的身影,看着他们父子俩因为谁拿最重的那一头而吵得不可开交,心里掠过淡淡的温暖。也许,生活就该是这样的,细小而琐碎,不是用一顿饭就可以找补回来的。

    “回我的住处。”

    司机叹了一口气,还是将车掉头了。

    白汉旗递给白洛因20块钱,“明天在路上买点儿早点吃吧,我瞧这外面的雨啊,明天早点摊大概是开不成了。”

    白洛因擦擦湿漉漉的头发,又把钱给白汉旗递了回去。

    “饿一顿没事。”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白汉旗还急了,“咱家没穷到那份上,连顿早饭都吃不起。”

    “那你咋不多给点儿啊这20块钱,也就在邹婶那能吃饱。”

    白汉旗在白洛因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你小子。”

    说说笑笑的,白汉旗就把50块钱扔给了白洛因。

    第二天一早,白洛因起来收拾好,直接上学去了,钱没拿,不是不想拿,是真给忘了。走到邹婶的摊子旁才想起来,今天没早点吃了,可白洛因最讨厌走回头路,于是干脆饿着肚子去了学校。

    到了教室,刚把书包放下,白洛因就被桌子上一大袋的早餐给镇住了。里面什么都有,有他不爱吃的西式糕点,如面包、三明治、蛋挞一类的,也有他爱吃的烧饼夹肠,大馅包子,小米面煎饼,八宝粥

    这么多早点,谁放在这的

    这不是存心馋我么

    白洛因四下看了几眼,没人注意他这,他把袋子拿开,瞧见下面一张纸条。

    “就是给你的。”

    白洛因习惯地看向尤其的位置,尤其还在睡觉,但是白洛因猜测应该是他了,除了他没人知道自己这么能吃。

    那我就不客气了

    第一卷:悸动青春 23顾海挺喜欢你。

    白洛因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都吃光了,剩下一些不喜欢吃的,直接扔到尤其的桌子上。

    “留着你自个吃吧。”

    尤其刚睡醒,迷迷糊糊的,看到一堆早点,立刻咧嘴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点”

    白洛因心里还挺感动,尤其给他买了这么多早点,自己却还饿着肚子呢。

    尤其坐起身,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回头又是一乐。

    “报答我那天请你吃饭”

    这么一说,白洛因觉得哪里不对劲了,听尤其这副口气,貌似这些早点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先别吃呢。”白洛因按住了尤其的手。

    尤其拧了拧眉毛,“刚给我就后悔了”

    “这早点不是你给我买的”

    这话没刺激到尤其,反而刺激到了白洛因后面那位。顾海以为白洛因吃得那么有滋有味,是接受了自己的好意,敢情他吃了半天都不知道是谁买的。

    感觉到有人敲打自己的肩膀,白洛因回过头。

    “你要是不想吃,可以扔了,别借花献佛。”

    白洛因的脸立刻冷了下来。

    “东西是你买的”

    顾海没回答,但是眼神已经给了肯定。

    白洛因恼了,“你怎么不早说我要知道是你买的,我就是饿死了都不吃。”

    “可是你已经吃了。”

    白洛因恨不得吐出来,“谁让你放在这的”

    顾海给气得够呛,我给你买东西吃,你还骂骂咧咧的我顾海对谁这么好过上次我女朋友想吃煎饼,我都懒得去煎饼铺子那排队。

    “你要是后悔,可以把钱给我,刚才那堆东西一共32。那些没吃的就不算了,给你抹掉一个零头,给我30就成了。”

    白洛因心中暗自咬牙,嘴上依旧是不依不饶。

    “你们家是不是卖早点的啊没生意就想出这么一个损招儿。”

    “是,我们家就是卖早点的,专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