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1-4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31今天天气晴朗。

    “现在是北京时间六点整。”

    一大清早,顾海是被老人机的报点儿声吵醒的。以往他都是五点准时醒,昨天折腾得太晚了,前半夜找住处逛夜市,后半夜听了半宿的蛐蛐叫,天亮了才闭眼。

    不过顾海的神头儿很好,从吱扭扭的单人木板床上下来,穿上三十块一双的球鞋,简单地洗漱了一下,骑上那辆二手自行车就出门了。

    一路上都是神清气爽的。

    白洛因反之。

    他早上起来头疼欲裂,胃口还很难受。他对昨晚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记得他去吃烧烤,然后碰到了顾海,他们聊了一会儿,之后的事情就回忆不起来了。

    白洛因看了一下表,已经六点了,今天注定又要迟到。

    在邹婶的早点摊上吃了一碗豆腐脑,胃口总算好受了一些。白洛因给钱的时候问了一句,“婶子,您知道衣服上有血怎么洗掉么”

    白洛因断定是个女人就知道。

    “先拿凉水泡一段时间,然后用硫磺皂搓几下就掉了。你要是实在洗不掉就拿过来,我给你洗。”

    “不用了,我自己能洗干净。”

    白洛因付了钱,没有直接去学校,而是先回家把顾海那件背心泡在了洗衣盆里,然后才出了门。

    没走多远,就碰上骑车过来的顾海。

    顾海的车完全不用车铃,骑起来整个车身都哗啦啦响,要多拉风有多拉风。车闸不好使,幸好顾海的腿足够长,两只脚直接着地,车才能顺利停下。

    “上来,哥带你去学校。”

    白洛因没搭理顾海这一茬,顾自向前走着,“就你那破车,我上去了就得散架。”

    “你一个走路的还看不起骑车的”

    顾海又把车骑上,保持和白洛因走路一样的速度。

    有个人在你身边跟着,还弄出这么大动静,不管是走路还是骑车,你总得和他说几句话吧。白洛因沉默了一阵,眼神不自觉地朝顾海瞥了过去,发现他正在瞧着自己。

    “骑车有看旁边的么”白洛因提醒了一句。

    顾海嘴里噙着笑,“前面不是没有旁边好看么”

    白洛因装作没听见。

    “你们家也住在这片啊”

    “是啊。”顾海说得和真的似的,“一直都住在这一片。”

    “那以前怎么没碰到过你”

    “我今天第一次迟到啊以前我骑车从这过的时候,你还没起呢。”

    “这一片的街坊四邻我差不多都认识,你爸叫什么”

    顾海刻意转移话题。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起晚了”

    白洛因心里和明镜儿似的,可嘴上还得装糊涂。

    “我哪知道。”

    “你昨天晚上喝多了,我把你送回来,都到家门口了,你非要抱着我,死活不进去。”

    “你脸皮能再厚点儿么”白洛因一脸嫌恶的表情,“我抱谁也不会抱你啊”

    “这事可说不准,昨个是谁哭天抹泪地让我听他那段风花雪月的往事我这串吃得好好的,你上来就抱住我,慧儿、慧儿的叫了我一身皮疙瘩”

    对于昨天晚上说过的话,白洛因还是有一些印象的,现在想想也觉得挺邪门儿的,那么掏心窝子的话,怎么就和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说了呢

    “昨天晚上有个人喝多了,裤子都不脱就要撒尿,要不是我及时给他扒下来,他那裤裆到现在还是湿的呢。”

    顾海一个人在旁边念秧儿,白洛因心里早就开骂了。

    “我说我不尿吧,他非得让我把裤子扒下来,要和我比比谁的个儿大。白洛因,你说这种人是不是挺没羞没臊的”

    顾海一边埋汰着白洛因,一边在脑子里回放白洛因喝过酒之后那副憨态可掬的模样,越想越逗,自己在旁边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这一笑可算了惹恼了白洛因,白洛因往旁边跨了两大步,顾海觉察到了,猛蹬了几下。可惜这个车不给力,顾海的速度还没加起来,就被白洛因拽住了后车架。

    顾海感觉后面一沉,白洛因已经坐上来了。

    “刚才让你上来你不上来,非得损你几句你才上来是吧呃你丫的敢偷袭我”

    膝盖弯儿被踹了两脚,顾海回过头,看到了白洛因的后背。

    “你怎么朝后面坐着啊”

    “懒得瞅你。”

    车子在路上平稳前行,后车架很窄,两个人只能后背抵着后背,以一个kappa的姿势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这还是白洛因第一次看着马路在自己面前延长而不是缩短,以往都是步履匆匆的,从不知道早上的空气这么好。

    “嘿,昨天你把我背回来的”

    顾海微微扬起嘴角,“还真想起来了”

    “我猜的。”

    “我已经背了你两次了,什么时候你也伺候我一回”

    “你不是长腿了么”

    “那你也长腿了,我怎么背了你啊”

    “你自己的事问我干什么”

    顾海眼睛一眯,手扶着车把开始调转方向,专拣有石子、减速带的地方骑,车身颠簸得快要散了架,可以想象白洛因坐在后面的滋味。

    白洛因使劲抓住后车架上的一钢管,才避免被甩下去。开始还以为就这么一段路不好走,结果发现颠簸状况愈演愈烈,旁边明明有好路,可这人就是不走。

    “你会不会骑车啊”

    “这是骑车的最高境界,我在前面锻炼着,后面还给你按摩理疗,多纯天然的养生方式。”

    白洛因胳膊肘猛地往后一戳,正好戳在顾海的腰眼儿上,这一阵酥麻,像是触到了电门,顾海深吸了一口气,被顶的部位还在发烫,仔细咂一下,滋味儿还不错。

    今天的天气,真是别样的晴朗。

    第一卷:悸动青春 32此处香气袭人。

    中午回到家,洗衣盆里的水已经泛黄了,白洛因捞起顾海的那件校服背心瞧了瞧,中间有一大片黄色的印记,很明显,看起来洗干净有些困难。

    白洛因很少洗衣服,他的衣服都是白汉旗洗,偶尔白汉旗不在家,他也会自己洗两件,或者给爷爷洗两件,多半洗不干净。

    白洛因拿来一个小板凳,凳子有些矮,对于他这种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实在有点儿伸不开腿,不过也能凑合着坐,反正就那么一会儿。

    结果,白洛因估错了。

    这本不是一会儿就能搞定的,不管是用洗衣粉,还是邹婶说的硫磺皂,上面的印记只能变浅,不能彻底除掉。白洛因洗一会儿就累了,这种累和运动之后的累是完全不一样的。运动之后虽然累,但是心情是放松的。这种累是彻底的累,累了之后心情还是烦躁的,白洛因连扔掉的心都有了。

    可一想当初买校服还交了40块钱,白洛因实在下不去手。

    “老白,老白。”

    邹婶温厚的声音爬进了白洛因的耳朵里。

    白洛因站起身,额头上的汗水被阳光照得亮晶晶的,他用胳膊擦了擦汗,笑着看向邹婶。

    “婶子,您来了。”

    邹婶穿着一个大围裙,微卷的长发随便盘在脑后,圆润的脸盘儿上都是温和的笑容。

    “是啊,给你们送点儿饺子,刚包的,猪茴香的。”

    白洛因用晾衣杆搭着的一块搌布擦了擦手,接过了邹婶手里的盘子,赞叹了一句,“真香。”

    “吃惯了你爸做的饭,吃谁做的都觉得好吃。”

    白汉旗这才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白洛因手里的盘子,脸上立刻包装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那种假客气也装得很做作。

    “我还想让你在我们家吃呢,你倒好,先把饭给我们端过来了。”

    白洛因斜了白汉旗一眼,丝毫没给他留面子。

    “您有拿得出手的菜招待婶子么”

    “怎么没有上次我给你炒的茄子不好吃么”

    不提茄子还好,一提那个茄子白洛因就来气。他本来很喜欢吃茄子,白炒茄子很好吃,那天白汉旗非要亲自上阵,结果圆茄子切了之后没有放在水里泡,炒出来之后茄子丝都是黑的,像是一盘咸菜。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白洛因火大的是它吃着也是一盘咸菜,白汉旗放了两次盐,还放了老抽,吃完之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邹婶瞧见洗衣盆里的衣服,开口问:“谁洗衣服呢”

    “哦,我洗衣服呢”

    邹婶急了,“你爸咋能让你动手干活呢”

    “我咋不就不能干活了”白洛因笑笑。

    邹婶走到洗衣盆旁边,二话不说,坐下来就搓。

    “你天生就是读书的料儿,这活儿得我们这种人干。”

    白洛因本想拦住邹婶的,可是走到她身边,瞧见她干活的这股劲头儿,突然就有种伸不出手的感觉了。不知道为什么,邹婶就是一个家庭妇女,力气没有他大,可搓起衣服来,看着就是那么有力道。刚才还很明显的印记,经过她大手那么一搓,一下就看不见了,真是邪门了,看来什么领域都有高手和废物。

    邹婶倒掉污水,接了一盆清水投衣服,如此反复两三次,原本惨不忍睹的校服背心,已经焕然一新了。虽然比不上新买的,可已经看不出任何血渍了。

    看着晾衣杆上的白背心,白洛因的心一下就亮堂了。

    第二天一早,顾海骑着自行车,在白洛因家附近转悠了好久,直到白洛因的身影出现在晨曦的霞光中,顾海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修长的双腿离地,车轮转动起来,甩了一地的露珠。

    白洛因正走着,突然一辆自行车从身边擦过,车子骑得很快,再加上车身笨重,惯带动得白洛因的身体都有些往前倾了。

    不用想也知道谁这么缺心眼。

    顾海在前面的一块平地上迅速拐弯,而后一个急刹车,车圈在地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他扭头朝白洛因一笑,似正似邪的面孔被柔和的晨光细致地描画了一番,让这个阳刚味十足的爷们儿也带上了几分柔情。

    白洛因对顾海欣赏无能,若无其事地从他身边走过,冷冷的撇下一句。

    “一辆破二手自行车还玩漂移”

    顾海在后面半走半骑的跟着白洛因,“你怎么知道我这车是二手的”

    “这一片儿天天丢自行车,你这车要是新买的,早就丢了。”

    “你怎么不早说啊”顾海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样,“我要知道这一片儿有自行车能偷,何至于花那冤枉钱买车啊”

    “你不是这一片儿的么这事都不知道”

    一句话,把顾海给噎死了。

    “邹婶,来两碗豆腐脑,五个夹肠的烧饼,两个糖油饼儿。”

    顾海也朝邹婶喊了一句,“给我也来一份,跟白洛因一样的。”

    白洛因朝顾海投去诧异的目光。

    顾海问:“怎么了”

    “没怎么。”

    其实白洛因想说我的那一份里面就包含你的,结果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

    两个男孩坐一张桌子,桌子上几乎摆满了早点,说实话,白洛因一个人吃两份没什么困难的,顶多中午少吃一点儿。可他担心顾海会浪费,邹婶给的分量绝对够足,而且都是实打实的真东西,一点儿不掺假,就因为这样,白洛因憎恶每一个来这里吃饭的剩客。

    顾海咬了一口糖油饼儿,外脆里软,口感倍香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