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1-40(第2/5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好久没吃到这么正宗的糖油饼儿了。”

    顾海本来还想说上一次吃还是五六岁的时候,结果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得严格把关自己的嘴,万一哪天说露馅就歇菜了。

    “那你平时都去哪吃早点”白洛因随口问了一句。

    “平时啊,停哪儿算哪儿,随便买点儿东西就凑合了。”

    白洛因没再多问,顾自吃着自己的东西,他吃烧饼有个习惯,那就是把皮儿和陷儿分开吃,先吃陷儿,后吃皮儿。所以五个夹肠烧饼,他都先把里面的火腿肠夹出来吃了,剩下厚厚的烧饼皮儿摞在那。

    顾海看见了,以为白洛因不爱吃皮儿,就把自己烧饼里面的火腿肠全都夹出来送到了白洛因的盘子里,然后把那一摞的烧饼皮儿都拿到了自己这边。

    白洛因微微愣住,抬头瞅了顾海一眼,瞧见他大口大口地吃着毫无味道的烧饼皮儿,没有任何的不情愿。

    顾海停下来看了白洛因一眼,“光是瞅我就能吃饱”

    “吃得饱吃不饱说不准,但是肯定吃不下去。”

    话虽这么说,可白洛因对顾海的印象已经开始慢慢改观了。从最初的厌恶,到后面的包容,再到现在的一丝丝好感对于白洛因这种第一印象定终生的人而言,顾海的进步已经是空前绝后的了。

    “吃完了,走吧”

    空空的盘子和碗打消了白洛因的顾虑,他是第一次在吃饭上面遇到对手。果然,好体格不光是练出来的,而且是吃出来的。

    顾海又骑着自行车把白洛因送到了学校。

    尤其看到顾海和白洛因一起进教室,已经是第二次了,心里特别纳闷,忍不住回头问:“你怎么跟他一块来的啊”

    “恰好碰上了。”

    尤其还想问,白洛因已经把头转向后面。

    一件衣服抛到了顾海的怀里。

    顾海把校服背心抖落开,目光顿了顿,朝白洛因问:“谁的背心啊”

    “你说谁的背心啊我的背心能给你么”

    “我的背心”

    顾海是真的把这件事给忘了,他来这个学校之前,房菲就给他准备了不止一身校服,所以那件带血的背心不见了,顾海也没太在意,只当是白洛因扔掉了。

    “就是你打架那天穿的那件。”

    白洛因就提示到这里,便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

    顾海却不淡定了,极其不淡定,他用那双老虎钳子一样的手将白洛因拽了起来,一字一顿地问:“这衣服是你给我洗的”

    “不是。”

    “别扯了。”顾海噙着笑,“你敢让家人瞅见这衣服”

    “知道还问”

    白洛因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顾海其后的这个笑容,不知道延续了多长的时间,他的眼神就像两把钩子,不停地在白洛因的身上滑道儿。

    白洛因给我洗衣服

    顾海光是想想那副场景,就觉得心旷神怡。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捧着一件衣服搓啊搓的,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心里这个气啊他一定会想:我干嘛要给他洗衣服啊我还不如给他扔了呢可想归想,他肯定不舍得扔。他的眉宇间一定拧着个结,直到这件衣服完全透亮干净了,那个结才舒展开。

    从来不知道,原来肥皂的香气也可以醉人。

    第一卷:悸动青春 33感觉开始变味。

    回到住处,顾海把那件校服背心叠好,收到柜子里。

    旁边的老人机一直在嗡嗡地响着,发出震耳欲聋的铃声。

    “大海啊大海”

    一听语气,就知道是李烁那个闲人。

    “大海啊,这程子忙什么呢怎么都没和哥几个联系”

    李烁的话让顾海的身体僵直了几秒钟,的确,他已经很久没有和那群哥们儿联系了。自从换了手机,卖了电脑,上网已经成了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没了网络通讯工具,手机又不好用,顾海也就懒得去联系别人了。

    “也没忙什么,就是上上课,睡睡觉,挺闲的。”

    李烁一听这话乐了,“这周六出来会会,叫上虎子,那小子买了一辆新车,想和你飙飙呢。是你来找我们,还是我们去接你”

    顾海如炬的目光中透着满满的谨慎。

    “我去找你们吧,以后没事别来找我。如果真有急事,先给我打电话,我特批了你们再来。”

    “你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这么怕我们看见”

    顾海敷衍地回了一句,“没什么事,记住我的话就成了,周六见。”

    说完,赶紧挂了电话。

    没多久,手机又响了。

    “顾海”

    手机那头一记响亮的嗓门震得顾海眉头轻拧。

    “你都几天没有主动联系我了”

    顾海长出一口气,他这几天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人人都是一副讨债的口气和他说话

    “咱们不是天天通电话么”

    金璐璐的声音从老人机里面传出来,显得异常的犷。

    “是天天通电话,可都是我给你打过去的,你从来不会主动打过来以前你不这样,以前都是你主动联系我的。你是不是又和别人好上了”

    “我和谁好啊我”顾海怒声回斥了一句,“别整天疑神疑鬼的成不成你以前没这么小心眼啊我要是真和别人好上了,我本不会接你的电话。”

    金璐璐的声音有些哽咽,“那你为什么不主动给我打电话”

    事实的真相是,打电话花钱,接电话是免费的。以前顾海不在乎这些,甚至两个手机还在接通状态,他就睡着了,就这么一直连到天亮。可现在不行了,只要一拿起电话,想到是自己主动拨过去的,他就觉得吃亏了。而且手机接通时间太久还会发热,顾海担心手机没几天就暴毙了,所以干脆就不打了。

    “我这几天忙着换住处,没顾得上你。”

    金璐璐吸溜吸溜鼻子,语气委婉了一些。

    “你搬到哪去住了”

    顾海抬头瞧着掉了漆皮的天花板,沉默了半晌,说道:“就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座公寓里面,说了你也记不住。”

    “你说,你说了我就会记住的,赶上哪天放假了,我会去找你的。”

    顾海面色一变,语气还是压得很稳。

    “你别来了,一个丫头大老远过来,我不放心。”

    金璐璐叹了口气,“可是我想看看你现在的生活状况,从开学到现在,我一次都没有去过你那里,连你过成什么样都不知道。”

    “我过得挺好的,只要你过得好,我就过得好。”

    金璐璐沉默了好久,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森。

    “顾海,你变了。”

    “我怎么变了”

    “你以前从来不会说这些好听的,你是不是真的有了新的女朋友”

    顾海直接挂了电话,耳不听心不烦,他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对这个在他心中无可挑剔的女人一点儿耐心都没了。

    过了一会儿,手机再次响起,声音依旧很刺耳。这里的墙壁很薄,隔音效果很差,旁边还住着别的人家,顾海担心吵到别人,就直接关机了。

    躺在床上,顾海的心有点儿紧。

    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依照金璐璐这个脾气,假如自己和她冷战,那么最后沉不住气的肯定是她。金璐璐沉不住气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一定会千里迢迢地来这里找自己,然后她就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家庭状况。

    不行

    顾海的长腿再次伸到地上,两大步跨到桌子旁,把手机拿起来。

    刚一开机,手机就响了,顾海赶紧按了接听,结果,由于机子反应过慢,顾海的速度过快,导致刚打开的手机就死机了。

    第一卷:悸动青春 34其实你听错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估着金璐璐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顾海才再次开机。这一次,电话没有立刻打过来,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动静,顾海忍痛拨了回去。

    “喂”

    浓浓的鼻音传到顾海的耳朵里,他的心还是颤了颤,金璐璐是个很强韧的女生,她很少哭,至少在顾海的印象里,金璐璐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好了,丫头,别哭了。”

    金璐璐的啜泣声很急促,说话也上句不接下句。

    “我知道我不该瞎想可是你的变化太大了以前我们也是分开两地读书可我觉得你就在我身边现在我感觉你离我好远好远”

    顾海顿了顿,“也不远,高铁半个小时直达。”

    金璐璐破涕为笑,“你干嘛要挂我的电话”

    “没挂你电话,手机信号不好。”

    顾海突然发现,他现在的谎话张口就来。

    金璐璐哼哼两声,“我这两天偏头疼总是犯,特难受。”

    顾海瞧了一下点儿,过去五分钟了。

    “这就是看电脑、玩手机时间过长造成的,你把手机放在耳边接电话,多大的辐啊听话,早点儿睡觉吧,明儿早上一起来就好了。”

    金璐璐长出了一口气,“周六来看看我好么”

    “我和李烁、虎子约好了,这周六聚一下。周日成不成我周日一天都有时间。”

    “你总是把他们看得比我重要。”

    “这不是重要不重要的问题,是我先答应了别人,答应的事儿就得做”

    金璐璐沉默了许久,淡淡回了一句,“周日我要去参加同学的生日party,一天都没有空。你下周再来吧,比把自己弄得太累。”

    挂电话的时候,顾海还听到了金璐璐失望的喘息声。

    屋子的灯关了,顾海突然想起两年前的这个时候,金璐璐领了一群女生,砸了主任家的玻璃,回到学校公开和校长叫板。那个时候的她野豪爽,爱憎分明,什么都不放在眼里,虽然只是一个干瘦的小丫头,却有一股撼天动地的霸气。

    想起金璐璐坐在桌子上,发出的一阵阵爽朗的笑容,顾海至今都觉得很美好。

    那个时候的金璐璐,确实令顾海着迷。

    也许,喜欢的东西是碰不得的,不碰它它就能一直保持原样,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好。可摆在自己面前,看多了多了,反而会侵蚀掉它原有的美。

    顾海想了许久,还是把手机拿了起来,挺费事地发了一条信息。

    “我和李烁他们说一声,周六不去了,我去看你。”

    放下手机,顾海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顾海还是骑车带着白洛因去学校,这一次白洛因换了个姿势,以往都是朝后坐着,今天是朝前站着,站在后车架上,两只手按在顾海的肩膀上。这样一来他可以看清前面的道路,以防顾海专拣颠簸的路段骑。

    不过今天风有点儿大,北京的风历来都不寂寞,不是扬起一片沙子,就是扫起一地灰尘。白洛因偏偏站得那么高,这一路下来,光是喘气,就不知道吃进去多少沙子。

    “你怎么不坐着啊我还能给你挡挡风。”

    白洛因在顾海的肩膀上狠狠捏了两下,没说话。

    顾海知道白洛因是怎么想的,当即保证道:“我不会往石子上轧的,你放心”

    “明天周六,出去玩么”

    “什么”

    耳旁呼呼的风声加上机动车的鸣笛声,顾海听不清白洛因在说什么。

    白洛因微微低下头,尽量让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