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1-7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61小因子小海子。

    “哎,我在你这住了十多天了,怎么没见你搞事儿啊”

    白洛因侧过身,一副懒得搭理顾海的模样,“我搞事儿也不会让你看见啊”

    顾海又凑了过去,前抵着白洛因的后背,声音无限魅惑,“你都啥时候搞啊我可是二十四小时跟着你,没瞧见你有什么动作啊”

    白洛因用胳膊肘猛地抵了顾海的腰眼一下,“大晚上说这些有劲么”

    顾海的腰间一阵酥麻,说话也变得油腔滑调的,“这些话不都是晚上才说么”

    白洛因闭上眼睛,无视这个深夜发骚的男人。

    顾海的手又伸了过去,这次直抵白洛因的裤腰,先是假装捏捏小腹上的肌,然后趁着白洛因不注意,猛地伸到了里面,等白洛因拽住他的时候,他的手都触到了部的毛发。

    白洛因的眼睛里像是烧起了一团火,猛地扑到顾海的身上,对着他的脆弱之地一顿猛k。

    “你丫的再闹给我滚蛋啊”

    顾海笑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都是男的,互相又怎么了你没听说过啊让男的给把把关,有助于提高能力。”

    “扯淡吧,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句话我不用你把关,能力也是一流的。”

    “呦呵”顾海目露讶然之色,“听你这话,你经验还挺丰富的。怎么着你和你女朋友打过了”

    “你管的着么”

    顾海也不知道是好奇还是着急,不停地追问:“说真的,你到底还是不是雏儿啊”

    白洛因淡淡地回了一句,“你先问问你自己,你要是我就是。”

    顾海心里有谱了。

    “那咱俩交流交流,你和我讲讲你和你们家慧儿的第一次,我再讲讲我和我们家璐璐的第一次。”

    “我不想听你的第一次。”白洛因说。

    顾海诧异,“为什么啊这么刺激的事儿你都不乐意听”

    “有什么刺激的”白洛因冷哼一声,“不就是两个爷们儿一起搞么”

    顾海给了白洛因一个爆栗子,“你说谁是爷们儿呢”

    这一下正好打在白洛因额头上的青包上,打得白洛因直吸气。

    顾海立刻紧张了,赶紧去查看白洛因青肿的部位,小心地吹了吹气,“打疼了吧”

    白洛因把顾海的手划拉开,将被子掖到脖子的位置,甩了句:“睡觉”

    “别啊”顾海整个人都压在了白洛因的身上,“你给我讲讲呗”

    “讲它干嘛啊”白洛因有些不耐烦了。

    “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对你的床底表现特别感兴趣。”

    “你这不是戳我的伤口么我和她都分手了。”

    不知道为什么,顾海看到白洛因这么藏着掖着自己的过去,这么介意这个叫石慧的女生,突然觉得有些不痛快。

    “你不讲就证明你不行,我代表党,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鄙视你。”

    白洛因不是不想讲,而是本没得讲,他和石慧只有一次接触,是在石慧出国前的那个晚上。白洛因曾经强烈地想占有这个女孩,以此来拴住她,让她整天在后面老公老公地叫着,即便出国了也带着自己的标签。结果就在这女孩把衣服脱光了躺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僵死在了最后一步。

    假如真的分手,留下一层膜是最好的礼物。

    所以,在石慧走后的n多个晚上,白洛因每天梦里都在完成那没完成的最后一步。

    “要不你给我讲讲你的第一次吧。”

    白洛因实在无法想象,像顾海这么龙虎猛的男人,金璐璐那个小身板怎么能招架得住。

    “我的第一次啊,那叫一个销魂。”顾海开始胡扯。

    白洛因来了兴致,“你给我说说,怎么个销魂法”

    顾海有声有色地讲了起来,两个男人一起讲这个玩意儿,能不激动么不出十句话,底下的那个小海子,小因子全都神起来了,隔着薄薄的一层薄料,不停地做着伸展运动。

    顾海捅捅白洛因,“你试过让别人给你解决么特爽。”

    白洛因笑得隐忍,“我喜欢自己来。”

    “哥们儿之间互相打打手枪又怎么了再说了,你底下的小因子一直在召唤着我呢”

    “滚一边去”白洛因下了床,披了一件外套走了出去。

    顾海故意在后面调侃,“你们家厕所是露天的,你要敢把小因子冻坏了,我跟你急”

    第一卷:悸动青春 62邹婶摊子被砸。

    吃过早饭,俩人彼此看了一眼,合算着今儿该谁给钱了。

    “该我了。”白洛因裤子兜口,“诶我昨儿明明放钱进去了,咋没了呢”

    “你想赖账就直说。”顾海损了白洛因一句,起身去付钱。

    其实,是他昨晚偷偷把白洛因裤兜里的钱给掏出来了。

    邹婶正在炸油条,瞧见顾海往纸盒里放钱,急忙拦着,“哎哟,你们两个就不用给钱了。”

    “婶儿,您就别和我们客气了。”

    两个人起身刚要走,突然一辆城管执法的车在马路牙子旁停下了,接着下来四五个人,手里全都拿着家伙,着脸就朝早点摊冲过来了。

    “先别走呢”白洛因拉住顾海的车。

    五个城管来了之后,二话没说,对着炉子、面板、锅碗瓢盆就是一通砸,几个还在吃早点的顾客瞧见这副架势,全都拿起东西迅速撤离。几乎是转瞬间的事情,所有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地上就已经一片狼籍了。

    一个寸头八字眉的城管,整一副土匪架势,瞧见油锅还在立着,也不管前面有没有人,猛地一脚踹了过去,滚烫的油直接泼向邹婶。

    “婶儿”白洛因大吼了一声,猛地冲了过去,想拽住油锅的把儿,结果被顾海一把拉住,眼瞅着滚烫的油洒到了邹婶的脚上。

    邹婶双眼猛瞪,嘴角抽搐了一阵,瞬间栽倒到底,抱住脚嚎啕大哭。

    “你们干什么”白洛因嘶吼一声。

    寸头城管不屑地哼了一声,“你说干什么执法啊”

    “你执法就执法,你他妈砸东西干什么”白洛因的脸彻底黑透了。

    这帮城管都是挑出来的狠角,平时狂惯了,哪把一个毛头小子放在那里。

    “你说砸东西干什么”寸头城管一脚踩碎了旁边的暖壶,“我不砸东西,这个臭娘们儿她搬么”

    邹婶还坐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着,白洛因的手一直在哆嗦,狠厉的视线削着城管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他大跨步冲出去,又一次被顾海拽了回来,白洛因猩红着眼睛瞪着顾海,“你给我放开”

    顾海异常地冷静,他攥住白洛因的手,一字一顿地说:“先把婶子扶起来,相信我,你只要把他们的脸一个个的记清楚。”

    邹婶哭得嗓子都哑了,疼得右脚一直在抽搐,旁边看热闹的人有不少,可真敢上前扶一把的却没有一个。城管还在继续砸,老旧的桌子折成好几块,凳子腿儿和凳子面全都分离了,纸盒里的零钱掉了一地,邹婶又急又害怕地捡走了身边的几个钢蹦儿,剩下的大票儿全让城管拿走了。

    这么一折腾,几个月的血汗钱都折腾没了,这些东西不值钱,可这种小本买卖本来就赚不了几个子儿,加上邹婶人实在,本攒不下什么钱,再购置一套必用品就等于要了她的命。

    邹婶看着地上的这些破破烂烂,空空的纸盒,脚上那刺骨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只剩下眼泪还在悄无声息地流着。

    顾海把邹婶背起来,白洛因回家叫来了白汉旗,打算先把邹婶送到医院。

    “你们去上学吧,我一个人就成。”白汉旗催促着白洛因和顾海,“没事,甭担心,快去吧,别把课耽误了。”

    “爸,我也想去。”白洛因目光焦灼。

    “听话”白汉旗板着脸。

    邹婶惨白着一张脸,哑着嗓子劝着白洛因,“婶儿没事,你赶紧去上课吧。”

    白洛因没再动,眼看着白汉旗骑着电动三轮车把一脸憔悴的邹婶带走了。

    久久的沉默过后,白洛因突然往顾海的肚子上重重地扫了一拳,“我咽不下这口气”

    顾海硬生生地挺住了,腰都没有弯一下。

    看着顾海强忍着痛楚,没有抱怨,没有恼怒,完全是一脸宽慰的表情看着自己,心一点点地平静了下来,带着余怒的眼神也渐渐黯淡。

    看到白洛因这副模样,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疼的情绪侵袭着顾海的心脏,他宁越被白洛因踹几脚,被他暗算被他辱骂,都不想看到白洛因现在这副样子。

    “我知道你仗义,可对待什么人就得用什么手段。”

    白洛因把拳头攥得咔咔响,“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好了好了。”顾海语气软下来,“你不是都记住他们了么放心,一个都跑不了。”

    白洛因冷哼一声,“他们摆明了就是欺负人,这就是个胡同口,碍着谁的眼了平时连个城管的影儿都看不见,今儿二话不说就来砸了”

    顾海用胳膊圈住白洛因的肩膀,拍拍他的后背哄道:“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白洛因推开顾海,眼神有了微妙的变化,“我知道是谁干的。”

    “别去找她。”顾海紧紧攥住白洛因的手,“你听我的,别去找她”

    第一卷:悸动青春 63顾海疯狂反击

    傍晚十分,城建局的局长被顾海请过来喝茶。

    “顾首长近来身体可好”

    顾海面无表情地回了句,“挺好的,您呢”

    “我啊,我也不错。”

    “看出来了,不光身体好,神状态也挺好的。”

    局长不好意思地笑笑,“神状态嘛,就那么回事,最近事情多,也”

    “神状态不好怎么能带出那么一支出色的城管队伍呢”顾海打断了局长的话。

    局长的脸色变了变,笑容有些尴尬。

    “顾大公子有话就直说吧,我们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您尽管指出来。”

    顾海微敛双目,眼神专注地盯着局长看,不发一言。

    局长被顾海冷厉的目光看得有些毛了,心里一直在敲着鼓,我到底是哪儿惹到这位爷了

    “我婶儿家的早点摊,被你们的城管给砸了,我婶儿到现在还在医院里,您给个说法吧。”

    “这”局长的脸霎时变白,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哎这帮孙子怎么连您婶儿的摊子都敢砸啊顾公子别生气,回头我找他们大队长谈话,把闹事的那几个小子都揪出来,一个一个给您婶儿道歉。”

    “合着这要不是我婶儿,就该砸了呗”

    “哪啊”局长手心就冒汗了,“他们砸谁的摊子都不对我屡次教育他们,要人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