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1-8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71静谧的小夜晚。

    晚上睡觉前,顾海问白洛因:“叔为什么不和邹婶合伙开店啊”

    “为什么要和邹婶合伙开店”白洛因反问。

    “你想想啊,那是个黄金角,又免房租,又不用交税,服务员还是现成的,纯挣钱的买卖啊婶儿一个人忙不过来,叔要是去帮忙了,等于两个人的店,总比他挣那点儿死工资要来的轻松容易吧。”

    白洛因叹了口气,“你想得挺好,我爸肯定不乐意去。”

    “为什么”顾海不理解。

    白洛因看了顾海一眼,示意他把耳朵凑过来。

    顾海这个乐意啊,差点儿把整个身子都粘上去,白洛因把被子抖落开,罩住两个人的头。两个人头顶着头,脚挨着脚,躲在一个被窝遮起的小空间里,说着彼此的悄悄话。

    “啥”顾海一愣,“邹婶不是寡妇啊”

    “她有丈夫的,在外打工。”

    白洛因温热的呼吸全都扑在顾海的半边脸上,熏得顾海半个身子都在发热。

    “你的意思是,他们怕被说闲话”

    白洛因迟疑了一阵,肩膀塌了下来。

    “我总觉得邹婶在骗我爸,我觉得她和她丈夫早就离婚了。你想想啊,她都在这住了好几年了,他丈夫逢年过节都不回来,正常么”

    顾海瞧见白洛因这副神神叨叨的模样,直想揪他的小耳朵。

    “你听我说话没啊”白洛因在顾海的肚子上打了一下。

    顾海攥住白洛因的手,笑着说:“听到了,你不就是想说邹婶是寡妇么”

    “是啊,可我爸总否认。”

    “我觉得叔心里肯定明镜儿似的。”

    顾海一边说着,一边用糙的手指抠着的白洛因的掌心,指缝每一条掌纹,每一丝指纹,都用指尖轻轻滑过,看似漫不经心,却又带着玩味的拨弄。白洛因手心上的那些敏感神经全都活跃起来了,带动着胳膊都在发麻,他想开口怒斥顾海一句,可顾海突然又没了动作,只是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你爸和别的女人这么亲近,你心里就没一点儿不乐意么”

    “没有,我一直劝我爸把邹婶娶回来。”白洛因语气很淡然,“从我记事儿起,我爸就一直这么单着,总不能让他这么过一辈子吧”

    “你没想过让你妈和你爸复婚么”

    “从没有过。”白洛因很笃定,“我宁愿是邹婶,我不想让我爸再受罪了。”

    顾海听到这话,心情有些复杂。

    白洛因继续在一旁说道:“其实我爸不和婶儿合伙开店,也不完全是怕人说闲话。你想想看,现在这个店已经是邹婶的了,我爸肯定拉不下脸进去一脚。咱们都是男人,都理解这种感觉,如果换成别的女人可能还有戏,邹婶,肯定不可能。”

    “也是。”顾海若有所思。

    被窝里陷入一片沉寂,白洛因把被子掀开,大口大口呼吸着外面的空气。

    顾海看着白洛因有规律起伏的膛,和闭着眼睛深呼吸的模样,心脏又开始不规则地跳动。白洛因微微开阖的嘴唇带着一抹刚毅的魅惑,顾海很清楚,这是男人的薄唇,肯定不如女人的柔软,可顾海却有种想去亲吻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的心越来越扭曲了,但是他无意去纠正,他很清楚自己对别的男人都没有这种感觉,单单是白洛因。也许是太欣赏,太喜欢,太在乎,让一份友情的小雪球越滚越大,最终滚出了边界线,滚出了顾海可以掌控的视野,但他却不想追回,他宁愿享受这种放纵忐忑的快乐。

    夜里,起风了,顾海去关窗户。

    刚躺回床上,白洛因突然翻身靠了过来,脑袋寻找最柔软的依托点,最后停在了顾海的肩窝处,温热的脸蛋贴在顾海左半边的膛上,清爽的头发洒在了顾海的脖颈周围,胳膊轻轻一环,随意搭在了顾海的小腹上,神情很是惬意。

    顾海有些猝不及防,被压着的那条胳膊都不舍得抽出来,生怕这么一动,白洛因就会无意识地翻回去。直到白洛因的呼吸变得均匀,顾海紧绷着的肌才松弛了下来,他垂下眼皮看着怀里的人,手轻轻抚上他的脸蛋儿,像是在触碰一件珍稀的宝贝,小心到了极致。

    然后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一个美好的梦境

    第一卷:悸动青春 72白汉旗走运了。

    “白师傅,厂长找您。”

    白汉旗摘下防尘面罩,拖着疲倦的身躯走进了厂长的办公室。

    “老白,来,快坐下。”

    平时喜欢板着脸的厂长今儿不知怎么了,说话客客气气的,不仅给白汉旗搬来了一把椅子,还亲手给他倒了一杯茶。

    白汉旗纳闷,厂长这是要干啥

    “老白啊我们厂子决定解雇你了。”

    白汉旗心里咯噔一下子,紧跟着脸就白了,他算是明白厂长为啥一反常态了,闹了半天是要解雇他。白汉旗端着茶杯的手有些哆嗦,他起身把茶杯放回厂长的办公桌上,直挺挺地站在厂长面前,一副犯了事儿的模样。

    “厂长,您知道的,我儿子读高中,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我还得养活老家,每个月都得看病拿药”

    “我知道。”厂长打断了白汉旗的话,“就因为这样,我才答应辞了你,要不然像你这种干了十多年的老工,我是真舍不得放你走啊”

    “那为啥还要辞掉我”白汉旗急得直攥拳头,“您这不是把我们全家往绝路上逼么”

    “怎么还往绝路上逼啊”厂长被白汉旗绕糊涂了,“那边没给您去电话么”

    “哪边啊”白汉旗一脸茫然。

    厂长焦躁地抓了抓头皮,“看来你这还没收到信儿呢这样吧,我给那边去个电话”

    话刚一说完,就有人敲门了。

    厂长打开门,瞧见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立刻笑脸相迎。

    “哎哟喂,您可算来了,我正要给您打电话呢”

    男人笑着点点头,目光转移到白汉旗那里,“这位是”

    厂长立刻叫来白汉旗,“这就是老白,您要找的那个人。”

    男人立刻伸出手。

    白汉旗抱歉地笑笑,“我手上有灰,还是算了。”

    男人没再强迫白汉旗,厂长则主动在一旁引荐。

    “这位是同洁制冷设备有限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姓苗,您就叫苗经理就成。”

    白汉旗朝苗经理点头示意。

    厂长又给苗经理倒了一杯水,而后找个借口离开了,屋子里就剩下白汉旗和苗经理。

    “是这样,我们公司想聘请您过去做技术部门的工程师,月薪税后两万,每个月都有一次旅行赞助,住房补助5000,交通补助2000,餐补2000,年终奖是您半年的工资。一天工作八个小时,节假日双休”

    白汉旗听得耳朵都木了。

    “苗经理你们公司不是印假钞的吧”

    苗经理正说得尽兴,被白汉旗这么一打断,俨然有点儿适应不过来。

    “白师傅真幽默。”

    白汉旗干笑两声,“不是我幽默,是你们给的条件太不靠谱了。”

    苗经理拿出自己的名片,“您在这厂子干了十几年了,也知道这个厂子的业务往来,我们公司一大半的零部件都是你们厂子生产的,我和你们厂长又认识,您还不相信我么”

    白汉旗还是无法置信,“关键是我没有那门儿技术,怎么能去你们那当工程师呢”

    “这您就别管了,到时候自有人带您。”

    “既然这样,你们干嘛不直接找个工程师呢多省事儿”

    苗经理脑门儿上不停地划竖道儿,这人也太轴了吧多好的机会啊,要搁我这死活也不放手啊他倒好,还替别人着想呢

    “白师傅,您要是还拿不定主意,我带您去我们公司看看,工作室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白汉旗半梦半醒地跟着苗经理去了他们公司,进去一看,宽敞干净的厂房,到处都是机械化作业,经他手制造出来的那些零件,和眼前的这些成品比起来,就像一粒小芝麻。

    “白师傅,到了。”

    白汉旗把注意力拉回来,跟着苗经理进了一个房间。

    三十几平米的房间宽敞明亮,中间规规矩矩地摆放了一张办公桌,后面有个大的书架,里面全是专业化书籍和工具书,沙发、茶几、空调、电视一应俱全,站在落地窗前,外面就是刚绿化好的小公园。

    不愧是经理的办公室白汉旗在心里感叹。

    “以后这就是您的工作室了。”

    白汉旗募地愣住了,“您说啥”

    苗经理很耐心地和白汉旗解释,“您要是答应留在我们厂子,就先暂时待在这里,以后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可以随时为您调换。”

    白汉旗站在办公室中央,僵得像一尊雕像。

    苗经理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牛皮纸袋。

    “这里有五千块钱,算是诚意费,如果您愿意接受我们的诚意,就请收下,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

    第一卷:悸动青春 73大海劝哄因子。

    晚上放学回家,白汉旗准备了一大桌的菜。

    白洛因围着桌子转了一圈,走到白汉旗跟前,问:“今儿有什么好事儿邹婶出院了没吧我记得医生说得两个礼拜呢”

    白汉旗满面红光,特意换了一身衣服,站在那里气宇轩昂的。白洛因问他话,他还故意不回答,每走一步,皮鞋都在地上砸出一个响儿来,把拿腔作调这个成语演绎得淋漓尽致。

    “爸,您怎么还没喝就醉了”

    “哈哈哈”白汉旗笑声朗朗,刮了胡子之后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风采,“你爸我升职了”

    “升职”白洛因一脸的怀疑,“你们那破厂子还有职位划分呢”

    “不是那个厂子,是另一家公司找我了,让我去做工程师。”

    白洛因的脸色变了变,语气有些迟疑,“爸,您不是让人家给骗了吧”

    “怎么说话呢”白汉旗脸一正,“合同都签了,待遇好着呢人家怕我不信,还给了我五千块的诚意费。赶明儿你有时间了,我带你去我那工作室瞅瞅,保准儿你会吓一跳。”

    说完,白汉旗一转身,哼着小调切卤好的猪耳朵。

    白洛因在屋子里滞愣了片刻,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顾海,你给我过来”

    顾海正在院子里洗手,瞧见白洛因气汹汹地从厨房出来,直奔自己的卧室。

    “怎么了”顾海用毛巾擦了擦手。

    白洛因沉着脸,一副审问的口气,“我爸那事儿,是不是你给弄的”

    顾海故意装傻,“你爸哪事儿啊”

    “你甭给我装蒜,谁让你擅作主张,把我爸给调到那个单位的你什么意思啊你救济我们家呢还是说送了你一个手机,你非得还点儿什么才舒坦是吧”

    “白洛因,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救济啊你们家怎么了我有什么可救济的我不是瞅叔每天这么累死累活地维持这个家,心里不落忍么他是你爸,你不能为了你自己的那点儿自尊心,让他整天在那个破厂子里活受罪吧”

    白洛因依旧冷着脸,“我们家的事儿不用你管。”

    “你再说一遍”顾海加重了语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