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1-9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81虎子快来救我

    “儿子,你骑爸的车去上学吧,我这有班车来接。”

    一辆老旧的自行车横在白洛因和尤其面前,白洛因手扶车把,招呼着尤其,“上来吧。”

    “我带着你吧,我都好久没骑自行车了,想试一把。”

    “你行么”白洛因有些怀疑。

    尤其捶捶自己的口,“没问题。”

    白洛因半信半疑地坐上车,等到尤其蹬上去,车身就开始剧烈地摇晃。白洛因的身体跟着尤其左摇右摆,眼瞧着前面有个排水的沟,白洛因迅速蹿下车,想拽住后支架没拽住,尤其驾着他的宝座就冲进了沟里。

    幸好沟不宽,车没掉下去,可是坚挺的车把却戳在了尤其的那儿,结结实实的一下。

    白洛因走过去的时候,尤其夹着腿蹲在地上,一脸的痛苦。

    “我说我带你,你偏要试,撞坏没有”

    尤其摆摆手,“先别和我说话呢。”

    白洛因哭笑不得。

    最后还是白洛因带着负伤的尤其上了路。

    顾海这两天一直住在他的姨姐房菲那里,因为离学校有些远,他打算过几天就搬出来,看看国贸那边的房子装修得怎么样了,如果顺他意就搬回去,从此一个人住。

    出租车在路上顺畅地行驶,车窗外的景色一步步地后移。

    很快,又经过了那条上学的路。

    已经整整两天没有看到白洛因了,顾海一直压抑着心中暗涌的思念,若无其事地去上学,若无其事地回到表姐家,好像生活并没什么不一样,尽管事实完全不是如此。

    车子在十里路口停下,车窗外就是邹婶小吃,顾客爆满,邹婶的身影在门帘的缝隙中隐约可见。才两天而已,顾海就有些想念邹婶的手艺了,坐在车里,放佛就能感觉到香味一点一点地飘进来。

    “快到了。”司机提醒顾海把钱准备好。

    顾海迅速地找好零钱,刚要给司机递过去,结果看到了车窗外的两个人。

    白洛因带着尤其,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起推着车进了校门口。

    顾海的心里冒出一股无名火,愤怒和酸意交织在心头上演,他死死盯着白洛因的背影,盯着他若无其事的那张脸,无法排遣的压抑感再次袭遍全身。原来,难受的只有我一个,在乎的只有我一个,我于他不过是个伴儿而已,换了别人也是一样。

    车已经停下了,司机伸手去拿顾海送过来的钱,结果没拽动。

    “怎么了”

    司机纳闷,这人的脸怎么说变就变了不是要坐黑车吧

    “没怎么,我又不想去了,您把我带回去吧。”

    “原路返回啊”司机追问,“你是把书包落家了”

    顾海没说话,冷峻的表情在后视镜里面异常的吓人。

    司机识相,没再多问,调转车头又开了回去。

    在家调整了两天,白洛因以为自己完全可以用正常的心态面对顾海,可进了教室,他才发现这有多难。

    后座是空空的,从第一节课到最后一节课。

    明明没有一个人,可白洛因却对身后的响动特别敏感,下课谁挪了一下桌子,上课谁开了一下后门,都会让他的心瞬间揪起,回落的这个过程,很缓慢很缓慢。

    这仅仅是顾海不在的时候,假如他真的回来了,白洛因想象不到自己会陷入怎样的境地。

    从来没有一份感情,处理得如此不干脆,狠话放出去了,心却收不回来。

    “这是顾海的作业本,他没来就放你这了。”

    白洛因随便翻了翻,里面是顾海默写的语文古诗词,乍一看以为是自己写的,仔细一看才发现细微的差别。里面的每个字都是一笔一划写出来的,透着笔者的耐心、认真和不服输的倔劲儿如果不是白洛因清楚地知道自己写了什么,这些字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了。

    有些感情,之所以难舍难分,就是在生活细微之处扎太密太深。

    不光是顾海的字体,就连白洛因的很多生活习惯,也开始向顾海靠拢。

    他们会在路上的某个街口,看到熟悉的一个场景,心照不宣地笑一下;会在吃饭的时候,你把你不爱吃的夹到我碗里,我把我不爱吃的夹到你碗里;他们总是会穿错彼此的拖鞋,拿错对方的毛巾;会在早上起床的时候套上对方的一件衣服,一整天都飘着彼此身上的味道

    白洛因翻到最后,看到了三页密密麻麻的字。

    一页写的全是“白”字,一页写的全是“洛”字,一页写的全是“因”字。

    人在练字的时候,往往都会无意识地写出脑子里所想的字体,就好像我们听到了一首歌,这一整天都会哼这首歌一样。白洛因不敢去想顾海写这些字的时候脑子里在想着什么,会把这三页的名字写得如此浓情。

    下课,单晓璇朝白洛因问。

    “顾海去哪了”

    “不知道。”

    “你竟然不知道他去哪了”单晓璇夸张起来都带着一丝妩媚的味道,“你俩不会是交替听课吧今儿你来,明儿他来,一天派一个代表,回去再把知识一整合”

    “顾海昨天来了是么”

    单晓璇点头,“对啊,你不在的这两天,他都在啊”

    白洛因眼神变了变,没说话。

    第二节课下课,班长走到白洛因身边。

    “这是顾海的校园安全责任书,他不在,你帮他签个字吧。”

    白洛因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顾海签上了。

    中午放学,生活委员找到白洛因。

    这里有顾海的一个快件,不知道怎么寄到学校来了,你帮他收一下吧。

    李烁和周似虎来到顾海的私人会所时,他正在一个人喝闷酒。

    俩人一边一个,知心哥哥一样地瞎白活。

    “大海啊,分了就分了吧,以前你俩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没好意思说,那金璐璐有什么好的她漂亮么条顺儿么大街上一胡噜一大把,她哪配得上你啊”

    “就是啊,还整天装腔作势,仗势欺人,人人模狗样的。我特不喜欢听她说话,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好几次我都跟她急了”

    “大海啊,你早该跟她掰了,你看你这会所里的服务小姐,哪个不比她漂亮啊”

    “就是,凭咱哥们儿这条件,哪个妞儿不得撅着屁股等你啊”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顾海那儿不知道灌了几杯酒进去了,眼球赤红着盯着两个人不停蠕动的嘴唇。墙壁上的金箔越来越晃眼,手里的酒杯越来越迷糊,眼神流转间已经不知道自己心归何处,一股股的酸意和想念顺着酒气涌上喉咙。

    李烁正要出去叫服务员,突然就被顾海按住了,猛地推倒在沙发上。

    “大海,你咋了”李烁被吓得一愣。

    顾海恍若未闻,两只大手掐着李烁的脸颊,哑着嗓子痛苦地质问道:“我对你不好么我顾海对谁这样过”

    “好,好。”李烁附和着,“你对谁也没对我这么好。”

    “那你为什么说这么绝情的话”

    李烁把自己幻化成金璐璐,硬着头皮说:“因为我贱,我他妈太贱了我”

    “你说谁贱呢”顾海将李烁额前的头发背到脑后,猛地在他的脑门上咬了一口,“谁让你说自己贱的”

    “嗷,大海啊你怎么还学会咬人了”李烁哭诉。

    周似虎在一旁哈哈大笑。

    顾海的神依旧处于痛苦和悲愤交加的状况,一会儿喃喃自语,一会儿又破口大骂,嘶吼了半天无外乎那两句话,你为什么这么狠你就不想我么

    周似虎感慨,“这金璐璐,祸害不浅啊”

    “因子。”顾海突然死死抱住李烁,“我想你了。”

    因子

    李烁和周似虎同时愣了,这名儿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顾海没有给李烁和周似虎反应的时间,一把撕开李烁的衣服,对着口那一块就咬了上去,咬得李烁嗷嗷叫唤。

    “你不在乎是吧你丫的不把我当回事是吧今儿我就上了你,有本事你一声别吭我今儿不把你服帖了,爷就不叫顾海”

    “我没本事啊”李烁仰天长啸,“虎子虎子快来救救我”

    第一卷:悸动青春 82顾海真情流露。

    顾海已经五天没有来上课了。

    白洛因这里攒了一大堆顾海的东西,新发下来的作业本、试卷、体育道具、致家长的一封信

    下午第二节课的时候,单晓璇给白洛因传了一张纸条过来。

    “我听说顾海要转学了,是么”

    白洛因对着纸条滞楞了片刻,他第一次回复别人的纸条,以往都是看了就揉。

    “你怎么知道的”

    单晓璇又传了过来。

    “今天去班主任的办公室,貌似听到她和别的老师议论这事。”

    白洛因没再回复,整整一节课都在走神。

    “爸,我出去一趟。”

    “这么晚了去哪啊”白汉旗追了出来,“你不吃饭了”

    白洛因已经骑车拐出了胡同。

    顾海居住的地方位于北京最繁华的地段,这里和白洛因所住的胡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氛围,一种是地道的老北京风味儿,一种充斥着浓浓的现代商业气息。骑车经过一条条宽敞的马路,入眼都是豪车、金领、美女、成功人士

    按了门铃,一位相貌端庄的中年妇女打开房门。

    “请问,顾海是住在这里么”

    中年妇女上下打量着白洛因,带着几分猜疑和审查。

    “您是哪位”

    “我是他同学。”

    中年妇女看白洛因年龄不大,脸上带着未脱的稚气,是骗子的可能不大,便带着他去了楼下的私人会所。

    顾海正躺在床上享受着按摩师的周到服务。

    他现在的生活极其养生和枯燥,每天上午在健身房泡着,下午在会所里面宅着,晚上做做按摩,偶尔还会请个心理医生来疏导心情。

    “顾先生,有个人找您,他说他是您同学,请问,现在方便让他进来么”

    顾海趴在按摩床上,眼睛都没睁开,声音也带着几分慵懒和怠慢。

    “进来吧。”

    两分钟后,白洛因被这个中年妇女带了进来。

    整整七天没有见面,白洛因再次看到顾海的时候,感觉距离就这么拉开了。

    久久没有听到声音,顾海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看见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颊。心里刚刚愈合一点儿的口子瞬间被撕裂开来,心理医生的话通通抛到脑后,原本舒适的按摩服务,一下子变得疼。

    “你来干什么”顾海的语气冷冷的。

    白洛因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正常一些。

    “给你送点儿东西。”

    顾海抛给白洛因一个傲慢鄙夷的目光,“你觉得我还需要那些破玩意儿么”

    这样的态度,无疑在戳刺着白洛因的心。

    顾海不用睁眼,也知道白洛因是怎样一种表情,他痛并快乐着。

    “需要不需要那是你的事儿,我只是老师派过来送货的而已,你不想要可以直接扔了。”

    顾海半天都没说话。

    “东西放这了,我走了。”

    顾海听着脚步声一点一点地在他的耳朵里消逝,感觉心里的一块一块被剜走了。

    推门的声音响起来,顾海突然挺起上身,喊道:“白洛因”

    白洛因的脚步停了一下。

    “你丫给我回来”

    白洛因置若罔闻,伸手去拧门把手。

    顾海猛地从按摩床上跳下来,几大步冲到门口,拽着白洛因的衣服就把他抡了回来。

    按摩师鞠了一个躬就离开了。

    顾海喘着气,冷锐的目光逼视着白洛因。

    “你现在就只能对我这副态度么”顾海问。

    白洛因把衣服整理好,冷着脸回视。

    “你想让我对你什么态度”

    我抛开所有脸面来看你,我白洛因第一次违背了自己的原则,我担心你,想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你呢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我你有资格质问我的态度么

    “我有什么不一样么”顾海轻声问。

    白洛因咬牙不说话。

    顾海嘶吼出声,“白洛因你丫的好好看看我,我现在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么”

    白洛因的脸固执得有些牵强。

    “难道一个身份,你就忍心判我死刑难道一个身份,我就不是那个对你好的人了么”

    顾海冷峻的脸上如同刀刻一般的痛楚,他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了,一把拽过白洛因搂在怀里,死死地搂着,榨干了这一个星期所有的思念,眼泪就这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白洛因,除了我妈走的那天,我顾海没为任何人哭过。”

    顾海哽咽的话,听在白洛因的耳朵里心如刀割。

    他又何尝感觉不到顾海对自己的好,从小到大,他就和白汉旗这么稀里糊涂地过着。人生中第一个给他穿鞋带的人,是顾海;每天晚上无数次给他掖被子的人,是顾海;吃拉面把仅有的两片牛放到他碗里的,是顾海顾海毫无节制地宠着他,让着他,由不得他受半点儿委屈。以至于这一个星期的分别,让白洛因觉得他丢掉了整个世界的爱。

    空气在此刻停止了流动,顾海的呼吸渐渐恢复平稳。

    “你走吧。”

    白洛因站着没动。

    顾海一把将白洛因推出门外,“走”

    街角的一家美容院放着邓丽君的老歌我只在乎你。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那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

    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白洛因的眼圈突然就红了,他想起那天晚上顾海哼唱这首歌时,自己对他的鄙视和嘲讽。此时此刻,他突然很想很想再听顾海唱一遍

    白洛因回来的时候,爷爷房间的灯已经亮了。

    白汉旗正坐在白洛因的房间里,盯着顾海的东西发呆,听到门响,起身走了出来。

    “怎么这么晚还回来去哪了”

    白洛因淡淡回道:“给同学送点儿东西。”

    白汉旗刚要走出白洛因的屋子,却又感觉自己有话想说,脚步停在门口,欲言又止。

    “因子。”

    “嗯”

    白洛因把明天上课需要的书一本一本装进书包里。

    “大海有阵子没来了吧”

    白洛因的动作停了停,低着头嗯了一声。

    白汉旗坐到白洛因身边,盯着他的脸问,“你实话和爸说,你和大海是不是闹别扭了”

    “没有。”

    “没有他怎么不来咱家了”白汉旗有些着急。

    白洛因敷衍着,“他也有自己的家啊他们家条件那么好,总在咱家这破地方待着叫什么事啊”

    白汉旗一听这话,就觉得其中肯定有问题。

    “因子啊,我可告诉你,大海这么好的孩子,真是没处去找了。咱们不是想巴结人家,就说你邹婶这事儿,大海前前后后出了多少力真找不到这么仗义又热心肠的好孩子了同学、哥们儿之间闹个别扭是常事儿,你一个大小伙子,心就得开阔,不能为了那么一件毛蒜皮的小事,把这么好的一个哥们儿给撇了,多不值当啊”

    白洛因放下书包,眼神郁地看着白汉旗。

    “这件事,我真的开阔不起来。”

    “他一个孩子,能干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白汉旗满不在乎地笑笑,“他抢了你女朋友了”

    “不是,是他爸抢了您的媳妇儿。”

    白洛因也豁出去了,为了避免白汉旗再提及顾海的事,干脆直接把实情告诉他。

    “啥意思”白汉旗思维运行有点儿缓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