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1-10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91笑声洒了一路。

    睡袍已经散落在床上,被子早就不知道被蹬踹到了哪里。顾海如同一只丛林里跑出来的公狮子,嗷嗷叫唤着扑向心仪的猎物,他的呼吸早就不知道急促成了什么样,身下的那活儿热得像烙铁,一跳一跳地展现着它蓬勃的生命力。

    顾海的手从白洛因的小腹处慢慢下滑。

    白洛因一把攥住顾海的手,声音厉狠不留半点儿余地。

    “不行”

    他无法忍受自己的这个地方被另一只手触碰,尤其还是一个男人的手。假如就此打住,两个人各自猫在被窝里搞事儿,白洛因还能勉强接受。但是真要让这个人给自己释放,白洛因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象。

    顾海喘着气,“为什么不行我想,我特别想弄你。”

    “到此为止吧。”白洛因攥着顾海的胳膊已经爆出了青筋。

    顾海赤裸的身体贴紧白洛因的身体,滚烫的脸颊贴在白洛因的脸颊,抱得紧紧的,让他充分感受到自己身下激昂之物的热情和爆发力。感觉白洛因抵抗的力度没有松弛,顾海轻轻咬住白洛因的肩膀,一下一下用牙齿咯着,仿佛在传递着什么情绪。

    “顾海,我没法”

    “别说话。”顾海的呼吸随着白洛因的心跳律动着,他开始在从白洛因的额头往下亲吻,眼睑、鼻尖、下巴、喉结

    感觉到白洛因手臂力量的松弛,顾海的手顺着白洛因的腿了上去。

    坚硬的触感让顾海的心头为之一震。

    白洛因瞬间屏住了呼吸,陌生的手掌让他全身上下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无数感官神经开始无限制地膨胀,他扭曲着脸去拉扯顾海的手,却被顾海一个吻吞掉了大半力气。

    顾海的手开始熟练地撸动,变着花样地讨好这宝贝,他舒不舒服,直接关系着他主人今后的态度。几个月前,他还是一个连帅哥都懒得多看一眼的人,没想到几个月后的今天,他会爱不释手地握着一个男人的宝贝,看着它在手中变大而激动不已。

    烙铁一般的热度,上面的褶皱一点一点被平整,白洛因的脖颈开始较劲儿,呼吸越见凌乱。顾海的手在头上摩擦了一阵,白洛因的身体猛地抖动,残破的呼吸在被子里显得越发靡。

    顾海突然俯下身,口压着白洛因的口,身下的硕大之物和白洛因的撞在一起,摩擦出雄烈火。顾海把两个人的那活儿攥在一起,热度瞬间将两人炙烤融化,顾海重的喘息声如同闷雷,在白洛因的耳旁炸响。

    所有的担忧、顾虑此刻通通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欲望、享受、感动、沉迷

    “你把手拿开。”白洛因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我不顾海梗着脖子,老子等了这么多天,意了那么多次,就等着看你浪起来是什么模样,你还敢蒙起被子自己偷偷爽

    顾海不仅没拿开,反而加快了手下的频率,然后俯下身,去白洛因的口啃咬。

    白洛因禁欲时间久了,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咬着牙挺着,说话就要挺不住了。手薅着顾海的头发,身体猛地一抖,一股白浊喷到了顾海的手上,顾海没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高频率刺激,白洛因闷吼着了好几股,终于瘫软下来。

    顾海瞧见白洛因高潮时的表情,激动得跟什么似的,自己快速地撸动了几把,很快就到了爆发点,骂了几句脏话就出来了。

    完事过后,顾海笑着趴在白洛因身边,看着他汗涔涔的脸,夸赞道:

    “小因子,刚才你太感了,太迷人了,太浪了”

    白洛因一拳打在顾海的颧骨上,把顾海打得后撤了十几公分,差点儿掉到地上。

    即便这样,顾海还蹭了回来,抱着白洛因死死不撒手。

    白洛因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往事”不堪回首。

    偏偏顾海还不依不饶的,一个劲儿在旁边问。

    “因子,刚才舒服不”

    “因为,我你哪你最爽啊”

    “因子,你的时候叫的那两声真好听。”

    白洛因最反感这种搞完事儿之后还臭贫的人,偏偏顾海就好这一口。他觉得逼迫白洛因这种人分享一下刚才的心得,会是很美妙和刺激的事情。

    “因子”

    “你再臭贫信不信我把你从窗户口扔出去”白洛因喝止了顾海的话。

    顾海微微勾起唇角,“我不是想和你说这个。”

    “那你要说什么”

    顾海凑了过来。

    白洛因用胳膊推了顾海一下,“就在这说。”

    “在这说没气氛。”顾海把白洛因的胳膊收到自己的怀里,自己的胳膊环了过去,一把将白洛因搂住,声音很温柔也很诚挚,“我会好好疼你的。”

    寂静的夜晚,白洛因听着耳旁的话,心尖在微微颤抖。

    “我会好好疼你的,把你十几年缺失的爱全都补回来。”

    这一晚,白洛因枕着这句话,睡得很踏实。

    第二天一早,白洛因刚把书包放下,副班长就挠着头走了过来。

    “白洛因,有点儿事和你说,你出来一下。”

    白洛因走了出去,顾海也跟了出去。

    副班长一看见顾海就肝儿颤,拿眼神示意白洛因,您能不能先把这位请进去不然下面的话我不敢说了啊

    白洛因本来也不想让顾海听,尤其看到副班长这沉重的面色,心里更没底了,他不想让顾海瞧见自己被打击后的狼狈模样。

    “你先进去吧。”

    顾海拧着一张脸,“我就想在这听。”

    我倒想听听,这没谱的人还能说出什么没谱的话来。

    白洛因叹了口气,看向副班长,“要不你就直说吧,反正我也做好心理准备了。”

    副班长深吸了一口气,乐呵呵地说:“其实吧,昨天是我没搞清楚状况。你这五项里面,只有一项显示阳,证明你的体内已经有了抗体。咱们班有抗体的只有你、毛亮和郝娟,剩下我们这些人都是没有抗体的,还得继续打预防针。”

    白洛因,“”

    顾海开口问,“你的意思是,他们仨人的结果最好”

    “对,可以这么说。”副班长踮起脚尖拍了拍白洛因的肩膀,“你得感谢我吧,给了你这么大一个惊喜。”

    白洛因磨着牙,目光凌厉地扫着副班长邀功的脸。

    “我真得好好感谢你”

    说罢,眼神示意顾海,自己先进去了。

    没一会儿,副班长鬼哭狼嚎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了,他这小脆身板儿,哪抵得住顾海的硬拳啊。顾海就那么示意地捶了几下,副班长就顺着墙壁出溜下去,双手心朝外,一副饶了我的表情。

    顾海也气不忿,“你说你干嘛不晚点儿告诉他”

    “呃”副班长傻头傻脑地看着顾海。

    顾海心头怒吼:你丫坏了我多大的好事啊本来可以顺水推舟,再安抚他几天,到时候他就彻底跌入我的怀抱,任我为所欲为了,结果你这么一搅和,我的春天又断送了。

    想虽这么想,可顾海瞧见白洛因的脸由转晴,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毕竟他也不舍得让心肝儿天天这么纠结着。感情这种东西可以慢慢培养,他难受的时候能接受你,高兴的时候自然就不远了。

    “我说什么来着”顾海推着自行车,一脸得瑟样儿,“我早就和你说没事,你还穷折腾了一宿。你说你昨天要是高兴点儿,咱俩那啥的时候,得多爽是不是”

    听前半句的时候,白洛因还是乐呵呵的,后半句就变脸儿了。

    “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你别老放在嘴边说成不成”

    “你丫翻脸不认人了是不”

    顾海心里愤愤然的,老子昨天把你伺候得那么爽,今儿你丫没事儿了,腰板儿也直了,小脯也挺起来了,立马不拿正眼瞅我了

    白洛因拧着眉,语气里带着几分不自在。

    “谁翻脸不认人了我就烦你老是把这事挂在嘴边,多光彩的事儿啊”

    “我就说我就说”犯浑是顾海的一大特色,“昨儿有个人不知道多爽,把我后背挠了好几条大印子,头发薅下来一大把,叫得那叫一个浪啊啧啧要不要我给你学学”

    白洛因大步上前,拽住了正欲逃窜的顾海,一顿狂踢猛踹。

    笑声洒了一路。

    第一卷:悸动青春 92小两口买家具。

    自习课上,班里乱糟糟的,互相讲题的讲题,逗贫的逗贫,还有几个在后面偷偷运球的,教室像菜市场一样热闹。

    尤其转到后面,小声朝白洛因说:“周五和我一起回家吧”

    “和你一起回家回天津”

    尤其点头,“是啊,我总和我妈提你,她特想见见你。”

    一提见家长,白洛因就有点儿提不起神来,他觉得自己不是那种会讨家长欢心的人。一般三四十岁的中年人都喜欢活泼开朗的,一说话先笑的,特会来事儿的。他在这方面特别不擅长,他基本去了同学的家里,就是冷着脸往那一坐,不知道的还以为讨债的呢

    “还是得了吧赶明儿你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再考虑去你们那儿玩两天。”

    “别介啊”尤其的俊脸上浮现几丝急迫,“就是我妈想见你,我才让你去的。”

    白洛因真是一听“妈”这个字就脑瓜仁儿疼。

    “我妈做饭特好吃。”

    一听“饭”这个字眼,白洛因又有点儿心活儿了。

    顾海又开始在白洛因的后背上弹琴。

    “什么事”白洛因侧过头。

    顾大醋包言道:“周六和我一起去看家具吧”

    “看家具看家具干什么”白洛因一副纳闷的表情。

    顾海挑挑眉,“我那新房还没装修完,很多家具都空着呢,你没看到啊”

    “那你自己去看呗,叫我干什么”

    那房以后不得咱俩一起住啊顾海没敢说这句话,他怕说出来,白洛因更不跟他一起去了。

    “你的眼光儿好,我乐意让你跟着我。”

    顾海霸道的眼神使劲儿剜着白洛因的心窝,里面叫嚣和暗示的意味很明显,你敢去他们家,我绝对让他不好过

    事实上白洛因也想拒绝尤其的,可通过这么一道手,尤其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我上个礼拜回家就和我妈说好了,她都预备好食材了。”

    白洛因挺过意不去的,“这样吧,我买一份礼物,你帮我给阿姨带回去你和她说,我寒假有空再去你们家玩。”

    尤其没说话。

    下课,杨猛从抽屉里掏出一袋小浣熊干脆面,咔嘣咔嘣嚼得正带劲儿,突然就听见后门口一声闷雷的嘶吼,吓得他手一哆嗦,掉了一身方便面渣儿。

    “杨猛,叫得就是你,赶紧给我出来”

    班里又跟炸了窝似的,每次尤其来找杨猛,事后总会招惹一群美女的盘问。你和尤其很熟么他平时喜欢吃什么啊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也这么冷这么酷么

    杨猛特想嘶吼一声,尼玛我和他本不熟

    这一次尤其没像往常一样,特有气质地站在后门口,等着班上某个女生把杨猛请出来,摆在他面前,然后拽到一个角落里说话。而是毫不顾忌形象地在后门口大吼了一声,等杨猛出来,急赤白脸一通骂。

    “你丫的整天窝在教室里干什么大老爷们儿不能出去溜达溜达啊你瞅瞅你这副德行还穿一个带领儿的褂子你吃饱了撑的啊你再瞅瞅你嘴角,还尼玛沾了点儿方便面渣子,你丫不知道方便面是油炸食品么你不知道油炸食品是不健康的么我告诉你,我从你的眼神里面,就看到了你内心的肮脏,你丫龌龊,你丫忒不是东西了瞅我干什么瞅我你就把自己漂白了么你就是垃圾桶旁边散着臭味儿的趿拉板儿,就是整天吆五喝六的大傻冒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得那些缺德事儿,我心里明镜儿似的,臭不要脸你”

    杨猛傻了,他在屋里老老实实坐着,他招谁惹谁了

    尤其的脸像是被灰色的漆料刷过一样。

    杨猛的手在尤其的眼睛前边晃了晃,“嘿,哥们儿,我带你去医务室开点儿药吧,老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尤其猛地按住杨猛的肩膀,把他拽到了实验楼的一个小黑过道儿里,旁边都是档案室,乌七八黑地贴着历届校长生前的照片。

    一股浓浓的谋杀气息笼罩在杨猛的周围。

    “你要干啥”杨猛声音颤抖。

    尤其扼住杨猛的脖颈,一副威胁的口气,“周六去我们家吃饭”

    “你没有拒绝的理由”尤其厉声大喝,用手指使劲儿戳着杨猛的脑门。

    杨猛一阵愕然,这小子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啊

    “答不答应”尤其又问。

    “你敢不答应”尤其又戳了杨猛的脑门一下。

    整个过程,杨猛没说一句话,尤其连珠似的轰炸了好几次。他的身后是第一任校长的照片,清末秀才,此刻正直勾勾地瞪着眼前的两个人,我创办学校,就是为了让你俩来这讨论这些事来了么

    尤其终于把心里憋屈的那点儿火全都发完了,他已经压抑了两个多月了,今天终于找到发泄的对象了。你不是冷落我么你不是没空搭理我么成那我就天天来骚扰你的朋友,天天来找茬,直到他受不了了去找你,然后借他之手打击报复顾海

    尤其为自己这个愚蠢又窝囊的想法沾沾自喜着。

    杨猛瞧见尤其不说话了,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因子又没来学校”

    “来了”尤其竖竖衣领,表情恢复正常,“他就在教室里坐着呢”

    “那你来骚扰我干什么”

    “什么叫骚扰啊”尤其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发现你这个人思想有问题。”

    从实验楼走出来,终于见到阳光了。

    “你思想没问题,你思想没问题你把秋衣穿翻了还有脸埋汰我呢我穿带领儿的褂子怎么了我又没把领儿穿到后边”

    呃尤其猛地低下头,这才看到前露出的线头子,尴尬了几秒钟,又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这叫个。”

    杨猛嘴都撇到德胜门外了,“照你这么活着,三十不到就得累死了。”

    尤其,“”

    杨猛一边往教室走,一边暗自咒骂道:“真蛋,平白无故让人家给呲呲了一顿。”

    周末,家具城。

    顾海在一套沙发前站定,手托着下巴看了好一阵,朝白洛因问:“这款怎么样”

    白洛因微敛双目,“凑合吧,我觉得有点儿大。”

    “大么我觉得正合适啊”

    白洛因坐到上面感受了一下,“你看我这种个头坐在上面都有这么宽的富余,完全可以当床了。你那客厅虽然够大,可里面的装修风格是比较内敛简约的,你放这么一个大沙发,显得有点儿豪放了。”

    “沙发大可以在上面随便滚啊”

    白洛因一脸黑线,“谁买沙发不是用来坐的啊你要想滚,何必不买一张大点儿的床呢”

    顾海无视售货小姐关注的目光,暧昧地朝白洛因一笑。

    “床是床的滋味,沙发是沙发的滋味。”

    白洛因沉默了几秒钟,假装没听见一样地朝另一个展厅走。

    “我觉得你应该多买几张床。”白洛因建议。

    顾海表示不解,“要那么多床干嘛”

    “你朋友多,偶尔来个家庭聚会,可以直接留他们过夜啊”

    顾海随口回道,“我从来都不留人在家过夜,尤其是男的。”

    白洛因颇有内涵的目光扫向顾海的脸。

    顾海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你是个例外,谁让你是我媳妇儿呢”

    “你说啥”白洛因立刻炸毛了,差点儿在商场里就施行家暴,“顾海,你妈最大的败笔就是给你生出来一张嘴”

    顾海发现,白洛因的耳子都红了。

    心里美滋滋的,挨骂也没皮没脸地乐,心想这不是早晚的事儿么媳妇儿你害羞个啥

    “这个书桌怎么样”顾海又问。

    白洛因摇摇头,“我不喜欢,太花俏了,南边那个呢”

    “太单薄了吧”顾海皱眉。

    “那你就买这个吧。”白洛因说,“反正也是你的房,你最好按照自个的喜好来。”

    顾海心忖:那可不成,我装修这个房子就是为了把你招进来,这里面的每样家具,每件摆设都得让你称心如意,你要是不喜欢,我还买它干什么

    “就要南边的那个吧。”

    “好的。”

    第一卷:悸动青春 93雨中温情一幕。

    晚上放学,突然下起了雨,虽然雨不大,可这个季节的雨点打在身上是很凉的。

    白洛因从车棚推车出来,朝顾海说:“你打个车回你那吧。”

    顾海没说话,把白洛因的书包拿过来背到了自己身上,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自行车推出校门,顾海用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朝白洛因说:“你带着我吧。”

    很难得的,顾海第一次要求白洛因带着自己,以往无论晴天还是刮风,他都义无反顾地带着白洛因,生怕累着他。

    白洛因倒也挺乐意,弟弟头一次示弱,他也得摆出哥哥的样子来。

    一路上的小风夹杂着雨点,透心凉。

    顾海把自己的外套脱了,把白洛因裹得严严实实的。

    白洛因这才知道顾海为什么要求自己带着他。

    “你不用给我裹着了,我不冷,你穿上吧。”白洛因的整张脸都是湿漉漉的。

    顾海没听白洛因的,又把身后的书包挡在了白洛因的头顶。

    然后,用温热的手一点一点擦干白洛因脸上的雨水,温柔而宠溺的动作暖了两个人的心。白洛因的脸颊一阵阵温热,顾海的大手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擦过,他第一次没有在公众场合制止顾海这种亲密的动作。

    两个人默默无言,心却是通着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