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1-11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01深夜私闯民宅。

    “行了,别想了。”

    路上,顾海一边开车一边握着白洛因的手,“不会有事的。”

    白洛因一边的脸颊被夜色浸染着,一边的脸颊被顾海的目光灼烧着,心里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他用修长的手指抚唇琢磨了一下,淡淡说道:“我总觉得,那种人是最不好惹的,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无牵无挂,没有顾忌,大不了和咱们闹个鱼死网破。最怕这种不要命的,内心暗,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顾海叹了口气,“其实,想要整垮他很容易,只是邹婶那关不容易过。”

    “毕竟夫妻一场,还有个那么小的儿子。”

    “你看看,咱们两个人都聊到哪去了”顾海抠了抠白洛因的手心,“这是咱们该想的事儿么他们那个年纪的人和咱们的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的顾虑比我们多得多,所以你想再多也没用。”

    白洛因沉默了,眼睛看向窗外。

    顾海的手从白洛因的手上转移,慢慢到了他的腿上。

    “因子,你对邹婶可真好。”

    白洛因把目光转向了顾海的脸,“你说什么”

    “要是哪天我出事了,你会这么上心么”

    白洛因给了顾海一个你很无聊的眼神,意思是你连邹婶的醋都吃啊

    顾海一下就看透了白洛因的心思,厚着脸皮在一旁念秧儿。

    “我大小醋通吃,是醋就沾,逢醋必吃,无论人类兽类鸟类,来者不拒”

    白洛因被顾海气乐了。

    顾海看到白洛因微微勾起的唇角,内心开始骚动,趁着白洛因把注意力放在窗外的间隙,手偷着伸了过去,在腿上的软上着陆,然后开始朝里面进攻。

    “你干什么”白洛因恨恨的掐住顾海的手。

    顾海的手已经和小因子零距离接触了。

    白洛因恼恨地看了顾海一眼,“你好好开车成不成高速上很容易出事的。”

    顾海邪笑着,“只要你不抗拒,出不了事。”

    说着,仍旧不听劝阻,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在白洛因的身上着。

    白洛因被顾海得浑身起皮疙瘩,突然看到前面一大团黑影,紧急提醒:“看车”

    顾海一个急转弯,惊险避过了前面的油罐车。

    白洛因被顾海气得坐到了后面。

    其实这个时候,两个人身上都有点儿起火了,白洛因是不想让顾海发现,才躲到了后面。顾海那厮更可耻,上面两只手抚着方向盘,下面某个地方都撑起一个了。

    白洛因刻意避开了目光,其实心里也是爬满了小虫子。

    电梯升到18层,房屋的门刚一关上,顾海就迫不及待地将白洛因按在旁边的墙壁上,嘴唇急切地封了上去,手拉开上衣的拉链,毛衫一直搓到臂弯处,整个膛都这么袒露着,任顾海的大手蹂躏。

    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顾海不停地用自己身下的撞击着白洛因的肿胀之地,两个人赤红着双目,在黑暗中深切凝望着彼此,有了前两次的经历,白洛因也没那么别扭了,手扣住顾海的头与他疯狂地激吻。

    夜,在激情和热血中燃烧着。

    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五指,气喘吁吁地啃咬着彼此的喉结、锁骨,身下的小怪兽全都给憋得够呛,嗷嗷叫唤着要从裤子里跳出来。

    顾海去解白洛因的裤带。

    白洛因按住他的手,“先去洗澡。”

    顾海腆着脸问:“一起么”

    “不。”

    白洛因断然回绝,开灯之后去了顾海的卧室,找出上次穿的那件睡袍,直接去了浴室,然后把门从里面反锁,整个过程一气呵成,都没给顾海一点儿遐想的空间。

    顾海一个人站在浴室外面磨着牙,小子,你行把我斗出火,撒手不管了,自己跑浴室里面逍遥快活去了。等你出来,我要检查小因子,他要是有个好歹,我拿你是问

    一阵悠扬的乐声在房间里响起,白洛因纳闷,这个点儿谁会来这儿顾海他爸

    白洛因透过猫眼朝外看了看,心里猛地哆嗦了一下,以为自己见鬼了。顾海明明在浴室,怎么突然又跑到门外了后来反应过来了,这是顾海他哥,顾洋。

    白洛因开门,顾洋心中略显诧异,但是面上没表现出来。顾海只是和他提了一些关于白洛因的事情,但是没有说他和白洛因住在一起。顾海如此心甘情愿地接受姜圆的儿子,这是顾洋所不能理解的。

    “喝点儿什么么”白洛因问。

    顾洋没回答,顾自走到冰箱前打开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拿出来,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冰箱太小了,装不了什么东西,明天换个大的。”

    白洛因没回应,他感受到这话并不是对他说的,只是顾洋的自言自语而已。

    “地毯的颜色和茶几不搭,吊灯的花纹太苦朴了,结果却配了这么一张写意的餐桌,窗帘的流苏太过扎眼,电视墙的背景给人一种消沉的感觉这是请的哪家的设计师把屋子装饰得这么不伦不类。”

    白洛因继续保持沉默,他猜测顾洋已经看出了屋子里的东西都是他挑的,这番话也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你说你的,我忙我的。

    白洛因把手机包装盒拆开,把里面的手机组装上,简单地看了一下说明书,然后开始测试手机能。

    顾洋的目光狠刺着白洛因手里的手机,小海给我接机之后着急忙慌地跑到手机商场,就为了给他买手机

    一年多没见,这小子变成熟了知道疼人儿了还是说,仅仅针对这个人

    “因子”浴室里飘出顾海油滑中透着几分亲昵的呼唤声,“我忘拿睡衣了,你给我找一件送进来。”

    顾海俨然不知道他哥就竖着耳朵在外面听着呢。

    白洛因头也不抬地朝浴室的方向喊了句,“直接裹着浴巾出来吧。”

    顾海轻笑,我还裹浴巾干嘛我直接光着出去不得了么

    于是,杯具了。

    顾海气宇轩昂地走了出去,腿间的小海子翘得高高的,就这么这么龙虎猛地出现在顾洋的面前屋子里的空气都凝固了,顾洋的眼睛和虎头虎脑的小海子对视了一眼,迅速移开了目光,眉宇间传递着异样的情绪,俨然对顾海这种大喇喇的举动表示不满。

    “呃哥,你怎么来了”

    顾海又钻回了浴室,裹了一条浴巾走了出来。

    “来看看你。”顾洋倚在浴室门口,不冷不热地问:“你连他都不避,还避我干什么”

    顾海笑着回了句,“像你这么讲究的人,哪忍受得了我们这种三俗举动”

    顾洋抬脚在顾海的屁股上狠踢了一下,像教训毛头小子一样,“以后注意点儿啊”

    顾海满不在意地笑了笑,而后走到白洛因面前,佯怒地瞪着他,压低声音问:“我哥来了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

    白洛因只乐不说话。

    “你太坏了。”顾海用手指戳了白洛因的脑门一下,“等我哥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哥一时半会儿走不了呢。”

    “你怎么知道的”

    “不信你看着。”白洛因若有若无地瞟了顾洋一眼。

    半个小时过后,顾洋放下手里的杂志,开始在屋子里溜达,一句话不说,就这么沉默地在顾海的视线内晃荡着。

    终于,顾海绷不住了,带着驱逐的口吻问了句,“哥,你怎么还不走”

    “你轰我走干什么”顾洋眯缝着眼睛打量着顾海,“我碍着你什么了么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啊”

    顾海喉节处动了动,梗着脖子说道:“我们该睡觉了。”

    “你们这么早就睡觉”顾洋眼神里带着浓浓的猜疑,“你们这个岁数的小伙,不是都要很晚才睡么现在才八点多,老头老太太都还神着呢。”

    “别我们这个岁数你不就比我大两岁么”

    白洛因喉咙一阵哽塞,只大了两岁这家伙比顾海还显老啊

    顾洋放下手里的杂志,嘴角勾了勾,“既然你们要休息了,那我就不打扰了,晚上记得多盖点儿被子,别冻着。”

    顾海点点头,顾洋还没换好鞋,顾海就把门给他打开了。

    白洛因也站起来,目送顾洋离开。

    顾洋出门前,别有深意地看了白洛因一眼,白洛因还以微笑。

    关门声一响,白洛因像离弦的箭一样冲进了卧室。

    顾海反应比白洛因慢了半拍,等他大步追过去的时候,白洛因都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顾海咬着牙敲门,“小崽子,你给我出来,咱俩没完”

    一个声音从里面幽幽地响起,“窗户开着呢,有本事你爬十八楼。”

    第一卷:悸动青春 102你是不是傻啊

    顾海故意把门打开,然后又关上,弄出很大的声响。

    这一声关门响儿,白洛因听得真真切切的,难道真下去了不可能,他又不傻白洛因还是不放心,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贴在门板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听了足足有五分钟,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白洛因英眉冷蹙,抱着几分怀疑走到窗户口,低头瞅了一眼。

    什么也看不到。

    下面车水马龙,人头攒动,即便顾海真的开始爬了,那么小的一个目标也捕捉不到啊。

    又过了五分钟,外面的手机声响起来了。

    是顾海的手机铃声。

    一声一声地牵扯着白洛因的心,本没人接啊

    难道真的出去了

    不是在门口埋伏着呢吧

    为了保险起见,白洛因还是坐在卧室里等了等。

    没一会儿,120的警报声响起,白洛因听得真真切切的,貌似就在楼下。

    完了,不会摔下去了吧

    白洛因按耐不住了,拧动门把手,探出头往外看了一眼,真的一个人也没有。他正要换鞋,突然自己的手机铃声又响起了,他的心瞬间绷得紧紧的,不会是顾海给自己打的求救电话吧亦或是医院那边打过来的

    白洛因拿起手机一看,是顾海的号码。

    不对啊,刚才顾海的手机还在客厅呢,这会儿怎么会

    糟了,中计了

    等白洛因反应过来的时候,双脚已经腾空了,腰部被一双大手狠狠钳制住,脑袋朝下,看见两条从浴巾下面裸露出来的长腿,上面包裹着浮雕板的肌纹理,下面是一双大码的拖鞋,甚至还能感觉到里面的脚趾头在欢快地扭动着。

    自从白洛因长到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还从没有人能把他扛到肩上。

    “你大爷的”

    白洛因使劲儿捶着顾海受过伤的腰眼儿。

    顾海笑道:“我大爷的今儿谁大爷的也不管用了,嘿嘿”

    说罢,用脚把门踹开,又用膝盖把门顶上。却没急着把白洛因放到床上,而是在卧室里走了一圈,一会儿打开书柜瞧一瞧,一会儿把掉在地上的玩偶捡起来摆回原来的位置,一会儿又哼着小曲儿去整理床头柜上的杂物整个过程中,无论走路或是蹲下,都没把白洛因放下来。顾海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白洛因知道,你在为夫的眼里,就如同小鸟一般,你最好依着为夫,为夫有足够的本事管制你。

    “顾海”白洛因的脸都给憋红了,扯着嗓子大吼,“你丫放我下来。”

    顾海在白洛因的屁股蛋儿上掐了一把,言道:“你叫一声老公,我就放你下来。”

    “早知道真不该跟你来。”

    白洛因气得咬牙切齿,被人摇来晃去,任意摆弄的滋味不好受啊血倒灌到头顶的滋味不好受啊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他一个一米八个头的小伙子,被一个男的这么扛在肩上,这叫什么事啊耻辱奇耻大辱

    白洛因不吭声了,知道自己越叫唤,底下这个人越欢实,干脆就这么忍着。

    “叫不叫老公叫老公就把你放下来。”

    白洛因闭着眼睛装作听不见。

    顾海侧过头看了一眼,白洛因倒垂着脑袋,脖子儿都红了。

    自个媳妇儿终究是自个媳妇儿,舍不得这么折腾啊顾海手一松,还没来得及把白洛因放到床上,就感觉胯下一阵尖锐的刺痛,白洛因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伸到了他的浴巾里,在他最脆弱的地方猛地来了一拳。

    疼死爷了

    顾海双腿紧闭,呲牙咧嘴恶吼两声,愣是没把手松开。等到缓过劲儿的时候,白洛因都在下面笑得快背过气了。

    顾海把白洛因甩到床上,顺势压了上去。

    白洛因脸色潮红,眼睛里噙着水雾,朦朦胧胧的,那是笑出来的。

    顾海给气得要命,可看见这张脸又爱得要死,最后又气又急地将白洛因的脸扳正,低头猛地吻了上去。疼痛的余韵还在一拨一拨往上赶,顾海却顾不得了,他想这个人的滋味想疯了,折腾了这么久,心里早就急得上火了。

    等到两人的唇齿分离,白洛因还忍不住调侃顾海,“你这可以评选史上最强裤裆了,我这么重的一下子,你竟然没躺地上打滚,不简单啊”

    顾海绷着脸硬撑了片刻,终于抵不住内心的脆弱,脖子一软,脑袋垂到了白洛因的肩窝处。

    “真的特疼”顾海一边说着一边用嘴唇蹭着白洛因的肩膀,“腿都疼麻了,你给我揉揉”

    白洛因就给了一个字,“该”

    顾海拧着眉瞪过去,“你就这么狠心”

    “谁让你刚才整我的”

    顾海拧着白洛因的耳朵,轻轻地拧,一边拧一边质问,“咱俩谁先整谁的我哥在外边,你偏不告诉我,存心让我出丑是吧”

    白洛因气结,“这事你能赖我啊我让你裹着浴巾出来,你偏要光着出来。”

    顾海说不过白洛因,干脆来点儿实际的,一把扯掉白洛因的睡袍,架开白洛因的双腿,脸朝着中间那疲软的小家伙奔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

    白洛因这次真的急了,两条腿使劲绷着劲儿,大手薅住顾海的头发往外扯,等感觉到脆弱之地硬是被某个温柔的东西包裹住时,心里突然念叨了一声,完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顾海肯为他做这种事情。

    两条笔直的长腿分居两侧,膝盖骨被另一个人的手掌心包裹着,半条腿都是麻的,动都动不了。顾海含着小因子,缓缓地没入部,在缓缓地推送出来,如同品尝一美味的冰糕,唯一的区别就是前者越尝越小,后者越尝越大。

    白洛因的脖颈后仰,脯剧烈地起伏着,顾海的动作他看得真真切切,羞耻感恶袭着每一神经。伴随而来的是令人颤栗的快感,脚趾头蜷缩着抓在床单上,手臂上的青筋暴起,腰部随着顾海的动作微微抖动着,额头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

    一阵快速的吞吐过后,顾海用舌尖舔了舔上面红润的软头。

    白洛因的腿猛地抖了一下,喉咙间禁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这一声闷哼不知道给了顾海多大的刺激,他仿佛听到了在不久的将来,白洛因躺在自己的身下,被弄得情不自禁时,喊出的一声声,“老公,快点儿老公,好爽老公,我受不了了”

    频临爆发点的一瞬间,白洛因的上半身已经离开了床,用力扼住顾海的脖颈,催促顾海躲开的声音都变了腔调。

    “呃”

    白洛因脸上浮现出极度扭曲的销魂表情,来不及避让,全都喷在了顾海的嘴边。

    顾海用舌尖舔了一下,笑得极其邪。

    白洛因的腿部神经还在不规则地颤抖着,瞧见顾海在盯着自己,一个枕头扔了过去。下床拿了纸巾过来,臊红着脸给顾海擦掉脸上的污浊。

    这还是顾海第一次瞧见白洛因羞臊成这副模样,顿时觉得他可爱爆了。

    灯一关,白洛因先开口。

    “你腰上的伤到底怎么弄的”

    白洛因早就知道顾海腰上有伤,但是近期才看清那个伤口,是个十几厘米长的刀疤。

    顾海哼笑一声,显得很不在乎却又很在乎。

    “小的时候,我哥给我砍的。”

    白洛因一惊,“是顾洋么”

    “嗯。”

    “他为什么砍你”白洛因问。

    顾海声音有些幽冷,“小时候我们俩人抢一瓣西瓜,他没抢过我,就用水果刀在我腰上捅了一刀。”

    白洛因冷汗直冒,你们一家子人都够狠的。

    “所以你觉得他给你钱是应该的,对你好也是应该的”白洛因问。

    顾海冷笑,“我没逼迫他,他自己乐意的。”

    “不过说句公道话”白洛因说到半截停住了。

    顾海把头扭过去,等着白洛因把其后的话说完。

    “你哥比你长得帅。”

    顾海的眼神里慢慢酝酿出一股肃杀之气,这次彻底酸大劲儿了,酸得两条眉毛都不知道怎么往中间挤了,酸得空气中到处都是骨头碎裂的恐怖声响。

    白洛因还不要命地挤兑枕边人,“我说的是实话,他人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是他确实长得比你帅。”

    顾海现在就像挥舞着大刀,把顾洋那张脸划成筛子底儿。

    白洛因拍了拍顾海的后背,故意提醒了一句,“人不能输风度。”

    顾海强压住心里的火,给白洛因讲了一件小时候发生在他和顾洋身上的事儿。

    “小时候我和我哥去放风筝,风筝线断了,我们两个一起追风筝,我哥是笑着追的,我是哭着追的。”

    等了十几秒钟,白洛因噗嗤一声乐了。

    顾海的太阳突突直跳。

    白洛因一边笑一边问:“你到底想和我表达什么啊”

    顾海黑着脸反问了一句,“难道从这么一件小事上,你没看出我俩的本是不一样的么我的本是善良的,他的本是恶的。”

    白洛因笑得更欢了,“不是我就想问问你,那风筝跑了,你捡回来不得了么你哭什么你是不是有点儿傻啊哈哈哈”

    顾海,“”

    第一卷:悸动青春 103无耻的代言人。

    半夜里,顾海醒了,白洛因背朝着他睡,睡得正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