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1-12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11别来打扰我们。

    姜圆还在再说什么,顾海从卧室走出来了。

    “因子,你去不去洗澡”

    要是放在平时,白洛因想都不想就会拒绝,但是放在今天,他还是犹豫了一下。一边是顾海那个老色狼老流氓灼视的目光,一边是姜圆这里嗦嗦的家长里短,相比之下,他还是觉得浴室里比较安全。

    姜圆瞧见白洛因站起来,温柔的笑容立刻在嘴角溢开了。

    “你们小哥俩关系这么好啊真让人放心。”

    白洛因从卧室里找了睡衣出来,走到浴室门口,姜圆还来了一句,“我就爱看你们两个人亲亲密密的,越看越高兴。”

    顾海关门之前冷哼了一声,会有一天让你哭的。

    浴室里有两个花洒,一个浴缸,顾海打开花洒冲了冲,又把浴缸的水放满。扭过头的时候,白洛因刚把东西放好,准备。

    顾海灼热的目光玩味地打量着白洛因的一整套动作。

    白洛因感觉到后背一阵刺痛,尤其是腰部以下的位置,感觉有两团火在烧。他转过身,看到某位高大威武的美男正在若无其事地冲洗着身体,全身上下三百多块肌全都异常亮眼,处于欣赏和羡慕的心态,白洛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反倒是顾海,似乎一直都很正常,并没有给白洛因多少关注的目光。

    难道是我想多了白洛因收回了心里的不安,很快褪光了身上的衣服。

    花洒的水很热,周围腾起一层水雾,缭绕在白洛因的身侧,打出一圈圈光晕。

    顾海就用余光往旁边一瞥,从脚趾缝开始往上看,那笔直的长腿,每晃动一下顾海的小心肝就颤动一下;那的小窄臀,虽然窄但是浑圆紧致,非常有料;顾海听人家说过,凡是屁股有的人欲都异常旺盛,还有那挺拔的小身板,背上像是穿了一钢钉,从脖颈到尾椎的线条绷直流畅;那张俊脸就更不用说了,五官硬朗,英气逼人

    顾海忍不住在心里面幻想白洛因穿着军装的样子,肯定会异常的帅气迷人,如果能穿着军装被自己上,那滋味,太尼玛销魂了

    正想着,白洛因突然走过来了,他竟然晃着他那两条大长腿走过来了。

    顾海屏住了呼吸。

    白洛因把手伸过顾海的头顶,然后慢慢在嘴角溢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顾海快被这个笑容电晕了。

    “你开的是凉水。”

    顾海,“”

    白洛因回了自己的位置,心里咒骂了一句,怪不得他丫那老是没有水雾,闹了半天这傻子大冬天用凉水洗澡,真尼玛不怕死。

    顾海收回错乱的神经,这才感觉到水的温度,外面北风呼啸,顾海在浴室里用凉水冲洗着身体,还能浑然不知,保持身体最佳热度,白洛因功不可没。

    “要不要去浴缸泡个澡”顾海问。

    白洛因摇头,“不必了,我洗完了。”

    “你这么早出去,是为了多和你老娘聊几句么”

    白洛因关掉开关,开始用浴巾擦拭身体。

    “谁说我要出去了”

    顾海顿住,“不出去也不泡澡那你这待着干什么”

    “看你洗澡啊”白洛因微微扬起一个嘴角。

    顾海的脸上透着一股笑模样,“那你帮我去浴缸那试试水温吧。”

    白洛因的脚刚刚抬起,又放下了。

    “等我把衣服穿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臭小子在想什么,想让我光着腚弯腰去试水温你以为我是整天看漫画书的无知少女呢这么好骗

    “我现在就想让你去。”

    白洛因走到衣架旁,慢悠悠地说:“你要真那么着急,自己去啊。”

    话刚一说完,一双湿漉漉的手就伸到了他的腰上,紧跟着后背全湿了,一个的下巴硌在了他的肩膀上,唇齿的温度侵袭了半个脸颊。

    “你给我滚我刚擦干。”

    “嘘”顾海把一手指竖在了白洛因的唇边,轻声说:“你妈在外面。”

    “她在外面又怎么样”白洛因用手肘戳着顾海的小腹,“给我滚开。”

    顾海非但没滚,反而粘得更紧了,他把放在腰间的手转移到了白洛因的脖颈上,以一种胁迫的姿势,声音低沉魅惑,“白洛因,你太聪明了,你老是识破我的小谋,你让我怎么活啊你让我的小海子怎么活啊你越是这么聪明,这么端着拿着,我越是想你,特别特别想”

    一边说,一边用身下的小海子磨蹭白洛因的臀缝,故意发出重的喘息声。

    白洛因听惯了这种话,倒也没有起初反应这么激烈了,他把手伸到背后,猛地攥住顾海的小怪兽,让它老实一点儿,然后侧头看了顾海一眼。

    “真的想啊”

    顾海用下巴戳了戳白洛因的肩头。

    “想得受不了了”

    顾海用牙齿啃磨白洛因的肩头,以显示他迫不及待的心情。

    “那就吃两袋锅味儿的巴去。”

    顾海,“”

    “怎么洗了这么久”姜圆笑着看向白洛因和顾海。

    顾海漫不经心地回了句,“冬天不是就应该多泡泡热水澡么”

    “这倒也是。”姜圆朝两个孩子招招手,“来,妈妈给你们削好了水果,都过来吃。”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听到“妈妈”这两个字,都是一阵恶寒。

    “算了。”白洛因淡淡回了句,“我得回卧室做作业了。”

    “不着急,那些作业不做也罢,这种应试教育就是不科学,本该是大脑充分休息和放松的时刻,却让你们做一些毫无技术含量的作业。怪不得高考上了名校,读了四年大学之后,底层人民还是底层人民,上流社会永远都受不到那群高材生的冲击。”

    就是想找个轰你走的说辞罢了,瞧你这得瑟劲儿的顾海冷哼一声,顾自回了卧室。

    姜圆站起身去拉白洛因的手,柔声说道:“儿子,妈妈帮你把头发吹干。”

    “不用了,擦擦就行了。”白洛因把毛巾搭在一旁的架子上,甩了甩头发。

    “那怎么成呢”姜圆说话就把吹风机拿了过来,招呼着白洛因坐下,“吹吹吧,不吹干,明儿早上起来会头疼的。”

    “我都这样十多年了,也没头疼过啊”

    姜圆似乎挺受伤的,拿着吹风机的手垂了下来,悠悠地说:“是啊,一转眼你都大了,很多不好的生活习惯就这么养成了,改都改不掉了。”

    顾海知道姜圆又要抒发感情了,大步走了出来,夺过姜圆手里的吹风机,“我给他吹。”

    白洛因还在拧巴着,“我不吹风,不习惯。”

    “赶紧把头发吹干,咱俩就能睡觉了。”

    言外之意,等咱俩睡了,她还能不走么

    于是,顾海就站在白洛因身后给他吹风,姜圆就趁着这段时间赶紧表明自己的来意。

    “洛因,小海,你们现在彼此都认识了,关系又这么好。我想,如果给你们俩人安排一个更好的环境,你们应该会考虑考虑吧我和你爸商量,希望把你们送出国两年,国外的教育条件和这里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别家的孩子想出都出不去,你们既然有这个好条件,就不要再耽误自己了。男孩子嘛,不要总恋家,要有点儿志向,懂么”

    白洛因沉默了半晌,开口说道:“我很享受我现在的生活。”

    我也是顾海在心里附和了白洛因一句。

    “读普通高中,对我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生活经历。”

    “你去国外读高中也一样啊,也会结识很多朋友,也会有一段丰富多彩的经历,而且会比这里有价值有意义的多。”

    “头发干了。”顾海揉了揉白洛因的头发。

    白洛因站起身,朝姜圆说:“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没有让家长做主的好习惯。”

    姜圆还要说什么,顾海已经关掉了客厅一侧的灯。

    “我们的大脑想要充分的放松和休息,所以您请便吧。”

    姜圆的身体在沙发上僵了片刻,终于缓缓地站了起来,朝顾海和白洛因说:“那你们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门一关,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

    “真尼玛烦人,真尼玛嗦。”

    “她怎么能有这的钥匙呢以后她要是天天来,咱俩还活不活了”

    顾海沉着脸思索了片刻,指着白洛因说:“快,赶紧改锁。”

    于是,大晚上十点多,两个人还在门口忙乎。

    白洛因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这把门锁比学校的真是复杂多了,他暂时喘了一口气,朝旁边打下手的顾海说:“少了一个螺丝刀。”

    “那怎么办”顾海征求白洛因的意见,“去邻居家借一个”

    “这么晚了打扰人家不好吧”白洛因想了想,“要不你下去买一把吧。”

    “下去买”

    白洛因头也不抬,“是,就去便利店。”

    顾海的脸色变了变。

    白洛因见顾海没动弹,抬眼朝他坏笑了一下,“就去你买巴的那个便利店。”

    顾海恼恨地将白洛因抵在门板上,咬牙切齿地说:“没完没了了是吧”

    白洛因又哈哈乐了一阵。

    这么一通闹腾,刚才的那点儿不快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第一卷:悸动青春 112正式自立门户。

    清晨五点钟,顾海听到手机闹铃响起,眯起眼睛看着窗外,月明星稀的,完全看不出是早上。草哪个傻b把闹钟定这么早眯了十秒钟之后,顾海的眼睛又睁开了,他意识到自己就是那个傻b。

    眼皮下面似乎吊着两块铁,这一秒闭上下一秒就睁不开了。强撑起那么一条小缝,看到的是白洛因香甜安谧的睡脸。

    最后,顾海是把自己从床上硬生生拔下来的。

    屋子里的灯一直关着,黑暗中白洛因察觉到有人亲了他的脸一下,动作很轻柔,若有若无的,便没在意。等再睁开眼的时候,屋子里的灯已经大亮了,顾海穿戴整齐地站在衣柜旁找衣服。

    “几点了”白洛因坐起身。

    顾海把白洛因的衣服扔到他面前,“今儿穿这个,外边有点儿冷。”

    白洛因刷牙洗脸的时候,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儿,机敏地把头探出卫生间,瞧见顾海站在厨房的一角,把买好的早点一点点腾到盘子和碗里。

    白洛因手里的牙刷顿了一下,心里头默默算计着从这里到邹婶小吃的距离,来回所要花费的时间,从而判断顾海是几点起床的。

    吃早点的时候,白洛因忍不住问:“为什么不等我起床了一块下去吃”

    “等你起床了”顾海冷哼一声,“咱们早没时间吃早饭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叫我起呢”

    “你说为什么啊”

    顾海把咬剩下一半的蛋塞到了白洛因的嘴里。

    上电梯的时候,顾海一直背朝着白洛因站着,等电梯快到一层了,顾海突然转过头,做了一个特狰狞的表情,冷不防的吓了白洛因一跳。

    白洛因回过神之后踹了顾海一脚,“你幼稚不”

    顾海笑着转过身,给白洛因整了整衣领,又给他把衣服的拉链紧了紧,两个人一起走出电梯。

    因为天气冷了,骑自行车有点儿凉,为了锻炼身体,两个人选择跑步上学。

    整整一个上午,白洛因都没有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上多睡了半个钟头的缘故,顾海很自豪地认为这是自己的功劳。上课的时候,他总喜欢把手伸到白洛因的后背上,有时候是无意识的,只是很想一,不带任何邪恶的念头,单纯地想确定这个人存在。

    最初顾海碰白洛因,白洛因总是很警觉,有时候也会回头骂两句,现在完全不会了。甚至有时候顾海一节课老老实实的,他会不经意地往后瞥一眼,看看他是否还好。

    中午放学,两个人从外面买了些快餐带回家吃。

    从电梯里出来,震惊的发现门又是开着的。

    怎么回事昨天不是已经把锁偷偷改了么难道进贼了

    两个人进屋,结果没发现任何敌情,唯一让他们脑门冒烟的就是,姜圆的身影出现在了厨房里。

    “宝贝儿们,你们回来啦,妈妈已经把饭准备好了,你们洗洗手就可以准备吃了。”

    顾海脑门青筋暴起,迅速将白洛因拉拽到客厅。

    “怎么回事锁不是换了么她怎么进来的”

    白洛因目露凝重之色。

    顾海磨牙,妈的,竟然敢找维修工来拆锁

    刚要进去质问,姜圆就笑着走出来了。

    “对了,忘了和你们说了,门上的锁坏了,不过我已经修好了。”

    说完,掸掸手又进了厨房,哼哼着小调把做好的菜端到餐厅。

    白洛因走到门口瞅了瞅,锁还是那把锁,昨天辛辛苦苦改装完,今天被他老母轻松破解了。外面保存良好,唯一的印痕还是昨天用螺丝刀划出来的,一看就没有经过维修师傅的手,完全是他老母亲力亲为的。

    顾海站在旁边冷笑一声,“我算是明白了。”

    白洛因抬起眼皮,“明白什么了。”

    “明白为什么你爸那么敦厚老实,会生出你这么一个小人。她不愧是你妈,你不愧是她儿子,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爸被套得这么牢实了。”

    白洛因黑了顾海一眼,似乎挺不乐意他把自己和姜圆相提并论的,虽然他不可否认自己的很多优良基因都是从姜圆那遗传来的。

    “我决定了,以后我每天都来这给你们做饭、洗衣服、搞卫生。找保姆我也不放心,再者我也没什么事,整天闲着,倒不如来这伺候伺候你们。”

    白洛因和顾海的脸色都很难看。

    姜圆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不会在这待很久的,只有中午和晚上过来。”

    真会挑时段,怎么恶心怎么来顾海的脸黑得都快看不见五官了。

    姜圆把饭菜推到白洛因和顾海的面前。

    “快吃吧。”

    白洛因没动筷,看着姜圆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

    “你以后能不能别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这句话,顾海早就想说了,碍于姜圆是白洛因的母亲,便迟迟未开口。

    姜圆的嘴唇泛白,即便涂着厚厚的唇彩都遮掩不住。

    “洛因,妈妈想你,妈妈一天见不到你,心里就”

    “你不是想我。”白洛因打断了姜圆的话,“你只是想趁机钻空子。”

    姜圆眼睛里蒙起一层水雾。

    “我在家住着的时候,十天半拉月不露面,你不也活得好好的”

    “那会儿因为有人照顾你,现在”

    “现在有我照顾他。”顾海口,“你不是一向信奉西方教育模式么我们已经17岁了,早就该独立了。如果你怕他受委屈,现在我向你保证,他的衣服由我来洗,饭也由我来做,再苦再累我都认了。只要你能保证不踏进这个门,我们一定会活得有模有样的,如果你非要来这打扰我们的生活,那我不保证你明天还能看到我们。”

    顾海的声音不大却很有力度,每句话恨不得都能在地上砸出一个响儿来。

    自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姜圆真的没再来过,偶尔会派人送一些东西过来,譬如衣服、棉被,大多都用不上,直接被丢到储物室里。

    白洛因真的就在这儿住下了。

    而且一住就住了两个礼拜,除了周六和周日回家了之外,其余时间都待在这儿。两个人的生活都很有规律,顾海比白洛因早起半个小时,买回早点等白洛因起床一起吃。白洛因觉得过意不去,和顾海商量着俩人轮流去买,结果顾海当即拒绝,理由就是我会开车你不会,于是每天中午一有空,白洛因就会让顾海教自己开车。晚上回来吃过饭,休息片刻便去下面做运动,健身房、篮球馆,不弄得满身大汗都不回去

    回来之后泡个热水澡,剩下的时间全用来腻歪。

    两个人从不吵架,出奇的和谐,原因也是没什么可吵的。屋子里脏没关系,两个人全都视而不见;洗漱用品乱摆没关系,看到什么用什么;从不会因为看哪个电视台而争执,因为两个男人的喜好如此相同

    当然,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吃饭上面。

    顾海亲口承诺要给白洛因做饭吃,他也确实这么做了,白洛因对顾海厨艺的最高评价就是“毒不死”。是的,合着眼捏着鼻子还是能吃下去的。当然,顾海也有个拿手好菜,那就是煮蛋,每天必煮,每煮必熟,白洛因每次都会夸两句。

    所以周末回家,邹婶瞠目结舌地看着两个儿子如同饿狼一样扑向饭桌,一口气吃掉十几口人的饭量,还总是嘟哝着没吃饱。周日走的那个下午,邹婶给白洛因和顾海做了一大堆好吃的,叮嘱他们回去放到冰箱里,足够吃一个星期的。尽管如此,只要有时间,邹婶还是会去给白洛因和顾海送吃的。

    当然,在洗衣服这一方面,顾海一直都是尽职尽责。

    他自己的衣服,直接丢到洗衣机里,白洛因的衣服他是手洗的。白洛因总是劝他直接用洗衣机洗,可顾海坚持手洗,为此白洛因很受感动。可后来白洛因发现,他的衣服顾海并不是都用手洗,而是选择的。再到后来,白洛因发现,其实顾海只会手洗一件东西,那就是白洛因的内裤。

    每天晚上顾海都会站在洗手台旁,搓啊搓啊的。

    白洛因总算明白为什么顾海可以轻松自如地跑个十几公里,洗件衣服却让他面红耳赤,气喘吁吁了。

    第一卷:悸动青春 113两人的平安夜。

    又到了周五,被窝里异常暖和,暖和得让人不想起床。白洛因睁开惺忪的睡眼,透过落地窗朝外望去,天已经亮了,好像又没有亮,灰蒙蒙的,让人判断不出具体的时间。

    想伸手去手机,结果胳膊差点儿拿不出来,原因就是被子掖得太严实了,怪不得这么暖和。

    “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