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21-13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21你争不过我的。

    顾海匆匆忙忙赶到家里的时候,白洛因正在收拾东西。

    看到白洛因毫发无损地站在那里,行动也没受到阻碍,顾海暂时松了口气。可见到白洛因拿着衣服和洗漱用品往行李箱里面塞,顾海不淡定了。

    “你要干什么”

    白洛因没回话也没转过身,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背影看起来有些僵硬。

    顾海大步走过去,拽住白洛因的胳膊,硬是把他转了过来。

    然后,顾海愣住了。

    乌青的眼角,因为肿胀的缘故,两个眼睛显得极不对称;整个鼻梁都肿了,鼻翼上布满了青紫色的斑点;脖子上有几道血痕,一直蜿蜒向下,最后被领子截断,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那两个士兵的确下了狠手,好在白洛因不是孬种,虽然被打了,可还不至于到两个士兵所说的那个地步。

    “因子”顾海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心疼。

    他想用手解开白洛因夹克衫上的扣子,却被白洛因强行按住了,眼神陌生而固执。

    “别摆出一副假惺惺的面孔,我恶心。”

    这句话如同一把尖刀捅进了顾海的心窝,以至于他的手指都跟着目光在颤动,白洛因很轻松地将他的手打掉,然后就再也没抬起来。

    僵硬地看着白洛因从这屋走到那屋,从这头走到那头,然后拉上行李箱的拉链,去门口换鞋。

    内心极度复杂,顾海大步跨到门口,盯着白洛因问道:“你要去哪”

    “我去哪和你没关系。”

    “你要回家么”顾海继续追问。

    白洛因很明确地告诉他,“我不会回家,我丢不起那个人。”

    “那你要去哪”

    白洛因冷硬的目光直抵顾海的眸子深处,“我再说一遍,我去哪,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顾海拦在了门口,心突然一寒。

    “你要去她那是吧”

    白洛因真想给顾海两个大耳刮子,好好让这个虚伪、狠戾、蛮不讲理的男人清醒清醒,可惜他抬不起那个手来,他觉得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和他耗下去。

    “是,我就是去她那。”

    顾海心里受到重创,悲愤、伤心、不甘、心疼所有的情绪通通涌上口。

    “是你让她回国的”

    白洛因几乎把行李箱拉杆攥碎,咬着牙说了声“是”。

    “现在,又是你要强行把她留下”

    “是,你别问了,我通通都承认。我住在这的每一天都给她′打电话,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她,你找两个士兵监督着我俩,我心里不知道多高兴,你知道我多想找个把柄和你翻脸么你丫对我真好,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你找两个士兵来打我,打得我心里真爽,我终于可以郑重其事地和你说,顾海,你够了”

    顾海立在门口,整张脸看不到一丝表情,眸子里看不到任何情绪。

    “现在可以让开了吧”白洛因问。

    顾海僵硬的目光缓缓地转移到白洛因的脸上。

    “你说的都是真的”

    白洛因嘴角挂着一抹残破的笑,“我说的是真是假,你自己还不知道么”

    顾海闭口不言,眸子里散发着冷的气息。

    “让开。”

    顾海一动未动。

    白洛因猛地推开顾海,一脚踹开门,冷冽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

    外面北风呼啸,白洛因的身体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股寒气,心里很难受,难受得连呼吸都带着几分沉重的味道。从没有对谁有过这种感觉,失望透顶,恨不得一子把他打死,都抵消不了心中的怒气。

    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明明亲口承诺了,却还是做不到。

    难道是我对你的期望值太高了么

    难道是你对我太好了,好到我没有看到你的任何瑕疵,好到我理所当然地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所以当我揭开你内心真正的想法时,会如此的不堪忍受

    其后的三天,白洛因没有上学,他以在家复习为由,一直窝在宾馆里。第四天和第五天是期末考,白洛因和顾海分在两个考场,考完试之后,白洛因没有回班,顾海也没有回,两个人从分开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彼此,就这么到了寒假。

    白洛因依旧没有回家,脸上的伤还没好,他不想回去,再者他想过几天清静的日子。

    白汉旗每次打电话过来,白洛因都说自己在顾海那儿,过几天就回家,白汉旗对这两个儿子很放心,便没再多问。

    最后是石慧先找的顾海。

    两个人见面,石慧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能告诉我白洛因去了哪么”

    顾海尘封了七天的心赫然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他没在你那”

    石慧无奈地笑笑,“他要是在我那就好了,我已经一个礼拜没有看到他了。”

    顾海恨不得往自己的脸上抽几个大嘴巴,果然还是误会他了。

    “也许他回家了。”

    石慧摇摇头,“没有,我去他家里找过他,他爸说他在你这儿。”

    顾海脸色一紧,起身欲走。

    石慧却柔声说了一句,“没关系,他不会有事的,他是一个很理智的人。”

    “既然他不在我这,我们还有聊下去的必要么”

    “当然,我找你,并不仅仅是这么一件事。”石慧笑得一脸真诚。

    也许是有关白洛因的一切,顾海都不想轻易错过,他还是坐了下来。

    石慧觉察到了顾海眼睛里的寒意,这种目光她很少在一个男人脸上看到。即便是一个陌生男人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的目光都不会这样冷漠。

    “你好像很不喜欢我”

    顾海淡淡回道,“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只是没感觉。”

    “我会努力让你喜欢我的。”石慧笑的。

    顾海冷冷回了句,“你还是说正事吧。”

    石慧收回脸上的笑容,充满灵气的大眼睛里很快渲染上一层无奈。

    “我想让你帮我劝劝白洛因,让他跟我和好吧。”

    顾海眼角飘过一抹讽刺,你来找我,让我说服白洛因跟你和好那你今天算是彻底栽了。

    “不可能。”

    石慧眸光一抖,“为什么”

    “他已经不喜欢你了。”

    这句话,从白洛因身边的人口中说出来,对于石慧的打击一点儿都不比亲耳听到白洛因承认要小,白洛因或许会因为某方面考虑而口不对心,但是他的哥们儿,石慧实在无法理解他欺骗自己会有什么目的。

    石慧咬了咬嘴唇,脸色晦暗。

    “那你能告诉我,他现在有喜欢的人么”

    顾海回答得异常果断,“有。”

    石慧的脸色更难看了,“那你能告诉我她是谁么”

    “他就坐在你的面前。”

    石慧的眼睛慌张地左右环顾,顾海的手指却敲了敲桌面。

    “别找了,就是我。”

    石慧像是遭到雷劈一样,身形剧震,她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顾海。白洛因喜欢男人怎么可能虽然这种人在国外见得多了,对于石慧而言本不算爆炸新闻,可发生在白洛因的身上,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你你在逗我玩吧”

    顾海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脸上的线条硬朗霸道。

    “你觉得像么”

    石慧整颗心都凉了,藏在鞋子里的脚不由自主地发抖,她突然想起很多事。想起自己给白洛因打电话的时候,有个男人说他是白洛因的男朋友,那会她没有在意,现在突然发觉顾海的声音好耳熟;还有她第一天来找白洛因时,顾海非要一同前往;她和白洛因在咖啡厅聊天,旁边那两个煞风景的士兵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顾海看着石慧。

    石慧原本柔和的目光突然变硬,声音也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儿。

    “他接受你了么”

    顾海毫不留情地反击,“他没接受我,我能在这和你说这些话么”

    “那他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那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儿,与你无关。”

    石慧不知道从哪捡回了那么点儿自信,竟然笑出来了,一丝调皮一丝冷冽。

    “白洛因不喜欢你,他之所以会和你产生那种畸形的感情,是因为我走了,他内心空白,亟需找个人来填补。现在我回来了,他已经不需要你了,你马上就会发现,其实他心里面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我。”

    “你的想象力很丰富。”顾海面不改色。

    石慧又是一笑,“想象不想象都是这个道理,白洛因是个很理智的人,他有自己的原则。在他的原则里,玩玩是可以的,但他不会真正接受男人。”

    顾海幽幽一笑,“美女,我小看你的心理素质了。”

    石慧拿着包站起身,走到顾海身边,红润柔软的双唇微微开启。

    “你是争不过我的。”

    第一卷:悸动青春 122终究晚了一步。

    和石慧见面之后,顾海给白洛因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心里一着急,直接跑到了白洛因家里。

    白汉旗刚下班没一会儿,屁股在板凳上还没坐热,看到顾海后又赶紧站了起来,喜气洋洋地走过去。结果往顾海的身后瞄了好几眼,都没看到白洛因的身影。

    “因子没和你一块回来啊”

    顾海知道,白洛因肯定一直瞒着白汉旗,为了不让白汉旗担心,顾海没打算说实话。

    “他让我回来拿个东西。”

    白汉旗眼中的失望稍纵即逝,很快点头笑笑,“哦,那快去拿吧。”

    顾海在屋子里随便翻了翻,然后走出去,朝白汉旗说:“叔,能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么我给因子打个电话,他让我找的东西我找不到了。”

    “这孩子,跟我还说借不借的,就在我屋的床头柜上呢,你自己拿去吧。”

    顾海拿过白汉旗的手机,又给白洛因打了一个电话。

    果然通了。

    这小子肯定把我的号码加入黑名单了。

    “爸,什么事”

    很长时间没听见白洛因的声音,这会儿突然听到,顾海心里竟有些不是滋味,一时半会儿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白洛因又喂了一声,问:“爸,您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因子。”

    那边久久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响起嘟嘟嘟的忙音。

    出现这种结果,顾海倒是没觉得意外,毕竟自己罪孽深重,白洛因那边给点儿脸色看也是应该的。顾海尝试着又拨了几次,起初是无人接听,后来干脆关机了。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顾海又开车去了局子。

    “哎呦,顾大少,今儿怎么有空上我这坐着来了”

    顾海挺着急,“帮我个忙。”

    “你说。”

    “我想让你们帮我找个人,我这里有一份刚才的手机通讯记录,你们帮我查一下这个人的具体位置。”

    “哎呦,这个有点儿复杂,得找专门的作人员,今儿值班的这几个人都不会啊。”

    顾海的脸色有些暗沉。

    “要不我给你试试就是慢一点儿,如果实在查不到,我就让小姜再跑一趟,反正今晚上肯定帮你把这人找出来。”

    顾海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白洛因接了电话之后一直心绪难平,他猜测顾海肯定把实情和白汉旗说了,他怕白汉旗着急,想给白汉旗打个电话,却不想开机。想来想去,白洛因还是觉得明天回家比较好,反正他在宾馆也住腻了。至于顾海,臊他吧,就当他不存在好了。

    这么一想,白洛因开始收拾东西。

    收拾完东西已经十点半了,白洛因打算洗个澡,然后直接睡觉,明天一早起来就回家。

    结果刚把外套脱下就听到了门铃响,白洛因身体一僵,下意识地认为外面的人是顾海。这么快就找到这儿了不可能吧

    怀着几分忐忑的心情,白洛因走到了门口,通过猫眼朝外面看了一眼。

    石慧的那张脸出现在视线内。

    开门的那一刹那,心里莫名地掠过一丝失落。

    石慧进了屋之后,整个人都在发抖,漂亮的脸蛋冻得青紫,两只手冻得都无法伸直。漂亮的发饰已经歪了,头发有些蓬乱,眼珠被一层水雾笼罩着,越发显得可怜兮兮。

    “你”白洛因一时语塞,“快,快点儿进来。”

    石慧跑到暖气旁去烤手,白洛因赶忙把空调打开,又给石慧倒了一杯热水。

    “暖和一下。”白洛因递给石慧。

    石慧喝了几口热水,发抖的双腿终于恢复了正常。

    “你怎么找到这的”

    石慧闷闷地说:“我已经找你找了好几天了,到处打探你的消息,后来我就把附近的网吧、宾馆、夜店通通找了一遍,然后找着找着,就找到这来了我还在想,你是不是为了躲我,才”

    说着说着,石慧就哭了,默不作声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白洛因看到石慧用自己那冻得通红的小手委屈地擦眼泪,心里实在不落忍,就抽了一张纸巾递过去,柔声说道:“傻丫头,别哭了,不是因为你。”

    石慧双手伸过去搂住了白洛因的腰,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呜呜哭出声来,一边哭一边说:“如果你真的讨厌我,你可以告诉我,我现在就可以走。你别这么躲着我好么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么”

    感动和愧疚冲撞着白洛因的心,他用手轻轻拍了拍石慧的后背,哄道:“别哭了,真的不怪你,你再这么哭下去,明天你的眼睛都别想要了。”

    石慧慢慢停止了哭泣,眼巴巴地瞅着白洛因,讪讪地问道:“能给我敷敷眼么”

    白洛因点了点头,进去拿了一条湿毛巾出来。

    石慧乖乖地闭上眼睛,凉毛巾每触到她的眼睛,她那又浓又密的睫毛都会颤动一下,十分惹人怜爱。

    “以前你总是把我气哭了,还不会哄我,就等我一个人哭完,再给我敷眼睛。”

    白洛因突然回忆起那一段时光,很美好,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可当这个人再次坐到自己的面前,却又变得很遥远了。

    什么东西悄然间发生了改变

    “好了。”白洛因拿下毛巾,淡淡说道:“你再暖和暖和,我把你送回家。”

    石慧的表情凝滞了一下,声音里透着几分哀怨。

    “都几点了啊我表哥他们早就睡了,谁会为我守门啊”

    “你每天都找到这么晚才回去么”

    “也没有啦。”石慧笑得有些腼腆,“平时都是八九点就回去,附近都被我找的差不多了,就差这几家了,所以今天就晚了点儿。”

    说罢,打了个喷嚏。

    白洛因了石慧的额头,脸色一紧,“你可能有点儿发烧,我送你去医院吧。”

    “我不,你知道我最讨厌去医院了,没关系,我捂着被子睡一觉就好了。”

    石慧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白洛因再赶她走有点儿太不近人情了,于是叹了口气,站起身说道:“那你就在这睡下吧,我再去定个房间。”

    石慧突然拽住了白洛因的手,攥得紧紧的,像是要把指甲嵌进白洛因的里。

    “我一个人睡觉会害怕的,而且我还在发烧。”

    白洛因终究还是没走,澡洗不成了,干脆把衣服全收进了行李箱里。

    “我习惯裸睡,没意见吧”石慧羞赧地问道。

    白洛因头也没抬,“没意见,你想怎么睡怎么睡吧。”

    标准的双人床,石慧只占了一小半的位置,剩下一大半都空出来,一直到她抵挡不住困意先睡着了,白洛因都没有躺上去。

    夜色正浓,白洛因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抽烟,一颗又一颗。

    “哎呦可累死我了,业务不熟练就是坑人啊。”

    顾海仔细看了看屏幕,心里默记了一下地址,笑着朝张副局说:“谢了,张叔。”

    还没等到张副局回话,顾海就冲了出去,开着车直奔宾馆而去。

    等到顾海赶到那个宾馆,已经十二点多了,他又去前台确认了一下白洛因的具体房间号,和张副局查出来的一模一样,便放心地朝那个房间走去。

    按了一下门铃,没人回应。

    石慧睡着了,白洛因站在阳台上没有听到。

    顾海又出了宾馆,站在楼下朝上面看了一眼,找到了白洛因的房间,发现已经灭灯了。

    应该睡了吧

    要不明天再来顾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去了,他怕明天白洛因临时改变主意,再换个住处,到时候又找不到他了。

    顾海就蹲在白洛因房间门口等着,一边抽烟一边等,打算就这么等到天亮。

    白洛因抽完烟从阳台上走回来,隐隐约约听到石慧在喊冷。

    他把壁灯打开,看到石慧的胳膊和肩膀都露在外面,光洁的皮肤在壁灯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白皙嫩滑。口的那条诱人的沟壑隐约可见,被子只要稍稍往下一滑,就能看到那个令男人血脉喷张的部位。

    白洛因别开目光,弯下腰给石慧掖好被子。

    刚把灯关上,石慧又开始喊冷了,似乎是清醒的,又像是无意识的。

    白洛因用手了石慧的额头,出了很多虚汗,他回头看了一眼,宾馆里只有这么一床被子。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上了床,隔着被子把石慧搂在了怀里。

    半夜,石慧睁开眼,看到白洛因的身体裸露在空气中,什么都没盖,所有的被子都在自己的身上。她想把被子分给白洛因一半,无奈白洛因把她搂得死死的,她连胳膊都拿不出来。心里溢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