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1-15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41强来的后遗症

    白洛因发现,这几天顾海有点儿怪。

    这种怪体现在方方面面。

    以前他从不上网看视频,基本打会儿游戏就睡觉了,现在经常熬夜看电影;以前都是顾海先上床,把被窝捂暖了,白洛因才躺上去,现在基本上都是白洛因先躺上去,有时候都睡着了顾海还没来;以前他不喜欢鼓捣手机,现在没事就拿着一个手机在那看,上课看下课看,走路都得瞄两眼;以前他经常趁白洛因洗澡的时候钻进去,找个借口和他一起洗,现在总是乖乖地自个先洗

    而且最让白洛因不解的是,以往一向欲火旺盛的顾海,这几天表现得清心寡欲的。路上不再搞小动作了,吃饭的时候不再说黄段子了,睡觉睡得特老实

    白洛因心里犯嘀咕,难道真是被我搞出心理影了

    不像他的脾气啊在床上这一块,他的脸皮绝对够坚厚,意志绝对够坚强,就算残了黄瓜、烂了菊花,也雷打不动的那种人再说了,养病的那几天,他还苦哈哈地说想这个想那个呢,没理由等身体恢复了才后怕吧

    对于像白洛因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这几天其实也挺煎熬的。

    吃过饭,顾海坐在一旁认真地写作业,眼睛微微眯着,手指头不停地掐算着,白洛因以为他在做数学作业,结果走过去一看,他在抄英语单词。

    抄个英语单词你还算什么算

    白洛因很快把作业写完了,拿着衣服去洗澡,现在洗澡都不用关门了,顾海也不会进来。等洗完澡出来,顾海果然又坐到电脑旁边去了,作业写到一半扔那了,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眨都不眨一下。等白洛因走到他身边,他的手快速点击几下,白洛因就看到一个光秃秃的桌面背景

    整什么幺蛾子呢

    白洛因坐在顾海对面,打开游戏界面,朝他问了句,“用不用我帮你挂个号”

    顾海先是机械地笑了两声,然后讷讷地回道:“不用了。”

    白洛因的手顿了一下,质疑的目光扫了过去,看什么比打游戏还上瘾啊

    玩了一会儿,感觉没意思,白洛因就把电脑关了,顾海早已经不在电脑旁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端着个手机在那看着,时不时按几下,一边看一边乐。

    这种情况在这几天内发生过很多次了。

    而且白洛因从没在这段时间内接到过顾海的任何短信,证明让他乐呵的原因肯定和自己没任何关系。

    难得的,今天白洛因问了句,“你什么时候睡觉”

    顾海的目光停顿了一下,思虑片刻,说道:“没准儿。”

    “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带劲儿”白洛因走了过去。

    顾海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笑着回道:“就是瞎瞅瞅。”

    说完,放下手机,自个洗澡去了。

    每个人都有强烈的好奇心,白洛因也不例外,顾海一每天这么自娱自乐的,他也想知道,到底什么东西让他这么上瘾,以至于流氓本都改掉了。

    顾海的电脑本来就是打开的,而且用完了很少清除记录,因为他觉得没这个必要,像白洛因这种人,白给他看他都不看。

    结果,今儿白洛因偏偏就转了。

    打开浏览记录,乱七八糟什么都有,聊天室、交友社区、论坛贴吧、旅游购物、汽车军事光是这些,没有理由让他上瘾吧白洛因选了几个浏览率比较高的网页,打开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是付费视频,欧美的,白洛因刚戴上耳机,看了不足一分钟,猛地拔下来了,立刻关闭页面。还有几个和这个类似的视频,口味比较轻,大多是教育质的,拍摄比较清晰,有的上面还挂讲解和字幕,介绍具体的技巧和步骤。

    顾海什么时候有了这种癖好是借着片子意还是积攒实力准备下手

    白洛因心里有些不安,他又拿起了顾海的手机。

    翻了好久,没发现顾海给谁发短信,也没发现他登陆聊天工具,终于翻到顾海的电子书库,里面储存了将近一百本书,而且从书签进度来看,很多书都看完了。

    男男爱宝典、想让一个男人在你身下呻吟求饶么、的秘籍、捕获一只雄猎物、男人臀部的千万种风情

    白洛因冷汗直流,太恐怖了。

    顾海一个人在浴室里欢乐地吹着口哨,心情甚是欢愉,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这些天他发奋苦读,卧薪尝胆,就是为了充实提高自己。要知道为此他付出了很多代价,这既是一种心灵的煎熬,又是对身体的考验。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是不乐意看那些视频的,心里多少有些排斥,可为了白洛因,他忍了实在看不下去就去看文字解读,每一条注意事项都铭记在心。

    事实证明,他的心血没有白费,通过几天几夜的磨练,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自信满满、蓄势待发苦日子已经熬到头了,他再也不用躲在浴室里自行解决了,身下的小海子已经熬战数日,此时正以一种饱满的姿态迎接新生活的来临。

    迈出去,一个崭新的猛士就要诞生了

    顾海裹着一身傲人的肌推开了浴室的门。

    拖鞋摩擦着地板,敲出振奋人心的鼓点。

    顾海大步走到卧室,没看到白洛因,又去了客厅,依旧没看到,然后转了储物室、健身室、书房、阳台通通没看见白洛因。

    顾海身上的热度已经开始慢慢降温了。

    一推门,门是开着的。

    这么晚了去哪了

    白洛因凭着不熟练的车技,以生命做赌注,玩命飙车回了家。

    已经快十二点了,家里的人全都睡了。

    因为出来的匆忙,也没带钥匙,白洛因直接翻墙进去的。

    阿郎嗅到了白洛因身上的气味儿,只汪汪了两声就消停了。

    白洛因直奔白汉旗的房间,砰砰砰敲了两下玻璃。

    结果里面呼噜声依旧,邹婶披着一件棉袄出来了。

    “因子,你怎么这么晚回来了”

    白洛因一脸焦急,“婶儿,要是顾海往这边打电话,您就说家里出事了。”

    “啊出啥事了”邹婶把棉袄紧了紧。

    “没出啥事,您就这么说就成了,记得告诉我爸也这么说。”

    邹婶木讷地点了点头。

    白洛因进了自己的房间,孟通天躺在他的床上睡得正香,白洛因把衣服脱了,睡在了孟通天的旁边。被子有点儿薄,凑合着盖吧,总比回去受那罪强多了。

    没一会儿,顾海的电话果然打过来了。

    白洛因酝酿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慌张焦急。

    “因子,你跑哪去了”

    “大海,我和你说,我们家出事了,我今儿晚上回不去了,你自个睡吧。”

    “出什么事了你别着急,我这就过去”

    “你别过来了”

    白洛因这么一声吼,把孟通天吼醒了,孟通天瞪大眼睛,哇地喊了两声,就被白洛因捂住了嘴巴,光剩下两条小腿在那蹬踹着。

    顾海隐隐约约听见一声叫唤,然后又没了,心里更没底了。

    “因子,我已经出门了,二十分钟后就到你们家。”

    白洛因心里一紧,连忙开口阻拦,“顾海,你别来了,我现在没在家。是我二伯家出事了,我们过去帮忙,甭担心,没事的。就是家庭纠纷而已,家丑不可外扬,你来了更乱,听我的话,好好睡觉吧,明儿我照常上学,到学校再和你说。”

    那边顿了顿,柔声说道:“那好吧,我不过去了,你自个在外面多穿点儿衣服,事儿处理完了就早点儿睡觉,别累着。”

    “行,我知道了,我这还有点儿事,先挂了。”

    放下手机,白洛因心里默默念道:大海啊,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是真让你整怕了

    孟通天在旁边呜呜了两声。

    白洛因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捂着这个小家伙呢,赶紧把手拿开了。

    孟通天小口开着,呼呼喘了几口气,问道:“白哥哥,你这是干嘛呢”

    “甭管了,睡你的觉”

    孟通天嘟了下嘴巴,乖乖地把眼睛闭上了。

    白洛因突然意识到,他也得把孟通天收买了,万一顾海哪天来了,从他嘴里露馅了,那就不好办了。

    于是又去摇晃孟通天,结果发现孟通天已经睡着了。

    没心没肺就是睡得快

    算了,明儿一早再和他说吧,现在说了,弄不好明一早就忘了。

    白洛因长出一口气,心烦意乱地闭上了眼睛。

    第一卷:悸动青春 142小因子耍赖皮。

    第二天一早,刚四点半,邹婶就出门了。

    白洛因这一宿都睡得不踏实,大门一响,他立刻就醒了,两只脚露在外面,被窝里也不暖和,索就起床了。

    白洛因到小吃店的时候,邹婶已经忙乎上了,店里只有零星几个顾客,几乎都是学生。

    “因子,这么早就起床了”

    白洛因点点头,要了两份早餐,要打包带走。

    邹婶笑呵呵的,“今儿换你来买了”

    “我昨天不是在家住的么,离这近,就势给顾海带一份,省得他再往这跑了。”

    邹婶微微一愣,“对了,我都给忘了,你怎么大半夜的跑回来了”

    白洛因接过早点,尴尬地笑了笑,“有点儿想家了。”

    “你啊”邹婶笑笑着没再多问。

    白洛因看了下表,才五点十分,这会儿赶回去,顾海应该还没出门呢。

    顾海依旧是那个点儿醒过来的,已经形成习惯了,虽然白洛因不在,顾海还是得早点儿出门,给白洛因买一份早餐,直接给他带到学校去。

    结果,顾海还没来得及换鞋,门铃就响了。

    这么早会是谁呢

    打开门一看,竟然是白洛因,站在门口,提着两份早餐,风尘仆仆的。

    “你”顾海一时愣怔住。

    白洛因没说什么,直接进了屋,还是这个小窝更暖和啊

    这是白洛因第一次给顾海买早餐,顾海心里的感动自然不用说,看着白洛因一个劲地在那搓手,忍不住上前搂住了他,温热的大手覆盖上白洛因的脸颊,心疼的目光灼视着他,“昨晚上是不是一宿没睡啊”

    白洛因都不敢和顾海对视,人果然不能说瞎话,心虚的滋味不好受啊

    “没有,睡了一会儿。”

    “你肯定没睡。”顾海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关切,“你要是睡了,肯定不会这么早起。”

    我求求你了,你骂我两句得了白洛因脸上平静如水,内心波涛汹涌。

    顾海还在顾自抒发着感情,“委屈你了。”

    白洛因心里这叫一个纠结啊,为了尽快结束顾海这没完没了的心疼和关爱,他只好说自己饿了,想快点儿吃早饭。

    路上,顾海问:“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白洛因知道顾海肯定会问,所以昨天晚上已经想好了一个理由。

    “我二伯有一个闺女一个儿子,昨天呢,他闺女和男朋友分手了,自个躲在屋里不出来,怎么叫门都叫不开。后来我二伯把门踹开了,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堂姐喝耗子药自杀了,脸都紫了,我二伯赶紧把我爸给叫过去了,我爸打电话和我说了这事,让我也过去,怕万一真有啥事,我就见不到我堂姐最后一面了。”

    顾海浓眉拧起,又问:“那现在呢,情况怎么样了”

    “救是救过来了,还在那寻死觅活的呢我二伯觉得这事特丢人,要不是当时怕我堂姐没命了,他说什么都不会给我爸打电话的。他这人特好面子,我堂姐住院,他都不乐意进病房瞅一眼,就一个人蹲在外面抽烟。”

    顾海暂时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你姐也够想不开的,为了一个男的,至于么”

    “我也这么觉得,我二伯当时就说了,让她死,她不是不想活了么那就让她死吧,就当没这个闺女,后来是我爸强行把我姐送到医院去的。”白洛因说的和真的似的。

    顾海拍拍白洛因的肩膀,“甭往心里去,反正你们两家平时交往也不多,你对这堂姐也没多深的感情。”

    白洛因叹了口气,“我是怕我爷爷着急,我姐好歹也是他们孙女啊”

    “那你今天不用回去了吧”这才是顾海最关心的。

    白洛因迟疑了一下,挺发愁地说:“这个还得看情况吧。”

    下午上自习课,顾海一边写作业一边走神,昨天晚上本来准备得挺充分了,结果没做成,觉得挺可惜的。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再把之前看过的内容复习一遍,以免有什么地方疏漏了,到时候弄得不愉快。

    白洛因的耳朵异常敏锐,顾海拿起手机,他的那神经瞬间就绷紧了。

    放学,白洛因转过身看着顾海,“我还得回家一趟。”

    “不是都脱离危险了么”

    白洛因挺为难的表情,“我爸中午打电话过来,说我姐已经被接回家了,可到家还接着闹,身边不能没有人。”

    顾海有点儿不耐烦了,“他们家的事,你跟着什么心她闹就让她闹去呗,她有爸有妈有弟弟,怎么也轮不到你去看着吧”

    “我二伯和我姐置气呢,嘴上说不管,心里头指不定怎么着急呢,不然他不会总打电话过来。婶每天早出晚归的,还得伺候一个小的,我爸也得上班啊,他老是不回来,我也得怀疑啊”

    “那你不用上学啊”顾海反问。

    白洛因垮着脸,故意装可怜。

    “我也不是总去啊,我和我爸,我二妈轮班倒,今儿头一天,我还是去看看吧。”

    顾海沉着脸没说话。

    白洛因提着一包,一副着急的表情,“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一溜烟没影了。

    能躲一天是一天吧

    回到家,白洛因把孟通天叫了过来。

    “记住,这几天乖一点儿,听见没”

    “怎么了”孟通天绷着一张小脸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蹲下身,一脸正色地朝孟通天说:“咱家出事了,你妈和我爸这两天正着急呢,你别给他们添乱,表现好点儿听见没”

    孟通天一副不解的表情,“我妈挺高兴的啊今儿她还答应我,我这次考试要是考好了,就带我去欢乐谷玩呢。”

    “就知道玩”白洛因拍了孟通天的脑袋一下,“你妈那是装的,她能在你面前叫苦么跟你说你也不懂啊”

    孟通天撇撇嘴没说话。

    白洛因又警告了一句,“总之你给我记住了,咱家出事了,最近老实点儿”

    站起身,白洛因长出了一口气,撒谎真是个力气活儿,从他骗顾海第一句开始,就注定万劫不复了,祈祷在这个招数被拆穿之前,能想出下一步该怎么走。

    晚上睡觉,白洛因特意多盖了一床被子,可被窝还是凉的,无论怎么翻滚,脚丫子都像冰一样。这个时候,他突然有点儿想顾海了,想他那条温热的大不停地在被窝里蹭啊蹭的,虽然有点儿烦人,可毕竟能让他暖和啊

    正想着,顾海的短信发过来了。

    “因子宝贝儿啊,好想抱着你睡啊,好想亲亲啊。”

    一身皮疙瘩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条。

    “我真后悔啊,要知道你这几天都不回家,前阵子说什么都和你一起睡了。”

    “因子,是不是因为我前段时间冷落了你,你才故意想出这么一个招儿来整我啊”

    “宝贝儿,我睡了,你也早点儿睡,记得多盖点儿。”

    白洛因放下手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真是有得必有失啊

    第三天,白洛因实在受不了那个凉被窝儿,跟着顾海回家了。

    吃过晚饭,白洛因一直坐在书桌前写作业,本来一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作业,他故意拖了三个小时。做完作业洗了澡,已经十点多了,正好可以上床睡觉了。

    刚钻进被窝,就被一股暖意包裹,白洛因舒服得眯起眼睛。

    顾海微微扬起一个嘴角,手伸到白洛因的腰上,缓缓地向前索着前进。很快,小腹被一阵阵的摩擦蹭出异样的热度,他的手转而下移,嘴里发出温热而短促的喘息声。

    “因子。”亲昵而魅惑的声音缭绕在白洛因的耳畔。

    一股危险信号直逼白洛因的大脑,熟悉的痛楚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他猛地拽住顾海的手,尽管头脑异常清醒,声音仍要伪装得模糊不清。

    “前两天真是把我累死了,特想好好睡一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