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61-17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61我怎么不行了

    “齐活儿顾海,过来取车。”

    顾海直接开车走人了,等都没等白洛因。

    白洛因的车紧随其后,等他调转车头开到马路上的时候,顾海的车都没影了。前边堵了一溜车,又赶上红灯,几乎是寸步难行。白洛因胳膊肘支着车窗边,从最近的车一直往前数,数了半天都没看到和自己一样的车。

    草,堵得这么严重,他丫是怎么开走的

    顾海已经三公里开外了,具体是怎么闯红灯、钻空子、超车的,他自个都记不清了,只听见车里的警报器一直在响。眼睛扫一眼后视镜,自己的脸跟黑锅底儿似的,心里比黑锅底儿还黑,方向盘的皮套都让他给坏了。

    想不开啊,怎么想都想不开,明知道白洛因不是那种人,可还是想不开。

    白洛因在后面一直提速都提不起来,心里也挺烦的,堵车烦,被误会更烦。没见过这么小心眼儿的人了,都和他解释了,丫的还给我甩脸子也不用你那臭脚丫子想一想,我要真打算调戏一个妞儿,挑个什么时候、什么场合不好啊非得在大街上,在你眼皮底下

    过了一会儿,堵车没那么严重了,心情顺畅了一点儿,白洛因又开始换位思考。

    其实这事也不能赖顾海,人家在里面乖乖等你,你非得整这么一出儿,还做得那么明显,不是存心让人误会么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这个人,没醋可吃的时候还得整几口酸梅汤呢,真要是让他逮着醋,不把自个酸死都不解馋

    杨猛也是,没事穿什么女装啊穿就穿吧,还非得往我面前凑,凑就凑吧,还换回男装了,换就换吧,还尼玛不让我说还有尤其,你整什么幺蛾子啊不喜欢人家就直说呗,还非得找人演戏,演戏就演戏吧,还非得找个男的,找个男的就找个男的吧,还非得找杨猛,找杨猛就找杨猛吧,还非得让我撞见

    绕来绕去,白洛因成功地将自个和顾海择出来了,把错误都归结到了别人头上。

    这么一想,心里舒坦多了,也不着急追顾海的车了,瞧见路边有个熟食店,进去买了四个猪蹄儿。前两天顾海一直嘟哝着想吃猪蹄儿,结果每次放学回来都卖没了,今儿是周末,正好可以拿回去改善。

    顾海的车开到半路,看到一家糖炒栗子店,心一狠踩油门开过去了。结果没开几米又来了个急刹车,车身一阵摇晃,顾海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车。

    这可是他家宝贝儿最好的一口。

    气可以生,人不能不宠

    “老板,给我幺三斤。”

    顾海等着的一会儿工夫,又瞧见旁边有一家报刊亭,提着买好的栗子走过去,问老板:“detal5月刊出了么”

    老板点头,递给顾海。

    这也是白洛因喜欢的一本杂志,顾海一每个月都给他买,一刊都不落下。

    “便宜你了”

    顾海心里冷哼一声,提着东西上了车。

    白洛因回到家直奔厨房,把买回来的猪蹄儿和一些别的熟食放进柜橱里,又打开冰箱看了看,好像没有大饼、馒头一类的,看来今儿应该吃米饭了。他主动淘米煮饭,平时这些活儿都是顾海干的,今儿都这个点了,那主儿还没进厨房,可见准备撂挑子不干了。

    气还不小白洛因心里嘀咕了一句,你不煮我煮,煮熟了爱吃不吃

    白洛因刚把米淘好,正准备放水,顾海就进来了。

    “不用你,拿来吧。”面无表情地朝白洛因伸过手。

    白洛因没递给他,直说,“我来煮吧。”

    “你煮的饭太软了,本没法吃,和粥一样。”

    顾海直接抢了过来。

    白洛因冷哼一声,“你煮的饭也不怎么样啊,每次都特硬,吃着硌牙,咽下去硌胃,消化了硌肚子,拉出来硌肠子。”

    这一大串话把顾海给激的,那张脸就像尿毒症晚期似的。

    “不爱吃别吃”顾海推了白洛因一把,“一边待着去”

    厨房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切闹着玩都听不出来没劲

    白洛因走到客厅,刚一坐下,就看到茶几上摆了一盘子剥好的栗子仁,面色顿时一喜,赶紧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又顺手抄起沙发扶手上的一本杂志,正好是自己想看的,于是一边吃一边看,小日子过得挺美。

    顾海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白洛因坐在沙发上那副享受的模样,脸色更难看了。明明是他给剥的栗子仁,他给买的杂志,他非要疼着惯着结果看到这副场景,他心里反倒不舒服了。

    “我让你吃了么让你看了么”顾海冷着脸。

    白洛因就回了他仨字,“我乐意。”

    顾海心里的火苗蹭蹭的往上冒,结果把自己烧得焦黑的,都没舍得发作一下。顾海不觉得自个窝囊,在处理恋人感情问题上,他始终秉承着一个原则,能让着就让着,能忍着就忍着,勇于承受的才是真爷们儿。

    于是,悲壮的身躯再一次闪进了厨房。

    吃饭的时候,顾海一直沉着脸不说话,气氛憋得白洛因有些难受,他好几次想开口,结果都被顾海那紧紧挤在一起的两道剑眉给噎回去了。

    白洛因拿过一个猪蹄儿,把蹄尖儿掰下来放到顾海的碗里,这个部位最好吃。

    顾海心里略有几分小得意,果然以德治人是有效的,这不,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主动示好了。顾海继续保持漠然的态度,没说话也没笑,好像理所应当的,吃完了连句感想都没有。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白洛因问顾海:“要不要去健身”

    顾海没搭理他。

    白洛因只好自己去了健身室,一边跑步一边等,等着顾海进来。结果一直到他大汗淋漓地从跑步机上下来,顾海也没露个面。

    白洛因擦了擦汗走出去,在每个房间里转了转,最后发现顾海站在阳台上。

    白洛因径直地走了过去,在顾海的背后站了一会儿,顾海感觉到了,却没回头。白洛因的手臂很自然的搭到顾海的肩膀上,下巴铬在他的肩头,浑身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

    “有点儿冷啊。”白洛因开口说。

    明摆着大瞎话脸上还冒着汗珠子呢,愣说自个冷可这种谎言顾海爱听啊,尤其当白洛因的手玩弄着他领口上的扣子,嘴里的热气呼呼灌进他耳朵里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冒气泡了。

    顾海拽住白洛因的一条手臂,用烟头去烫他的皮肤,当然不是真烫,白洛因下意识地躲了一下,胳膊上的两汗毛短了一小截,不疼倒是有点儿痒。

    顾海终于转过身,眼前是一张英俊的面孔,眼神中带着几分慵懒,汗浸的刘海带着魅惑的湿意,运动过后的皮肤泛着健康的光泽。

    终究没忍住,大手按住他的脑门,将他抵到了墙角。

    “想女人了”

    白洛因知道这货开口就不是好话,好在有了心理准备,不至于气得跳楼。

    “我都说了那是杨猛。”

    “甭管他是谁,甭管他是男是女,你是不是调戏人家来着”

    “算是吧。”白洛因勉强承认。

    顾海一把攥住小因子,冷魅的视线迫视着他,“我满足不了你么”

    这话从顾海的嘴里问出来怎么这么欠揍呢白洛因真想给他两个大耳刮子,让他适可而止,谦虚这两个字真的不适合放在顾海的床底表现上,尽管白洛因不想承认。

    还在想着,下面凉了,白洛因一低头傻眼了。

    “草,这是阳台,露天的,你疯了么”

    顾海把白洛因翻过来抵在墙上,掏出自己的家伙,测测地笑了两声。

    “我就是要让老天爷给我评评理,我怎么就不行了”

    白洛因怒嚎,“顾海,你丫要敢来真的,我把你从十八楼踹下去信不信”

    第一卷:悸动青春 162光棍节的贺礼。

    “我信,但是我乐意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顾海将白洛因的两条胳膊反嵌到后背。

    白洛因很清楚地知道,很多时候,他不能把气氛引到濒临爆发点的地步,因为一旦把话说横了,最后肯定用暴力绝解决,一旦牵扯到武力,吃亏的肯定是他。从小到大,白洛因从未在一个同龄男人之前显出如此大的弱势。

    但是让他逆来顺受,他又不是这个脾气,于是每次都把话说得很痛快很漂亮,说完就后悔,后悔了也晚了。

    “我觉得你会喜欢的。”

    顾海自说自话,龙虎猛的小家伙一跳出来,立刻迸发出蓬勃的生命力。

    虽然已是五月,夜风还是有些凉,尤其是吹在光裸的皮肤上,更是透着丝丝寒意。白洛因刚才运动时流下的那些汗,这会儿已经完全挥发了,整个身体都在冒凉气。

    终于,烙铁一般灼热的分身闯入体内,狭窄的甬道被狠狠撑开,有些胀痛难忍,却也瞬间点燃了身体的温度。白洛因的手指攥起又松开,呼吸一急一缓的,表露出此时此刻的所有感官情绪。

    也许是第一次选择在这样暴露的场合,也许是第一次采用站姿,两个人都显得异常激动。顾海一条手臂圈住白洛因,让他的后背贴着自己的口,感受暴的撞击带来的强大震动。

    白洛因的眼前是一闪一闪的灯光,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纵情观赏。他羞愤难当却又堕落地兴奋着,憎恶身后的男人却又无比享受他的凌辱和疼爱。也许被得太爽了,白洛因第一次发出带着哭腔的呻吟声,瞬间将顾海的情绪点燃引爆。

    顾海抬起白洛因的一条腿,手臂卡在腿弯处,将私处的景观最大限度地暴露出来。白洛因的脸因难堪而涨出狂野的绯红,五指狠狠抠着墙面,冷热不均的呼吸中混合着隐晦的悸动,在突如其来的一个冲撞后,一切隐晦的情绪瞬间变得明朗而狂热。

    “啊”

    白洛因的脖颈猛地扬起,腰身不受控地抖动,笔直的长腿因震颤而弯曲,身后的手死死抵住顾海的小腹,明为挡,实则请。

    这是一个致命的暗示,顾海像是点了捻儿的炸药,经过一段时间的预热后,爆发出惊骇强大的力量。他的手臂用力往上挑,将白洛因的两条腿拉出一个极限的间距,毫无保留地开始冲撞,像是一挺机关枪,高密度地发出威猛无穷的子弹。

    白洛因被一拨拨的电流冲撞得近乎晕眩,小腹处骤然汇聚起一团火焰,越胀越满,突然就到了一个临界点,亟待爆炸,白洛因近乎崩溃地喊了一声,支地的那条腿骤然变僵,整个人都开始高强度地颤抖。

    一股稀薄透明的体喷出来,打在了墙上,震傻了白洛因,却给顾海一个极大的惊喜。这是白洛因第一次在没有抚慰前面的情况下,同样得到了高潮的快感,滋味各有千秋,却同样妙不可言。

    其后顾海像是上了瘾一样,将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羡煞众男的时间段,在这个时间段内,白洛因体验了在生死临界点上的快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喷一次,每次都是巨大的体能消耗,到最后腿都打晃了,神也处于极度迷乱的状态。

    “嗯受不了了”又一次喷过后,白洛因开始强烈地抗拒,声音近乎哀求,“啊别再弄了。”

    “这样就不行了”顾海掐着白洛因的脸颊,“还早着呢,我这还没呢,着什么急”

    白洛因出了一身虚汗,忍不住抱怨:“你丫那玩意儿是铁做的啊”

    “本来它是做的,结果你非要去调戏别人,它一生气就变成铁了。”

    话音刚落,铁又开始肆意鼓捣起来,白洛因已经到了身体承受能力的极限了,顾海却还在神头上,他把手伸到白洛因前面,因为屡次喷而变得异常敏感的地方被顾海一捏攥,即刻让白洛因发出崩溃的求饶声。

    “我真的受不了你别再弄了顾海顾海啊啊啊”

    “长记没下次还随便调戏别人不”顾海一边问一边做着最后时刻的酝酿。

    白洛因此时神智全无,顾海问什么他都点头,为了奖励白洛因的乖顺,顾海再一次提高频率和力度。白洛因已然绷不住自己的喉咙,哭腔夹带着闷吼冲破一丝夜风的冰冷,癫狂的快感如同一团火瞬间将两个人点燃。

    最后一次,白洛因的白浊顺着顾海的指缝流出,身体也随之瘫软下来,有些令人后怕的快感待在体内不肯走,白洛因抬手的一瞬间,胳膊还在不自觉的抖动。

    第一次,爱过之后完全脱力

    距离睡觉还有一段时间,两个人洗过澡,一起靠在床头看电影,白洛因定定地盯着电脑屏幕,上面的影像很快就模糊了。一片黑暗过后,脑袋猛地一垂,又赫然抬起,电脑屏幕又清晰了。

    顾海恢复了贴心好男人的模样,看着白洛因在一旁磕头,柔声问道:“困了吧”

    白洛因点点头。

    “来,躺我肚子上。”顾海拍拍自己的小腹。

    白洛因也不客气,直接把脑袋砸了上去,沉重的眼皮耷拉着,很快耳旁的声音就模糊了。

    电影进入尾声,女主突然问了男主一个问题,“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男主还没回答,顾海就把视线转到了白洛因的脸上。

    “因子因子”

    感觉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脸,白洛因睁开眼,表情有些不耐烦。

    “干嘛”

    “你喜欢我哪啊”

    白洛因正困得不行,结果被顾海叫醒了问这种弱智问题,他能有耐心思考么于是直接回了一句,“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啊”

    得这句话一出,顾大少立刻不淡定了,那专门为媳妇儿御用的肚子这会儿也吝啬了,说什么都不给白洛因躺了,硬是把他的脑袋拔了起来。

    这么一折腾,白洛因又清醒了,电影也结束了,正播放着片尾曲。

    “你让我想想。”

    白洛因开始正视这个问题,结果正视和没正视一样,他绞尽脑汁地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来,他又盯着顾海从头到尾地看,看到最后都看乐了,也没觉得他哪个地方吸引自己。

    “想出来没啊”顾海对这个问题很重视。

    白洛因实话实说,“我也没觉得你哪好啊。”

    顾海凶恶的獠牙又伸出来了,“一条都想不出来么”

    白洛因尴尬地笑了笑。

    平时白洛因一笑,顾海立刻心花怒放,这会儿白洛因一笑,顾海一肚子的气。

    撅了撅自家老二,“这你都不喜欢”

    白洛因立刻躺倒装死。

    顾海又把白洛因拽了起来,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白洛因烦了,对着顾海的口捶了两拳,“要不你先说”

    顾海想了想,说道:“你特傻,而且像个小孩儿一样。”

    白洛因呆滞了片刻,一副强烈鄙视的表情,“你还有脸说我傻说我像小孩儿”

    “本来就是,你睡觉的时候特像小孩儿,往我怀里一扎”顾海一每每回味,都是一副陶醉的表情。

    白洛因却是一阵恶寒。

    顾海还来劲了,一把将白洛因圈到怀里,将他的脑袋按在自个的口,戏谑地说:“宝贝儿,来,吃。”

    白洛因猛地朝顾海的肚子上给了几拳,怒道:“你丫真该把那些首饰卖了。”

    “为啥”

    “花钱请个好点儿的神科大夫给你看看病,这才是正事。”

    顾海哑然失笑,静静地瞅了白洛因半晌,问:“想出来没”

    白洛因又一次沉默了。

    顾海厚着脸皮提醒,“别说喜欢我睿智、成熟一类的,我都听腻了。”

    白洛因手里要是有把锤子,早把顾海这张嘴凿成番茄酱了。

    “怎么又不说话了”顾海捅了白洛因一下。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眼神森得像是小鬼一样,其实他是心虚,因为他到现在还没想出一个像样的答案。

    顾海突然笑了,把白洛因拉到枕侧,给他盖上被子,宠溺地看着他,“想不出来就别想了,睡吧。”

    其实他心里也没个确切的答案,刚才那两条就是随口说出来的,若是让他继续说,他还能找出一大堆的理由来。在他眼里,白洛因到处都是优点,连缺点都是优点。

    就像在白洛因的眼里,顾海也同样完美,完美得不知道怎样去概括和评价。

    一年一度的校园运动会又要开始了,每个班都在紧张地筹备着这件事,施展个人魅力的时刻到了,很多男生都争抢着报名,女生略显拘谨,但也不乏跃跃欲试者。

    学校里掀起一股积极运动的浪潮,每到下课或者是放学时间,都会有很多学生到跑道上进行紧张地赛前练习。校园恋人们也都转移阵地了,原来都喜欢在草丛里说悄悄话,现在不敢说了,生怕上一秒刚说完,下一秒就被标枪扎死了。

    放学,还有男生陆陆续续来顾海这报名。

    白洛因回头看了一眼,问:“人数齐了么”

    顾海摇头,“没有,差好多呢。”

    “我看报名的人不少啊”

    “都是瞎凑数的,让我给轰走了。”

    “哪个班不得有几个凑数的啊”白洛因把报名表拿了过来,仔细看了看,男子长跑五千米和一千五百米那两栏全都空着。

    “你把这两项给我填上。”白洛因给顾海指了指。

    顾海当即反对,“不行,这两项在一天比,一个是上午,一个是下午,你肯定吃不消。”

    “我没问题,你给我填上就成了。”白洛因很坚持。

    顾海倒不是不相信白洛因的实力,只不过不想让他受那份累,比赛时候的跑和锻炼时候的跑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他不想看到白洛因为了争名次而累死累活的模样。

    “换一个吧,我觉得你跑四百米也可以。”顾海建议。

    白洛因恼了,“你明明知道我爆发力不够。”

    顾海长出一口气,一副苦恼的表情。

    白洛因直接把报名表抢了过来,给自己填上了一千五和五千两个项目,看到四百米接力那里还缺了一个人,也把自己填上了。

    到了报名的最后一天,有两个项目还在空缺着,可惜每个人报名的项目有限,如果可以重复报的话,顾海一个人就可以代表整个班出战了。

    “标枪和四百米栏还没人报。”顾海嘟哝了一句。

    白洛因帮忙物色人选,选来选去,都觉得这活儿适合个高的人。班里个高的男生差不多都报名了,只剩下尤其一个了,本想征求一下他的意见,结果这货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心一横直接让顾海填上了。

    第一卷:悸动青春 163一对难兄难弟。

    “哈哈哈哈”

    森的档案室门口响起一阵厉鬼般的惊天长笑,笑者眼神恶毒,表情狰狞,被笑者一脸愁容,表情惶恐不安。

    “你们班体委没经你允许,就给你报了五千米和四百米栏”又是一阵接不上来气的笑声,“他怎么想的啊就算是奔着垫底儿去的,也得找个厚实点儿的人啊”

    杨猛恼恨地看着尤其,“你丫笑够了没有”

    尤其刚把脸上的笑容收住,结果看到杨猛那弱不禁风的小窄肩,巴掌大的小瘦脸,和一副窝窝囊囊的怂样,噗嗤一声又乐了。

    杨猛扭头要走。

    尤其一把将他拽住,“别生气啊,我这不是安慰你呢么”

    “有你丫这样安慰人的么你这不明摆着幸灾乐祸么”

    “绝对没有,绝对没有。”尤其用手胡噜了一下脸,让自己保持镇定,“我这是变相安慰,你想想啊,我要是和你一起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不是更给你添堵么你就得把这当个笑话看,一笑而过。反正也是灰,你就随便跑跑,争取预赛就被淘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