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71-18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71终于通了电话。

    又在外面奔波了一天,顾洋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将厚重的衣服挂在衣架上,扯下领带,打算先去洗个热水澡。

    从工作室经过,朝里面瞄了两眼,顾海不在,走进去一看,早上出门前交待给他的任务基本都已经完成了,这会儿估计回卧室休息了。

    顾洋进了浴室。

    顾海从厨房探头往外瞧了一一眼,浴室传来阵阵水声,看来法西斯正在洗澡。为了慰劳慰劳这个整日在外奔波,不辞劳苦的孤独男人,顾海决定今儿亲自下厨给他做点儿好吃的,也让他体会体会家的温暖。

    顾洋洗澡的时候就闻到了饭香味儿,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母亲的味道。出国这么多年,能吃到正宗中国菜的机会少之又少,即便有原材料可以自己做,也做不出那份醇厚的味道。

    “今儿是怎么了”顾洋裹着一件宽大的浴袍,倚在厨房门口打量着顾海,“西餐有那么难吃么逼得你这种人都自己下厨了。”

    顾海有条不紊地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很平静地陈述一个事实,“我在家里一直都是自个做饭吃。”

    关于这件事,顾洋有所耳闻,但是一直持怀疑态度。今儿站这一瞧,某人那双明显不适合做饭的大手,玩起菜刀来竟然如此游刃有余,许久不用的菜板上响起丁丁当当的响声,没一会儿,均匀细长的黄瓜丝儿被放到了旁边备好的盘子里。

    顾洋面露惊讶之色,一年前他回去的时候,顾海还是笨手笨脚的,是谁有这么大本事,一年之内可以把他这个威猛彪悍的纯爷们儿调教成如此忠厚勤劳的家庭主夫

    “你先出去吧,省的被油烟子熏到。”顾海好心提醒了一句。

    顾洋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厨房。

    过了二十分钟,几碟小菜端上了餐桌,还有一锅煲了两个小时的汤,几个烙得焦黄的小饼,一边一个碗一双筷子,摆得整整齐齐。

    “吃吧。”顾海招呼着。

    顾洋略显生涩地拿起筷子,夹过一片里脊尝了尝,浓郁的酱香味儿入口,不腻但是很解馋,如果不用橄榄油而用普通的猪油来烹制的话,可能味道会更纯正一些。

    “还不错。”顾洋轻描淡写地夸了一句。

    顾海吃东西很豪放,典型的北方爷们儿,每一口都是实实在在的。反观顾洋,吃东西慢条斯理的,好像总是一副没食欲的样子,可能是常年吃西餐养成的习惯。

    顾海在一旁看着费劲,他这都快吃完了,那边还没动几筷子呢,于是直接把顾洋的碗抽了过来,给他夹了很多菜,又把碗推了回去,示意顾洋都吃了。

    顾洋淡淡地瞥了顾海一眼,开始对他的居心表示怀疑,“今儿怎么有心情下厨了”

    “不是你说的么日子总要过的,我不能一天到晚吃那些又甜又腻的东西吧。”顾海终于露出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再说了,你不是还没尝过我的手艺么这顿饭是专门给你做的,我看你这程子也够累的,特意慰劳慰劳你。”

    顾洋审视的目光在顾海的脸上游离了一阵,幽幽一笑,“贿赂我也没用,手机是不会借给你用的。”

    顾海先是一愣,而后满不在乎地笑笑,“你把你弟想成什么人了你整天都不在家,我要真想打电话,什么时候溜出去不能打啊还用的着骗你的手机用么”

    顾洋口气里透着浓重的强调之意,“最好如此。”

    吃完饭,两个人照例走进工作室,闷头做着自个的事情。顾海一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观察顾洋一一下,期间顾洋不停地揉太阳,打哈欠,倦怠不已。

    “你要是累就先去睡吧。”顾海敲了敲顾洋那边的桌面。

    顾洋强撑着睁开眼,端起旁边的咖啡杯喝了一口,懒懒应道:“没事。”

    半个小时之后,顾洋彻底不省人事了。

    顾海奸计得逞,手拍了拍顾洋的脸颊,见他没反应,乐呵呵地说:“借不借,不是你说了算的哼着小调,潜入顾洋的卧室,很快翻出了他所谓的专用手机。查看了一下他这几天的通话记录,竟然发现了白洛因的号码。

    因子来过电话

    草这个混蛋,竟然都没告诉我

    顾海气得眼冒火星,恨不得趁着顾洋昏睡的期间狂揍他一顿。心里这个翻腾啊,因子他肯定担心我,他肯定想我了,他肯定没我不行

    顾海臆测了种种可能,心中顿时百感交集,拿着手机的手都在不由自主地颤动,他马上就要和他朝思暮想的媳妇儿进行一周以来的第一次通话了

    此时此刻,北京正值上午九点钟,太阳高高挂起,又是个阳光明媚的大晴天。

    白洛因依旧匍匐在课桌上,无神的目光盯着桌角的上的一颗冒出来的钉子。

    手机在书包里震动着。

    白洛因悄无声息地出来,看了看号码,发现是顾洋,心里一紧,赶忙接了电话。

    “喂”白洛因尽量压低声音。

    听到白洛因的声音,顾海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意,不容易啊一个礼拜了,总算是让我逮一口你的呼吸了。

    一直没听到回应,白洛因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声音有些不稳地问:“是顾海么”

    顾海眼泪差点儿没飙出来。

    这会儿正赶课堂讨论时间,老师出去了,班里很乱,正好给白洛因接电话创造了契机。

    “你在那边还好吧”

    顾海语气渐渐恢复了正常,“还成,就是有点儿累。”

    一听顾海说累,白洛因心里一阵抽痛,就他那副钢筋铁骨,怎么折腾都生龙活虎的,要是能让他喊累,就指不定累成什么德行了

    “他是你哥,你帮他理所应当的,累点儿也忍忍吧,挺过这段日子就好了。”

    “你都不心疼我”顾大少那边委屈了。

    白洛因难得松了松口,“我心疼你也没辙啊,我也没法过去帮你。”

    “累点儿倒是能忍,就是想你忍不了。”

    白洛因深有同感,就是没顾大少这副表达能力。

    “你什么时候回来”

    顾海那边沉默了半晌,淡淡说道:“快了,手里的东西快整理完了,过两天再见一个人,就能回家抱着你睡觉了。”

    白洛因抬起眼皮朝门口瞟了一眼,老师还没进来。

    “你怎么样”顾海又问。

    “我挺好的。”白洛因说。

    “别这么敷衍我,具体说说,这几天都在哪吃的都吃什么了在哪睡的,和谁一起睡的每天睡几个小时,睡得好不好有没有踹被子有没有感冒着凉一类的”

    白洛因顿时软倒在课桌上,“你一下问我那么多,让我怎么回答啊”

    顾海此时此刻躺在床上,开着空调,盖着被子,打着电话,目露惬意之色。孤寂了这么多日子,难免有点儿心痒难耐,这会儿又躺在被窝里,不偷偷做点儿坏事都对不起自个

    “你就说这几天搞事儿没搞了几次每次都在什么时候都是怎么弄的”顾海开始营造邪恶的气氛。

    白洛因募的一僵,目光环视四周,同学们都在热烈讨论着题目,这会儿聊这个也不是时候啊

    “怎么不说了”顾海非要问,“玩了不少次吧”

    “一次都没有。”白洛因小声回应。

    顾海哼笑一声,“少来,一次都没有我才不信呢。你要真一次都没有,干嘛不大点儿声说干嘛那么没底气”

    白洛因真想大吼一通,尼玛我这上课呢难不成我要站到讲台上,对着全面同学大声宣誓:我白洛因这一个礼拜绝对没有打手枪么

    顾海不管那个,还在那边自顾自地发情,“宝贝儿,我好想你啊,小海子也好想你啊,咱俩电话做爱吧。”

    白洛因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亲,我这上课呢。”

    顾海解裤子的手顿了顿,恍然大悟般的说:“我把时差给忘了,你那边不会是白天吧”

    “不然呢”白洛因耐心告之,“现在是上午第二节课。”

    顾海不说话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又开口,“我不管,我好不容易把手机骗过来了,下次再通话还不知道是啥时候呢。”

    “你怎么骗过来的”白洛因挺好奇。

    说起这事,顾海一脸得意,“我今儿给他做了一顿饭,饭里下了药,他这会儿睡得香着呢。”

    “你”

    白洛因无语了,摊上这么个弟弟可真倒霉。

    “因子,我家小海子已经站起来了,你能想象到它现在是什么模样吧对,你肯定能想象得到,它每次都把你弄得那么爽,你怎么能忘了它什么样呢”

    白洛因险些崩溃了,挂电话不舍得,要是任他这么胡说,那还了得,现在可是上课呢啊

    “顾海,你听我说”

    “你说吧,说你的后面是怎么想我的”顾海刻意发出煽情的闷哼声,“来,让我舔舔小因子,想我了吧嗯”

    白洛因,“”

    “我从下面开始舔,味道真好,一直舔到gui头,你可真骚,这么快就湿了我再整个含住,吞下去,慢慢地吐出来,再吞下去爽不爽宝贝儿,你告诉我,爽不爽”

    白洛因闭着眼睛硬生生地忍着,你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就当没听见。

    “稍等片刻”顾海突然打住。

    白洛因暂时松了一口气。

    过一会儿,这厮把视频打开了,给他的某个位置来了个大特写,“宝贝儿,你快看,它都胀得快攥不住了,你就让我进去吧”

    白洛因目露惊色,正巧这会儿尤其转过头来,“因子,把这道题给我看看。”

    白洛因手一抖,手机差点儿掉到课桌上。

    “怎么了”尤其问,“你脸色有点儿不对劲。”

    白洛因赶紧把手机藏到兜口里,把小因子藏在校服褂子底下,顶着一张无敌大窘脸走了出去。

    第一卷:悸动青春 172我们哥俩互勉。

    顾海第一次下药,难免会没经验,由于药量过大,顾洋这一觉一直睡到上午十点。顾海一直聊到天亮,顾洋刚充的几千块话费就这么见了底。

    这一宿算是聊够了本,顾海挂了电话,毫无睡意,去浴室冲了个澡,随后更神了。新衣服也换上了,胡子也刮了,和前几天相比简直像是换了个人。

    顾洋感觉自己做了个冗长的梦,梦里一直在和顾海吃饭,没完没了地吃,醒来之后胃里还胀胀的,脑袋昏昏沉沉。

    睁开眼,顾海就坐在自己床上,英武帅气的脸迎着一抹朝阳,在他的眼前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哥,睡得够香的”

    顾洋揉了揉眉心,懒懒地问:“几点了”

    “十点多了。”

    顾洋先是佯装镇定地点点头,然后缓缓直起身,把手放在顾海的后背上。轻轻地抚了一阵了之后,猛地刺向顾海的脖颈,幸好顾海反应迅速,把脖子上的肌绷了起来,不然这一下就晕了。

    “为什么不叫我”声音冷厉。

    顾海一副轻描淡写的表情,“我看你睡得香,就没舍得叫你。”

    顾洋如一阵飓风,瞬间闪出顾海的视线,卫生间里叮当乱响一阵,随后一个人冲出来,迅速到门口换鞋,穿好之后提着包就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打。

    顾海从没见他哥这么风风火火地做过一件事,可见其焦急程度,但愿没有耽误事。

    顾洋走得太急,没有给顾海布置任务,他的东西未经允许又不能乱动。顾海无事可做,睡觉又睡不着,于是打算出去走走,顺带着把顾洋的手机费充上。

    等顾海回来的时候,顾洋已经在他之前到了家,顾海推开门,看到顾洋坐在客厅中间的沙发上,面容复杂。

    “这么快就回来了”顾海问。

    顾洋点点头,忽然露出一丝莫名其妙的冷笑。

    “人没见到,当然回来得快。”

    “没见到”顾海心一紧,“你去见谁了”

    “杰逊先生。”

    顾洋之前和顾海提过这个人,顾海隐约记得,这个人貌似对顾洋这件事的影响挺大的。顾海面色一紧,凑到顾洋面前,问:“为什么没见到”

    “你说为什么”顾洋眼中尽显无奈,“我和他约好了早上九点钟见,结果无故迟到一个多钟头。你也知道,美国人的时间观念是很强的,延误他们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对他们而言是极其不尊重的一种行为。”

    “道歉不管用么”顾海问。

    顾洋耸耸肩,“管用,但是需要时间,你知道我为了见他这一面等了多少天么我可以毫不负责地告诉你,我们拖延的一切时间全是因为他,如果他点头了,我们马上可以走。如果他不点头,我们就是整理了再多的材料也是没用的。”

    顾海毫不顾忌顾洋的心情,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那你还让我整理”

    顾洋简直要被顾海气死了,他这都要急得跳脚了,顾海还顾左右而言他。他想要的是一个可以帮他排忧解难、懂他心的得力助手,结果却请来一个净会添麻烦的二糊蛋

    “你什么时候能开窍啊”

    顾洋难得露出一副堪忧的表情。

    顾海很明确地告诉顾洋,“我如果真的开窍了,现在立马走人,决不跟你这耗着了。”

    说完,回了自个的卧室,困意席卷上来,顾海睡了一个大觉。

    醒来的时候,枕头旁边多了一个人,顾洋不知道什么时候躺上来的,手支着下巴,一个劲地盯着顾海看,看得顾海心理直发毛。

    “你怎么跑我床上来了”

    “睡够了”顾洋问。

    顾海揉了揉眼睛,打了哈欠,懒洋洋地说:“你要是不打扰我,我还能再睡会儿。”

    “存够了神,晚上继续爽是吧”

    顾海隐隐约约嗅到一股特殊的气氛,他把目光放到顾洋的脸上,看着他似笑非笑的嘴角,意味不明的目光,心中寒意顿生。

    “你”

    顾洋拿起手机,在顾海的眼前晃了晃。

    “别以为你删除了所有通讯记录,我就不知道你打了电话。”

    顾海又把头转了回来,固执的目光直逼着天花板,语气还是最初那般生硬。

    “反正我没给谁透漏你的消息,我不过是给我想的人打了个电话,问问他的情况而已。是你太不近人情了,我现在也算背井离乡了,思念亲人是在所难免的,犯人还能定期和家人联络一次呢,我连犯人都不如。”

    “思念亲人”顾洋冷笑一声,“我倒想听听,您是思念哪位亲人啊”

    顾海爱答不理的,“知道还问。”

    顾洋饶有兴致地看着顾海,幽幽地说:“我今天心情本来挺低落的,结果听了几声他的呻吟,一下把我给治愈了。”

    听到这话,顾海的眼睛里立刻充血。

    “你故意给我们通话录音”

    顾洋摊开手,“我不是故意录音的,是手机自带录音功能,我不小心听到了而已。没想到啊,顾海,您还好这一口呢”

    顾海不说话,目光凌厉地扫着顾洋的脸。

    “你说,如果我把这段录音给我叔听听,他会有什么反应”

    顾海一把扼住顾洋的脖颈,眼睛里透着一股子狠劲儿。

    “你敢”

    顾洋攥住顾海的手腕,眼神开始从玩味变得冷锐。

    “想要保全自个,以后就收敛一点儿,玩玩可以,切莫认真。”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先把自个的烂摊子收拾了吧”

    顾洋拍拍顾海的肩膀,“我们哥俩儿互勉。”

    那通电话打完之后,白洛因又是三天没收到顾海的任何消息。

    转眼又到了周五,作业堆成山,白洛因第一次因为作业多而感到欣慰,因为这预示着其后的两天周末,他可以有点儿事做了。

    正收拾着书包,尤其转过头来。

    “想好周末去干什么了么”

    白洛因叹了口气,“写作业呗,还能干什么”

    “去我们家吧。”尤其又一次主要邀约。

    白洛因想了想,这个建议不错,他还没去过天津呢,可以趁这个机会过去看看。况且他之前拒绝过尤其很多次了,这一次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可以趁着顾海不在,把这个人情还上了,于是当即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白洛因点头的那一刻,尤其反倒没有那么兴奋了。也许是瞧见了顾海不在,同时又得到了白洛因的默许,自然而然会把之前遭到拒绝的原因归结到顾海身上。

    动车上,白洛因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致,疲倦的目光中透出几分神采。

    “这还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呢。”

    尤其噗嗤一声乐了,“这还远啊”

    “这是我去过的最远的地儿了,不骗你,我从小到大都没出过北京。”

    白洛因抽出一烟,刚点上,一位列车服务员就走过来了。

    “先生,这里不允许吸烟。”

    白洛因抱歉地笑笑,掐灭了烟头。

    尤其看着白洛因问:“你有想去的地儿么”

    “多了。”白洛因把头靠在座椅上,懒懒地说:“我喜欢有海的地儿。”

    “呵呵你不是走到哪儿都有海么”

    白洛因神色一滞,过了一会儿才明白尤其的意思。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一阵,尤其突然很想问一个问题,他扭头看了看白洛因,做了一会儿思想斗争,终于问了出来。

    “白洛因,你对顾海到底是什么感情”

    白洛因没回答。

    “那顾海对你呢”尤其已经问得相当直白了。

    过了几秒钟,一个脑袋朝尤其这边歪过来,尤其的肩膀一沉,心中黯然,好吧,又睡着了,这厮的觉可真多

    尤其的家在市区里,下了火车打个车很快就到了。

    “妈,这就是我经常和您提的白洛因。”

    尤妈妈很热情地招呼,“快进来。”

    初次见到尤其的妈妈,白洛因心里一惊,瞬间明白尤其的好基因是拜谁所赐了。这也太漂亮了吧白洛因忍不住看了好几眼,他以为姜圆的那张脸就够不符合她的年龄了,结果看了尤其他老娘,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千年老妖。

    第一卷:悸动青春 173临行前的准备。

    “尤其,叫你同学一起出来吃饭。”

    趁着洗手的空儿,白洛因朝尤其打听了一句,“你爸呢”

    “哦,他出差了。”

    白洛因擦擦手,和尤其一起走了出去。

    尤妈妈做了一大桌的菜,一点儿都不像给三个人吃的,而且每样菜分量都很足,让人看了胃口大开。尤妈妈笑着招呼白洛因坐下,柔声说道:“到这就别客气了,想吃什么自己夹,阿姨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做了一点儿。”

    白洛因笑笑,“我不挑食,什么都喜欢吃。”

    “我听其其说了,他说你特别能吃,一个人的饭量顶我们全家的。”

    白洛因斜了尤其一眼,你就不能夸我点儿好的

    尤其乐呵呵地给白洛因夹菜,白洛因不善于和家长聊天,所以尤妈妈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