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81-19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81洗脑过程开始。

    挨了一顿揍之后,顾海咧开发肿的嘴角吃着早饭,顾威霆坐在对面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你不会打算这样看我一辈子吧”

    顾威霆冷冷开口,“一辈子到不至于,我也活不到你死的那一天,反正我在有生之年,你是别指望重获人身自由了。”

    顾海停下口中的咀嚼动作,森森的眼神看着顾威霆。

    “您别逼我大义灭亲。”

    顾威霆站起身,整理着装,对着镜子轻描淡写地说:“你要真能杀了我,我以你为傲。”

    “狂老头”顾海嘟哝了一句。

    顾威霆的手僵持在衣领上,余光瞥了顾海一眼,“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加油”顾海顽皮地挥了挥拳头。

    而后自个在心里狂吐。

    顾威霆整理好衣服,穿好鞋子,临走前朝顾海说了句,“我要出差一个礼拜。”

    顾海眼睛一亮。

    “我会派人看着你的。”顾威霆紧跟着补了一句。

    顾海亮堂堂的目光里掺杂了几分恼恨,理直气壮地反驳了一句,“我总得上学吧不能因为这事荒废了学业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俩请好了老师,名师授课、一对一服务、100好评率,保证你能上重点。”

    顾海发紫的嘴角扯动两下,“您不是被哪个教学机构给忽悠了吧”

    “#果他能把我忽悠了,就一定能把你忽悠到正轨上。”

    顾海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顾威霆临走前还说了一句话,“我的耐心不多,我只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一个礼拜之后,我来验收成果。如果到时候你还执迷不悟,我们就得好好想个法子了。”

    说完,铿锵有力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顾海赶忙站起身,拿着昨晚藏了一宿的药膏,直奔门口而去。

    “顾少爷,请”

    门口两个特种兵身扛长枪,做了一个恭送的手势。

    “谢了。”顾海一脸漠然。

    刚要迈步,突然两道黑影闪了过来,一手架住顾海的一条胳膊,强行拖着他往既定的方向走。顾海哪受得了这种束缚,当即出手,三个人一番好打。

    人家两个特种兵也不是吃素的,能让顾威霆点名道姓的,肯定是英中的英,对付顾海还是绰绰有余的。顾威霆临走前也说了,甭管他是谁,只要不服从命令就用武力解决。可这俩人还是长了脑子的,真要打坏了肯定赔不起,所以只能采取制服手段,虽然过程艰辛但是很保险。

    俩人怕惹恼了顾海对自身不利,所以在给他戴上手铐的那一刻还夸了一句,“不愧是首长的儿子,真是人中之龙”

    草,从哪找来的俩傻b顾海心里恶骂了一句。

    结果,两个特种兵把顾海押到了一个房间,白洛因也在那。俩人一对上眼,齐齐愣了一下,顾海忍不住回头吼了一句,“怎么不早说是来见他的”

    其中一个特种兵昂首挺,干脆利落地回道:“你也没问啊”

    “行了,你俩滚出去吧。”

    两个人脚步齐刷刷地往外走。

    “等一下,先把我手铐解开了。”

    白洛因看着顾海像犯人一样地被押送进来,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再看他身上的这些伤,沉郁的目光又裂开一个大口子。果然还是挨打了,昨晚战战兢兢地担心了一宿,悲剧还是发生了。

    “没睡好吧”顾海顶着一张大花脸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动了动唇,半天没说出话来。

    “对了。”顾海从衣兜里出一管药膏递给白洛因,“昨晚就想给你送过去,被我爸发现了,差点儿给没收。”

    白洛因伸手接过去,低头瞅了一眼,开口问道:“给我药膏干什么”

    “你的手不是被鞭子抽坏了么”

    白洛因呆愣住,他早就忘了这么一茬了,顾海竟然还记得。

    “你自个都成这副德行了,还给我送药膏”

    “我这是家常便饭,就跟被蚊子叮了个包一样,啥感觉也没有。”说罢拉起白洛因的手瞅了瞅,一副血活的表情,“我草,都起檩子了”

    白洛因觉得顾海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副语气就像是往他的口捅了一刀。

    “你走之前不是和我保证态度端正,绝不和你爸起冲突么”

    “我态度挺端正的。”顾海一副委屈的表情,“我说了要和他好好聊聊,他也答应了,期间我说话一直挺客气,可他太不讲理了,说着说着就开始动手。”

    白洛因微微眯起眼睛,试探地问:“你是不是向他打听我的情况来的”

    顾海扯开嘴角艰难地笑了笑,“还是你了解我。”

    白洛因一瞬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对了,我正要问你,孙警卫给你安排的房间在哪啊条件怎么样”

    “”

    “你昨天晚上睡了么床够宽么被子够暖和么”

    “孙警卫没给你做什么思想教育吧没说这程子要对你怎么怎么样吧”

    顾海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白洛因一句话都没回,就那么沉着脸坐着,看都不看顾海一眼。顾海心里本来就急,再加上说话费劲,要是还听不到回应,心情可想而知。

    “你怎么不说话啊”顾海没好气地拍了白洛因的脑袋一下。

    白洛因凌厉的视线朝顾海扫了过去,“你别理我”

    昨天顾威霆说了那么多打击人的话,顾海都没往心里去,白洛因这么一句话,就把他伤着了。

    “咱俩好不容易见一面,你还给我脸色看,你也太狠了吧”

    白洛因心里默默回了一句,谁也没你狠,你瞧你干的那点儿事,真尼玛是怕什么来什么

    直到老师来,顾海也没能再和白洛因说上一句话。

    这位老师也是部队里的军官,研究生学历,以前也辅导过一些士兵,都是义务质的。像这种系统地教学还是头一次,尤其还是首长的儿子,不免有点儿紧张。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华,男,26岁,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两个面瘫齐齐望着他。

    “那个,很高兴能为你们授课,我水平有限,如果有什么讲解不清的地方,你们可以随时提出意见。”

    “咳咳你们不用叫我张老师,就叫我小张就成了,他们都这么叫我。”

    “算了,我们还是直接讲课吧。”

    老师在前面自说自话,两个人各怀心事,谁也没听进去。

    顾海想不明白,白洛因怎么就突然生气了呢嫌我把他带进来了他在这受委屈了后悔了想出去了还是我哪句话把他给惹了

    白洛因忍不住瞟了顾海一眼,那厮愁眉不展,不知道想什么呢。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了,总觉得特可怜,就像捡破烂的小孩似的,越看越揪心。

    中午吃饭也被安排在各自的房间,有人专门送饭进去。

    下午依旧上课,回去的途中,顾海总算看到白洛因的住处了,闹了半天他就住在孙警卫的房子里,和顾海就隔了一条甬路。

    可就是这条甬路,顾海就过不去,只能眼巴巴地瞧着。

    吃过晚饭,有人敲门。

    顾海走去开门,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白大褂,戴眼镜,典型的医生形象。

    “走错屋了吧”

    “您不是顾海同志么”

    不用说,又是顾威霆鼓捣来的二b一个。

    “我是同志,但我不是顾海。”

    医生委婉一笑,“那就对了,我专治同志的病,我叫王晓曼,心理医生。”

    顾海刚要关门,女医生直接钻进来了,训练有素,动作快如闪电。

    “你平时都是那么进病人的屋么”顾海一脸黑线。

    医生露出职业的笑容,“我们进入正题吧。”

    “你坐吧。”顾海扬扬下巴。

    女医生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样子。

    “正好我心里有个疙瘩,你看看能不能帮我除掉。”

    “你但说无妨。”

    顾海拧着眉头问,“你说,他为什么不理我了”

    “请问你指的他是谁呢”

    “你不是心理医生么你应该能猜透我心里所想啊,还用得着我明说么”

    医生有些尴尬,“那我试着分析一下。”

    顾海点点头。

    “我觉得他不理你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你不听话。”

    “我不听话”顾海一副疑惑的表情,“我怎么不听话了”

    “你想啊,在他的人生阅历中,大部分都是在服从命令和命令别人,每个人思考问题的方式都和他的生活环境有着很大的关联,他的思维就属于直线的,既不理也不感,没有缓释的过程,遇到问题就必须做出回应。而你作为他的儿子呢,又和他处于两种不同的生活环境”

    “你才是他儿子呢”顾海突然怒了,“你们全家都是他儿子”

    女医生花容失色,声音怯弱,“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你和我说的压不是一个人”

    “我”

    “还心理医生呢,打岔倒挺有一套。”顾海黑着脸挥挥手,“赶紧滚出去,别等我轰你”

    女医生,“”

    第一卷:悸动青春 182成的大耗子

    心理医生走了没一会儿,顾海就被两个特种兵架到了一个小礼堂,观看慰问演出。与其说是慰问演出,倒不如说是自慰演出,空旷的礼堂只有他一个人,演员倒是不少,都是女的,清一色的大大屁股,一个接一个地往台上涌,那阵势就像皇太子选妃似的。

    顾海看出来了,这次顾威霆真是下血本了。

    也不知道从哪找的女演员,什么类型的都有,什么节目形式都有,但无一例外都是在展示女人的形体美。很多表演都很露骨,也就是顾海坐在这,要是那群兵蛋子,这些女的一个都走不了了。

    顾海自始至终都低着头,偶尔抬起来,眼睛也是闭着的。

    不是不想看,是真没那个心情。

    节目策划人瞧见顾大少那副不感兴趣的模样,把后台那几个刚下来的女演员挨个数落了一顿,“你们干嘛吃的这么多人都挑不起一个人的兴趣,枉为女人了不是让你们动作幅度大一点儿,表情动人一点儿么瞧你们一个个没打采的样儿,一点儿舞台表现力都没有别说他了,我看着都想睡觉”

    “动作幅度还要怎么大啊”女演员们纷纷叫屈,“我们跳的是芭蕾舞,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动作,已经改编得足够大胆了,再改就彻底不伦不类了。”

    “都别吵吵了”策划人黑着脸,“下一个是什么节目”

    “女声独唱。”

    “撤掉,直接上钢管舞。”

    钢管舞一上,顾海倒是把眼皮抬起来了,他认为最有看头的就是中间那钢管。

    其后的节目全是劲歌热舞,一群女疯子在台上扭来扭去,顾海就坐在第一排,一抬眼皮就能看到白花花的两大团。他心里直想笑,顾威霆是不是脑抽了与其这样铺张浪费,还不如直接往我房间里放两张光碟呢,岂不是更简单高效

    回到房间,洗完澡趴在床上,顾海摆弄着手机。

    幸好顾威霆没把这个联络工具没收。

    “因子”顾海软腻腻的声音传了过去。

    那边沉默了好久才嗯了一声。

    “你在干嘛”

    “待着。”

    听着白洛因的声音,顾海就能想象到他的小脸此时此刻是多么的傲娇。

    “还生我气呢”

    那边不冷不热的,“我生你气干什么”

    “没生气啊,没生气咱哥俩聊会儿呗。”

    “改口改得挺快么”

    顾海哈哈大笑,“你想听我叫你媳妇儿啊”

    其实白洛因就站在窗边,顾海的笑声随着夜风飘进耳朵里,听得很真切,白洛因禁不住扬起嘴角。

    “你身上的伤上点儿药没”

    顾海一副酸楚的口气,“我哪有药可上啊你有人心疼,我可没人心疼。”

    白洛因冷哼一声,“那你就等死吧”

    “你舍得让我死么”

    白洛因一阵语塞,故意岔开话题。

    “你刚才那么长时间都去干什么了”

    顾海没完没了地矫情,“你是在埋怨我没早点儿给你打电话么”

    “有点儿那个意思。”白洛因终于大方承认了一次。

    顾海幸福得都快找不着北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刚才去看了一场演出,我爸安排的。”

    “演出,什么演出”

    “呵呵我爸为了唤回我对女人的兴趣,特意请了一批女演员过来。各个顶着两个大子在我面前晃悠,你是没瞧见,那大屁股扭的,都快扭到我的老二上头了,个顶个的骚,也就是你在这,要是你不在这,我早就”

    还没说完,那边电话就挂了。

    醋劲儿还不小顾海勾起一个唇角。

    白洛因点了一颗烟站在窗口抽着,英挺的眉毛中间拧起一个十字结,心里暗想:如果没有中间这条甬路该多好没有这个阻挡,我一定从他的窗口跳进去,把他的屁股捅烂了

    深更半夜的,顾海还是睡不着,推开门,门口已经换了两个人,估计是值夜班的。

    “哥们儿,进来睡会儿吧。”顾海拍拍其中一个人的肩膀。

    那人僵硬的脖子转过来,发出咔咔的响声。

    “谢了,我不困。”

    说完把脖子转了回去,又是一阵咔咔响。

    你是有多敬业啊顾海哐当一声撞上了门。

    走到窗口朝对面望,什么都看不见,两个房间虽然是对着的,但门窗都朝着一个方向,只能看见空荡荡的训练场。此时此刻,顾海多希望他是在寒风中伫立的那个站岗兵,虽然不能动,但起码能远远地望白洛因窗内的景象。

    一个礼拜,顾海觉得,他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

    吃过晚饭,两个特种兵照例来换班,结果看到三个士兵正往这边走。

    “干嘛的这儿是禁地,没有批准不能进。”

    其中一个圆脸的士兵开口,“顾少爷让我们过来的。”

    “他让你们过来的他让你们过来干什么”

    “顾少爷说他闲得无聊,想让我们三个人陪他打牌。”

    正说着,门开了,顾海那张冷-峻慑人的面孔出现在两个特种兵的视线内。

    “是我让他们来的。”

    两个特种兵还想说什么,顾海扬了扬下巴,那仨人就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了。顾海心情好的时候,比谁都有亲和力,心情不好的时候,一个眼神绝对让你心悸。在这一点上深得他老爸的真传,本来两个特种兵还犹豫着要不要阻拦一下,结果看到顾海的眼神,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反正首长也没明确规定不让白洛因以外的人进来,尽量少惹他为妙

    “什么你要在这屋里挖个地道”

    顾海点点头,“是,有问题么”

    “这挖地道倒是没什么问题,我们连隧道都挖过,别说地道了。只要你给我们兜着,肯定能给你挖出来,关键就是时间长短问题。”

    “你估着大概多长时间能挖出来”顾海问。

    三个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都是一副说不准的模样。

    “#果就我们仨,保守估计得一个月。”

    “一个月”顾海脸都绿了,“一个月之后我早就不在这了,还要它干嘛”

    其中一个小心翼翼地问:“你想什么时候挖好”

    “三天之内”

    “三天啊”三人齐呼,“那你得找一个排的人。”

    第二天,两个特种兵照例来换班,结果看到一群士兵乌泱泱地朝这边走,身上还背着大包裹。

    “都给我停下”一个特种兵大吼道,“都干嘛的”

    领头的朗声回道:“顾少爷说他闲得无聊,想让我们今儿晚上陪他狂欢,玩累了就在这睡,所以我们把铺被都带过来了。”

    两个特种兵交换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口气生硬地说:“你们向上级请示了么夜不归宿是严重违纪行为你们这么一大批人擅自离开宿舍,不被值班查寝的发现才怪”

    “没事,发现不了,我们都是不同连队的。”

    两个特种兵齐齐暴汗,顾大少可真会找人

    顾海又把门打开了,一副不可违抗的表情把这群士兵一个个放了进去。

    接连三天,顾海这里夜夜歌舞升平,音响声放得巨大,连白洛因那儿都听得一清二楚。

    “你说顾少爷整天这么折腾,他不累么”

    “哎,你要是整天被这么关着,你也得神失常。没事,让他闹吧,只要他不往外面跑,想怎么闹怎么闹,起码比寻死觅活的强。”

    “也是啊,你说我怎么老是听见铁锹声呢”

    “应该是什么特殊的乐器吧。”

    第二天一早,这些士兵又成群结队地往外走,身上背着一包裹的土,里面了铁锹。

    白洛因听了三天的噪音,每次问顾海怎么回事,顾海都闭口不言。直到第四天,那股扰民的噪音才停止,白洛因站在屋子中央,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老鼠打洞的声音。

    这么好的房间也有耗子

    白洛因满心疑惑,声音越来越清晰,貌似还有说话声,真真切切地从脚下传来。

    耗子成了

    白洛因猛地朝旁边跨了一大步,突然,刚才脚踩的那块地板裂开了一道口子紧跟着,裂缝越来越大,变成了窟窿,一只泥泞的手伸了出来。

    我的妈啊白洛因差点儿叫出来。

    很快,那只成的大耗子钻了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