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丫上瘾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91-200(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丫上瘾了? 作者:柴鸡蛋

    第一卷:悸动青春 191爱情之旅启程。

    在地道里蜗居的第一天,顾洋暗暗祈祷顾威霆晚点儿发现自己,这样一来就可以为顾海多争取一些时间,好让他们成功逃离。

    等到了第二天,顾洋就有点儿吃不消了,这地道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冷馇什么的倒能忍受,关键是潮湿,顾洋的皮肤又是敏感型的,十几个小时之后就开始出现皮肤瘙痒的情况,顾洋只能频繁地解开绳子抓挠。即便这样,他还是祈祷顾威霆晚一点儿下来,这样顾海能跑得远一点儿。

    到了第三天,顾洋就开始骂人了。

    顾威霆你这个残暴的法西斯,顾海是你儿子,你儿子已经在地道里待八天了足足八天啊,不吃不喝不睡,超人都死了你就算要大义灭亲,也得下来瞅瞅你儿子的尸体吧不能为了省一笔火葬费,就直接把儿子埋在这吧

    顾洋恨恨地拿起瓶子,结果发现没水了。

    顾洋的身体早就冻麻了,浑身上下唯一有点儿知觉的地方就是胃,可这唯一的食粮供给还断缺了。

    时间每过一分钟,顾洋对顾海的欣赏就提高一个层次,他无法想象顾海在没水的情况下,是怎么熬过这五天的。而且拉上去的时候还能正常行走,真尼玛是个人才可顾洋又想了,人家顾海能挺过来是有强大的神动力在支撑,人家遭罪也值了,我又是为了什么为了维护他俩的爱情他俩爱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是一直持反对态度么

    可怜的顾洋,遭了三天罪,愣是不知道自个为什么遭罪。

    一个小时,我最多再给你一个小时,如果一个小时之内你不下来救我,我就我就自己爬上去了

    和顾洋一起忍受折磨的人还有孙警卫,这厮天天晚上做噩梦,每天都会梦到顾海在地道里挣扎着求救。一连三天下来,孙警卫的脸已经变成了土黄色,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折磨。他的底线彻底崩塌了,什么都没有人命重要,宁可被贬职,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孩子死在自己屋里。

    事实上,一个小时前,顾洋就准备爬上去了。可手上和脚上都系着绳子,前两天他开系自如,今儿彻底悲剧了,两只手全僵了,一点儿劲都使不上。也多亏他解不开绳子,拖延了时间,不然前两天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孙警卫移开地板钻了进去。

    此时顾洋已经挪到地道口了,让孙警卫一阵好找,等孙警卫到了顾洋身边,顾洋猛地一惊,这个人从哪冒出来的地道口明明没开啊震惊过后,顾洋被一股大力直接拖到另一个地道口,等他的眼睛接触到光亮的时候,整个人都石化了。

    顾海,老子要和你玩命为什么不告诉我这边还有一个口你要是说了,我他妈早就上去了

    顾洋的脸上沾满了泥土,黑黢黢的,看不清本来的面貌,孙警卫还以为是顾海。

    “小海,我记得你下去的时候没被绑着啊这怎么被绑上了”孙警卫作势要去解顾洋身上的绳子,却被他一句话拦住了。

    “孙叔,我是顾洋。”

    孙警卫的表情瞬间呆滞,再仔细一瞅,还真不是顾海。

    “你你”

    顾洋开口,“快去把我叔叫来,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说。”

    不出一分钟,顾威霆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顾洋一看到顾威霆,那一张含冤带屈的面孔,瞬间秒杀窦娥。

    “叔,您要给我做主啊”顾洋晃了晃手脚,故意让顾威霆看到绳子,“那天我来找您,本来是想劝劝顾海,谁想那小子心术不正,把我绑起来塞进了地道里,要不是孙叔及时把我拉上来,我现在都死在地道里了”

    顾威霆听完这句话,脸色简直没法看了,不过再怎么生气,也得先把顾洋身上的绳子解开。

    “你那天走的时候不是还给我发了条信息么”

    顾洋苦笑,“顾海把我的衣服都穿走了,您想想那条信息能是我发的么”

    一副大气磅礴的暴风骤雨图,活生生地刻在了顾威霆的脸上。

    两天之前,白洛因和顾海载着满满两车的食品和衣服,在白汉旗殷切的目光注视下,正式踏上了私奔的路程。

    白汉旗遥望着两个车影若有所思。

    “哎,真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他们好还是害了他们”邹婶一脸忧虑。

    白汉旗没心没肺地笑了笑,“瞎试试呗,没准就是好事。”

    “瞎试试”邹婶掐了白汉旗一下,“有你这样当爸的么把孩子的青春拿来当试验品万一失败了,谁来赔啊”

    “人生道路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与失败,每一步都是人生阅历。走一段歪路不见得是坏事,同样,一直走正道也不见得是好事。”

    “好像还挺有理似的”邹婶拿眼睛斜着白汉旗。

    白汉旗嘿嘿笑了笑,“本来就是嘛,年轻人出去闯荡闯荡不是坏事,谁这一辈子不做得做两件荒唐事啊像我这么老实的人,年轻时候还有过那么一两次创举呢。”

    “啥创举”邹婶问。

    “当初我爸妈全都不同意我娶姜圆,可我就敢坚持自个的意愿。他们也是百般阻挠,甚至扬言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我都没妥协。我们自己的爱情,凭啥要让别人做决定”白汉旗一脸自豪的表情。

    “后来呢”邹婶故意问。

    白汉旗塌下肩膀,“后来就离婚了呗”

    “这不完了么”邹婶气结,“那你还让他俩走”

    “话又说回来,假如当初我没和姜圆离婚,我还能二婚么我还能遇到你么”

    邹婶,“”

    白汉旗越发得意,“所以说,凡事都有利弊,关键是你什么时候去衡量他。我这人就信命,我觉得人这一辈子都是老天爷安排好的,你到了这个时段就该遇上那么个人,就该有那么个劫,你躲也躲不掉”

    邹婶叹了口气,“可惜了,因子班主任昨天还打电话过来,说因子各科竞赛成绩都挺好,学校考虑将他列为保送生,还说让因子赶紧回学校落实这个事。”

    “啊”白汉旗脸色一变,“啥时候的事你咋没早点告诉我”

    “我告诉你了,前儿晚上和你说的,你还嗯了呢。”

    白汉旗一拍脑门,“完了,我那会儿肯定睡着了。”

    邹婶试探地问:“你后悔了”

    “怎么可能”白汉旗尴尬地笑笑,继续维护他那副哲人父亲的英明形象,“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哪能说改就改”

    邹婶点点头,“那咱回去吧。”

    白汉旗转身往回走,憋了一阵没憋住,忍不住打听了一句,“那老师有没有说是保送到哪个学校啊”

    邹婶迟疑了片刻,开口说道:“好像是清华吧,反正不是清华就是北大。”

    白汉旗一个急转身,笨拙的双腿狂奔了几大步,大声疾呼:“儿子啊,我的状元儿子啊”

    邹婶紧跑两步把白汉旗拽住了,气急败坏地说:“这会儿还追什么啊早就没影了”

    白汉旗一副懊恼的表情。

    邹婶叹了口气,拽了白汉旗一把,“行了,认命吧,这也是老天爷安排好的,你追不上了。”

    白汉旗咬牙切齿,“老天爷真不是东西”

    俩人分别驾驶一辆车行驶在路上,没有逃跑中的狼狈和远离亲人的恐惧,一切都是新鲜和多彩的。也许是前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承受了过多的压力,突然发现活着就是美好的。与其把自己圈在一个牢笼里害人害己,还不如逃出来享受着自由奔放的快乐。

    在俩人的脑海里,这就是他们人生中的一段旅行,趁着还年轻,何不疯狂一把呢

    开到荒郊野岭,两辆车缓缓停下。

    “你要解手么”顾海问。

    白洛因点点头。

    顾海露齿一笑,“那咱俩一起吧。”

    白洛因推了顾海一把,“你离我远一点儿。”

    顾海不依,直接把大鸟掏了出来。

    白洛因把顾海的身体转了过去,俩人来个背靠背式。

    “不行”顾海叫唤一声,赶紧把身体转了回去,“那边顶风,你想让我尿一身啊”

    白洛因乐得肩膀直抖。

    很久没看到白洛因笑了,顾海收不回目光了,眼睛朝他脸上瞟一眼,朝下面瞟一眼,朝上面瞟一眼,朝下面瞟一眼

    白洛因清了清嗓子,“嘿,哥们儿,你尿手上了。”

    顾海赶紧朝下面瞅了两眼。

    “哪啊我手是干的。”

    白洛因但笑不语。

    顾海心知上当,等白洛因提裤子的时候,故意在他的屁股蛋儿上调戏了两把。

    解决完毕,爱干净的白洛因拿出矿泉水瓶,给顾海倒水洗手。

    “多浪费啊”

    自打顾海从地道里出来,他就养成了节约用水的好习惯。

    洗完手,两个人靠在汽车上抽了会儿烟。

    顾海问:“你认识路么”

    白洛因摇摇头,“哪都不认识,第一次出来。”

    “你别告诉我,你都没出过北京”

    “你这话要是头俩月问,我还真会这么告诉你,不凑巧的是,前阵子刚去了趟天津。”

    “去天津”顾海对这毫无印象,“你去天津干什么”

    “和尤其一块回去的。”

    一股酸意开始在空气中弥漫,顾海掸了掸烟头,调侃道,“你还和他一起私奔过呢”

    白洛因沉下脸,幽幽地说:“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车开回去”

    顾海笑着朝白洛因的下巴上咬了一口,烟味儿顺着下巴闯入鼻息,和野草野花的味道混杂在一起,给人一种生放浪的不羁感。

    “快点儿做个决定,我们第一站去哪”顾海问。

    白洛因挺为难,“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

    顾海沉思了片刻,“这样吧,我有个招儿。”

    白洛因眼睁睁地看着顾海脱了鞋,扔到空中,鞋子落地指向西边。

    “得,那咱就往那边开。”

    白洛因,“”

    第一卷:悸动青春 192找个地方落脚。

    车子开在半路,白洛因打电话朝顾海问:“如果我们一直朝西开,是不是就看不到海了”

    “也不一定,如果我们一直开,最后开到西欧,也能看见海。”

    白洛因沉默了半晌,幽幽地说:“如果我说我想去一个有海的城市呢”

    顾海一直没回应,某一刻突然来个急刹车,白洛因差点儿和他追尾。

    然后,顾海下车,怒气冲冲地走到白洛因的车门前。

    “出来”顾海敲了敲车窗。

    白洛因把车门打开,刚一走出去,就被一股强大的气压笼罩了。顾海双手支在白洛因脑袋的两侧,犀利炽烈的目光直直到白洛因的脸上,“刚才怎么不说”

    白洛因一副懊恼的表情,“刚才没想起来。”

    “没想起来没想起来就完了么”顾海厉声训道,“咱们都朝西开了三百多里了你才吱声,你知道三百多里要烧多少油么你知道那些油够咱们吃几顿早点的么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照你这么浪费,咱们用不了十天就得回去”

    白洛因不吭声,眼睛四十五度斜下角盯着顾海裤子上的拉链。

    “我说你呢你听着没”

    顾海又把白洛因的头扬了起来,一副牛哄哄的表情威吓着他。

    白洛因憋着笑憋到内伤。

    顾海又拿腔作势地吼了一句,“别给我嘻嘻哈哈的,正经点儿”

    白洛因直接笑出声来,顾海也被气笑了,伸手刚要打,白洛因迅速逃跑,顾海在后面追。白洛因绕着车跑,顾海就绕着车追,最后顾海发现这样他永远追不上白洛因,于是直接从车顶上翻了过去,一把将白洛因搂在怀里。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顾海宠溺地抱怨着,“咱都开了这么远了,再原路返回,多冤啊”

    “可以选择另一条路回去,还能看到不同的风景。”

    “黑灯瞎火的能看到什么啊再说了,走另一条路不是又得绕远么”

    白洛因犹豫了片刻,神色黯然地说:“要不就算了,咱们还是继续朝西开吧。”

    顾海恨恨地看了白洛因一会儿,手猛地一拍车门。

    “算啦,还是往东吧”

    白洛因露出胜利的笑容。

    俩人坐进了同一辆车,打算吃点儿东西再走。后备箱里塞的全都是吃的,俩人一人提了一大袋,坐到前面胡吃海塞。

    顾海拿出一盒,上管刚要喝,被白洛因抢过去塞进了嘴里。

    “你瞧瞧你懒劲儿的,喝还得我给你管。”

    说罢刚要再拿出一盒来,就被白洛因阻止了,白洛因转过身,从身后的电热杯里拿出一盒捂热的递给顾海。

    “喝这个。”

    顾海神色微滞,没有接过来。

    白洛因直接塞到了他手里,“你饿了那么多天,最好别喝凉的。”

    顾海的心就像手里的这盒一样,热得发烫。

    “你什么时候给我捂的”

    “没一会儿,就在咱们下车前不久,尝尝够热不”

    顾海上管喝了一口,直觉得他喝得不是牛,是感动。于是把白洛因的脑袋揽了过来,在他的薄唇上亲了一口,白洛因的嘴边沾满了“感动”

    吃过晚饭,两个人找了个宾馆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接着上路,到了第二天晚上,俩人终于开到了青岛,决定暂时在这落个脚。

    车子行驶在路上,白洛因就听到了波涛汹涌的海浪声,摇下车窗,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白洛因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直接把车停在了路边,朝不远处的沙滩上走去。

    顾海也把车停下,跟着白洛因走了下去。

    “真好。”

    简短的词汇表达了白洛因此时此刻的心情。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是大海的波澜壮阔还是一览无余,站在海边,吹着海风,感觉整个人的心都开阔了很多。

    “不想走了。”白洛因躺在沙滩上,“我想今儿晚上就在这睡了,明儿一早起来看日出。”

    顾海垮着脸,“我说,你能让我享受一下躺在床上的滋味么”

    从地道里出来就上路了,都他浪的忘了枕头和被子长什么样了

    白洛因还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顾海劝道:“这个海滩不好,青岛有个金沙滩不错,明儿我带你去那看看,现在先和我找个地儿睡觉吧,咱还有那么多东西要收拾呢”

    白洛因被顾海连哄带骗地拉回了车上。

    临时搞了两张假身份证,成功入驻到酒店里。洗完澡刚躺到床上,顾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跑到哪了”

    顾海一边抚着白洛因光滑的后背一边说,“青岛。”

    “什么”顾洋那头语气不善,“我费劲巴拉地给你们争取了三天的宝贵时间,你们竟然刚跑到山东”

    顾海解释了一下,“第一天我们收拾东西、办假证、换车牌乱七八糟的事就耽误了一天,第二天才出发的,本来说好了往西开,某个小混蛋突然又改变主意,说想去个有海的地方,于是我们又原路返回了,我之前来过青岛,对这比较熟悉,就暂时在这落脚了。”

    顾洋的心情可想而知。

    “哥,你怎么不说话了”顾海问。

    顾洋沉默了半晌,冷冷回道:“你爸已经发现你不在了,估计很快就会展开追捕行动,没有特殊情况就不要到处跑了,暂时在那待一段时间,实在不行再换地方。”

    顾海目露慎色,“我知道了。”

    “白洛因呢”顾洋又问。

    顾海朝旁边看了一眼,白洛因刚才还躺在这呢,这会儿跑哪去了

    “行了,甭找了,回头把他手机号告诉我就成了。”

    “你要他手机号干什么”

    顾海这句话还没说完,那边就把电话挂了。

    白洛因刚才去阳台给白汉旗打了个电话,这会儿刚回来。

    “过来,我问你个事。”顾海朝白洛因招招手。

    白洛因趴在了顾海身边,“说”

    “是你找我哥帮忙的”

    白洛因点头,“是。”

    顾海眸色渐沉,视线牢牢锁定在白洛因的脸上。

    “他没为难你”

    “为难我”白洛因故作一脸糊涂,“你指的是怎么为难”

    “比如趁机提出一个苛刻的条件让你满足。”

    白洛因心头一震,顾海也太了解顾洋了吧

    “怎么可能”白洛因满不在乎地笑笑,“你是他亲弟,他去帮忙理所应当的,犯得上和我提条件么”

    “真没提”顾海又确定了一下。

    白洛因坚定地摇摇头,“没有,我把情况一说,他立即答应了。”

    “果然”顾海恨恨砸了一下床。

    白洛因心头一凛,难不成谎言被戳穿了

    结果,顾海黑着脸说:“他丫果然对你区别待遇平时谁找他帮忙他都提条件,我找他都不例外,他竟然给你亮绿灯”

    白洛因无语了,早知道顾海吃的是这种歪醋,他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告诉你,不许把你现在的手机号告诉他啊”顾海特意叮嘱。

    “我把手机号告诉他干什么”

    “这样最好。”顾海哼了一声,“也不能用我手机偷偷联系他”

    白洛因恼了,“我联系他干什么”

    顾海满意地笑了,用被子蒙住白洛因的脑袋,“睡觉。”

    第二天,两个人真的坐轮渡去了黄岛的金沙滩。

    旅游淡季,这里的游客很少,海水比以往更加澄澈,沙子更加干净细腻,白洛因的脚踩在沙滩上,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柔软。顾海说得果然没错,这个沙滩真的比昨晚见到的那个美多了。

    两个人找了一处安静的角落坐下,白洛因伸手一,到了一个小贝壳,拿在顾海的眼前晃了晃,然后抛回了海里,溅起一朵小浪花。

    “啊”

    白洛因毫无征兆地大吼了一声,像是一种宣泄,喊完之后心里痛快多了。周围的人随便看去吧,反正我不认识你们。

    第一卷:悸动青春 193新世纪活雷锋

    “你这不行,瞧我的。”

    顾海站起身,对着波澜壮阔的海平面大声高呼,“我叫顾海,男,十八岁,来自北京。旁边坐着的人是我媳妇儿,我俩于去年今天的前两天正式相爱,走到现在已有一年旅程虽然坎坷重重,灾难不断,但我们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白洛因都想把自个埋进沙子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