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洙 - 0001、天下第一女武神 无敌的我只想追回前女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1

    “号外号外,据悉,一代天骄神女兰诺已修炼达‘至臻’境界,玉帝赦封其为‘天下第一女武神’。.和二爷搭档共同追杀上朝余孽。以下是本报第一时间获得的详细消息:……”



    “玉帝赦封神女兰诺为‘天下第一女武神’?!究竟是实至名归还是徒有其表?!为此,我们特意邀请了《百家讲坛》的专家来为我们进行详解……”



    “玉帝的此举赦封,到底意欲何为?!众所周知,神女兰诺也是从据称是上朝余孽的大本营——下界,渡劫飞升而来。因此,她的存在对于上界来说是福还是祸?!”



    “本报独家内幕消息:玉帝之所以赦封神女兰诺是因为她声称可以找到‘霸王’的踪迹。在此之前,二爷倾巢出动寻找霸王却恍如石沉大海一般,并未有什么实质性的建树。”



    将报纸合拢,两只手却不停,慢慢的把报纸折叠起来。落日的余晖打在了方清照的身上。他坐在屋顶,深深的吸了一口自制的香烟,吐出,烟雾缭绕,将他的脸映照的忽明忽暗,看不清神色。随后他叹了一口气,将手中折好的纸飞机轻轻一送,在微风的吹拂下纸飞机向着远方飞去,四平八稳。而方清照的眼神也一直尾随着它,他的脑海中思绪纷扰,一时之间,竟陷入了回忆之中:



    世上谁人能不死?!任你风华绝代,艳冠天下,到头来也是红粉骷髅;任你一代天骄,坐拥万里江山,到头来也终将化成一抔黄土。自古以来,长生不老,是所有人都渴望的。但是没有不老的红颜,也没有不朽的帝王,红颜天骄与芸芸众生一般无二,都难以逃脱生老病死,没有人能够永生于这个世间。 但一个个名传千古的名字,像古老的魔咒似的不断的激励着后人,让人们相信长生不死并非绝对荒谬,有些人是可以达到那一领域的。



    只是,时间最是无情,随着岁月的流逝,曾经不朽的传说,也渐渐磨灭在时间的长河中。而且,自打“不要飞升”这块仙碑在昆仑山被发掘和公诸于众,所有人对飞升成仙更加的畏惧和害怕。.谈“仙”色变。直至沉寂无尽岁月后,奇迹在平淡中再次爆发。十五月圆之夜,一代天骄神女兰诺,将在泰山斩断尘缘,破碎虚空而去,天下修者莫不震惊,长生之说再成热论。



    近几日,泰山涌来十几万人,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遍及三教九流,他们都拥有同样一个目的,将要见证一场千古难得一现的神迹。自打灵气复苏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聚集这么多人。因为平时大家都忙于工作和家庭,根本无暇顾忌其他,再加上仙碑的出土和警告,修仙似沦为下流。



    终于到了月圆之日,巍巍泰山,壮阔秀丽,在皎洁的月色下,仿佛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让这片圣山如同仙境一般飘渺。月夜中,方清照却奔跑如风,满身都是血迹,就连乌黑的长发都被血水染红了。但是如刀削般的英俊面容满是不屈之色,一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更是透射着坚毅的光芒。



    他正在进行生死大逃亡。



    皇家天女燕无双誓要诛灭他,率数十名修者四方围剿。天女面遮轻纱,身材婀娜,曲线曼妙,眸若秋水,翩若惊鸿,似浮光掠影一般轻灵,如谪仙临尘一般飘逸。无路可逃,方清照向泰山冲去。



    月夜下,泰山附近人山人海,满山遍野皆是人影,乘车的、驾车的、坐高铁来的等等,甚至还有人是坐着热气球来的。不过十几万人聚集在一起,却是如此的安静,所有人都在静静的仰望着泰山上那个白衣女子。



    绝巅之上,兰诺一身白衣胜雪,在月华的笼罩下,她的仙躯仿佛透发着淡淡圣洁的光辉,白色衣裙随风拂动,真如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广寒仙子一般。天劫已过,这半个月以来,她两次试破虚空,不过都在功成的刹那,收回了迈出的那只脚。



    一步之遥,她将永生天地间。



    但是,如若跨出那一步,漫漫红尘,都将永离她而去,从此断绝一切尘缘。



    拔慧剑斩尘缘,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因为走出那一步,在以后无尽的长生岁月中,等待她的也许将是无尽的孤寂。



    天心难测,仙情如霜。



    今日,已经从清晨站到现在,尘世间的种种一一浮现于她心间,终于到了挥别尘世的时候。一道道炽烈的神光,突然爆发于绝巅之上,整片山巅都笼罩上了一层无比圣洁的光辉。兰诺冰肌玉骨,在圣洁的霞光中,她是如此的出尘与高洁,在万众仰视中,虚空破碎了,她纵容而坚定的向前迈步而去。



    在最后的一刹那,她回眸向红尘望了最后一眼,那如梦似幻的仙颜,永远的留在了世人的心间,十几万人齐声呼喊兰诺的名字。不过整齐的呼喊声很快散乱了,人们发现山巅之上两条快速奔跑的身影,竟然随着兰诺一同破碎虚空而去。



    据记载,二零一九年,一代天骄神女兰诺武破虚空而去,皇家天女燕无双有幸结仙缘,随同进入上界。至于方清照,则无缘载入史册中。在破碎虚空而去的刹那,方清照当真是震惊到了极点。飞升成仙,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这样一天,竟然会以这种方式通往上界。在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家人、朋友……都将永别了,他将永远的离开这个尘世。生死大逃亡,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对于许多人来说,破碎虚空进入上界,那是千古荣耀。但是方清照却情愿放弃这种机会,他是如此的眷恋这个尘世。



    但,父母、亲人……永别了,他无言挥别红尘。



    不过方清照并不知道,皇家天女燕无双也同样破碎虚空而去。



    “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来上界一百年了啊。”



    香烟烫手,将方清照的思绪一下给拉了回来,他收回了心思,随手一弹,烟头在空中寸寸消散,最终化作尘埃消失不见。



    这时,一人突然从门口进入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方清照出手一拍屋顶,纵身一跃缓缓落了地。



    “罗叔,今天出诊怎么样了?!”



    站在方清照面前的这个人正是这家唤作“妙手回春”医馆的主人——罗权德。说起二人的相遇其实很偶然:大约十天前,罗权德在出诊的路上遇见了重伤的方清照。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垂危之际的方清照掏出一大叠“仙豆”当做报酬,请求罗权德帮忙。谁知道罗权德不仅帮忙带他回到了医馆,甚至还帮忙治好了他的伤势。



    “这次真的出大事了。”



    罗权德是一个好似仙风道骨一般的中年男人。短发,身高不高,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的味道,两撇山羊胡很是醒目。他随手放下肩上携带的医疗箱。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客厅中,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眼神一瞥,见方清照似乎根本不接话,没什么要问的。当即开口,“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也不开口问问我出什么事了,你这样让我很尴尬的。”



    “反正你都要说的,我又何必问呢?!”



    方清照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反问,“而且哪次你不是说的出大事了,你想想这几天,你口中的‘大事’已经出了多少回了?!”



    “我觉得带你回来就是一个错误。”



    “我那可是花了钱的,你也收了钱的,这是你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其实,罗权德从目前来看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唯一的一个问题或许就是很贪财。当然了,从某种程度来说,自己还要感谢罗权德的贪财,因为如果不是他的贪财,自己很有可能已经死掉了。



    “滚开,别挡着路,懒得跟你说了!!!”



    罗权德没好气的转身离开了客厅,出来院子中。院子里面摆了两张椅子,他舒舒服服的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面,嘴角噙着笑容,口中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闭目养神了起来。



    方清照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来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下,问道:“说吧,怎么回事?!外面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待在医馆十天了,方清照完全没出过门,一直在养伤。而他获取外界的消息来源就只有每天送到医馆的报纸,以及罗权德通过出诊而得知的消息。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清楚。不过,这么几天下来,他倒是没发现什么有用或者对自己有害的消息。



    只有今天的报纸,让他了解到了关于神女兰诺的一些消息。



    “哼,你不是一点都不想知道的吗?!”



    罗权德半眯着眼睛,抱着手,像是赌气一样的问道,“别问我,自己猜去。”



    “我认错,行了吧?!是我不好。”



    方清照觉得自己似乎又发现了罗权德一个问题——倔。像牛鼻子一样的倔。不知道是否是因为他年纪太大了的原因。



    “这还差不多。”



    让方清照的有些意外,今天的罗权德直接很痛快的说了,他这样子的行为,反倒是让方清照心头一紧,毕竟往常他都是还要纠结一会才说的,这次居然这么的爽快,似乎有点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霸王的‘巨神兵’被找到了。”说罢,罗权德眼神就一直有意无意的落在了方清照的身上。



    “找到就找到了吧,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方清照摸了摸脑袋,有些迷惑,“不过你说霸王?!哪个霸王?!难道就是一年之前在仙都和二爷争雄的那个霸王吗?!”



    “对。就是那个被二爷打败的霸王。”



    “那他也真的是活该,居然妄想覆灭本朝,那不是找死吗?!我今天还看见报纸上说那个什么兰诺仙子,似乎已经达到了至臻境界了,还被封为了天下第一女武神。现如今再想要推翻本朝,更是难如登天啊,简直是痴人说梦。不过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达到至臻这个高度啊!!!”



    “你?!还是算了吧!!!”



    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下方清照,罗权德开口,“才‘登堂’境界的小菜鸟,想要达到至臻,我估计你这辈子已经不可能了。”



    “别这么打击人啊。”



    “我说的是真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无敌的我只想追回前女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一秒记住 海岸线小说网 海岸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