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tinia - 第9章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无减1-23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世界一样。

    慢慢的,我长大了,有了自己独立的房间,独立的思想。进入青春期,更有了性方面的萌芽,迷恋着妈妈的美腿,丝袜脚,以及超短裙下面最神秘的私处,幻想有朝一日能够达成这种不伦的愿望。

    而今天,这一切愿望都实现了,却是在如此窘迫的环境下,我开始悔恨懊恼,为什么会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而另一方面,刚刚和妈妈疯狂做爱又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在我最开心的时刻,没有伦理的约束,道德的限制,有的只是人类最原始欲望的充分发泄。

    如果我有选择的机会,我想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和妈妈继续这种关系,那种美妙的感觉,冲破传统枷锁的畅快,即便是穷尽世间所有的词语也不能形容表达。

    而躺在一旁可怜的警花妈妈似乎已经从高潮的余韵走出,母子乱伦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似乎给了生性传统的妈妈很大的打击。诚然,春药的强烈刺激和周围流氓们的胁迫占据着主导因素,但是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和儿子忘情的做爱,达到高潮,并且高声喊出了无数不知廉耻的话语,以后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如何面对老公,想到这些,两行清泪悄无声息,夺眶而出!

    看着眼泪流淌纷飞的妈妈,我不禁躺下去搂住她的胴体,将头抱入怀中,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宛如童年时期妈妈照顾我一样,轻轻拍打着秀丽的脸颊,抚摸着乌黑的长发。

    「妈妈,我爱你,我会保护你的」,我轻轻的在妈妈耳边吹了口气,然后把妈妈搂的更紧了,此刻明显感觉到妈妈把头使劲往我怀里扎了下,就像是担惊受怕的小姑娘不顾一切的钻进能够保护自己的王子怀里一样。

    「哎哟,真是感人的一幕啊,警局端庄秀丽的警花和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真是世间少有的真爱啊」,慧姐在一旁无情的讥讽道。

    「小样,还抱着不松手了,给你三分颜色就敢开个染坊啊」,阿雄走过来,从后面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把我提起来。

    「放开我啊,不要,我要妈妈」,我扑通扑通的在空中乱踢着,却毫无作用,的确,面对强壮的阿雄,我简直弱爆了。

    「熊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就保护你那骚货妈妈」,阿雄钳着我的脖颈,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扔,我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你们太过分了」,看我吃了亏,妈妈急火攻心,想要起身来救我。谁料上身还没抬起,胸部就被慧姐无情的脚牢牢踩住。

    「骚警花,警告你,最好老实点,惹恼了我们,你那卵蛋儿子小命真的难保」,说完狠狠的用鞋跟碾压妈妈光滑雪白的酥胸。

    「啊啊~~~~不要」,妈妈双手试图移开慧姐的高跟鞋,但悬殊的体力让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蚂蚁撼树,螳臂当车一般不自量力。

    「动啊,继续啊,骚货」,慧姐踩的更凶了,宛如女王在无情的踩踏自己最最下贱的奴隶一样折磨着妈妈。

    几番挣扎之后,妈妈放弃了无谓的抵抗,过度透支的体力让自己内心已经绝望,任凭慧姐的高跟鞋在玉体上不断捻转。

    「小慧,时候也不早了。看这警妞今天被玩的也不轻,不如就此作罢,你再去给她重新洗个澡,重新换上身衣服,好好打扮打扮,明天等爷们恢复了体力再来好好玩玩她」

    「不过嘛,这警妞厉害的很,必须给她绑好了,然后严加看管,不许给她半点逃生机会」,胡彪的命令传来。

    「知道啦,彪哥,小慧领命,一会就让人家好好伺候伺候您啦」,慧姐搔首弄姿,妩媚的看着彪哥。

    「小狐狸精,够骚,一会看看上了床还骚不骚」,胡彪满意的笑道。

    「那还要您老人家稍等一会,等小慧收拾完这个骚警花再来伺候您」

    「那是自然」

    慧姐把头缓缓转向脚下的妈妈,如同变脸一样,妩媚的眼神变得凌厉而充满杀机

    「骚警花,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然后嘴角上扬,露出一丝恶毒的微笑,然后喃喃说道

    「是时候了,这样玩应该更爽」

    第08章

    「东哥,雄哥,烦劳大驾把这骚警花带到浴室里,小慧好好清理清理这堆骚肉,好继续伺候大爷们啊」,然后抛着媚眼,看的两人全身发酥。

    此等肥差二人自然是身先士卒,很快扛起泪眼迷茫,体力透支的妈妈走向浴池,二人故意放缓速度,期间更是少不了揩油乱摸。

    「彪哥啊,人家折腾了一晚上,又渴又饿的,有牛奶嘛」,慧姐继续嗲声嗲气的问道。

    「哈哈,这个自然是有,弟兄们辛苦了一晚,是该补补体力了」。

    「彪哥真好,可否给小妹多准备一些,要知道啦,女人晚上用牛奶不但可以有助睡眠,更能排毒养颜呢」

    「好说」

    「人家可是要用热乎乎牛奶,冰凉凉的伤身呢」,慧姐水汪汪的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胡彪。

    「依你」

    「彪哥最好啦,还请麻烦准备20包吧」

    「要这么多干嘛」

    「奴家自有妙用啦」,慧姐说完,扳了个鬼脸,一溜烟的跑进浴池。

    「这个小慧,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胡彪摇了摇头,吩咐着手下去准备热牛奶。

    「哗哗啦啦」的水声从浴室里响起,隔着朦胧湿热的雾气,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两具赤条条的美女胴体。不用猜,是妈妈和慧姐。

    妈妈早已体力透支,无力的依靠在浴缸壁上,慢慢移动那饱受折磨凌辱的玉体,任由花洒向自己的娇躯恣情喷洒。身体的鞭痕依然醒目,红红的伤痕上传来着火辣辣的痛楚。在温暖纯净的水滴冲刷下,那已经凝结的块状精液被冲刷掉。

    诚然,水可以洗净世间一切污垢,却如何能够洗刷心中的屈辱,想想刚刚和我做出的不伦之事,妈妈此刻心乱如麻。

    乳白色的沐浴液已被均匀的涂抹在玉体上,散发出浓浓的奶香;腥臭,肮脏似乎都是久远的回忆,温暖舒适的沐浴给了妈妈难得的休闲时光。

    「骚警花,舒服的很麻,不过洗完了还是摆脱被我们玩弄的命运」,慧姐说着,将魔爪伸向那光滑挺拔的玉乳上,用力掐了一把。

    妈妈根本没有躲避的想法,任由慧姐取笑凌辱,其实躲避了又如何,到头来还是会被这个女魔头抓住;即使摆脱了这个女魔头,又怎么能过的了那几个五大三粗打手。眼看逃生复仇的希望逐渐渺茫,而自己在被敌人凌辱下屡次高潮,在肉欲中沉沦,一切都在往不利的方向发展着。

    想到这些残酷无情的现实,妈妈不禁叹了口气那个卧底会是谁呢,他会出现嘛?现如今也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为了能逃出生天,还是先忍忍吧。

    「被你亲生儿子操了之后就这么乖啦,早知如此早点让他干你啊」,慧姐一边抚摸妈妈的冰肌玉肤,一边调戏着妈妈。

    「这屄毛,真够茂盛的,我听说毛多的女人性欲强。是不是啊,警花姐姐」,慧姐说着狠狠的揪下阴户上一缕阴毛。

    「啊~~~~不要」,疼痛让妈妈停止了胡思乱想,尖叫了一声。

    「你是过来人,是不是经常寂寞想找男人操啊」,慧姐的手依旧不老实的在妈妈下体乱摸着。

    「不~~~~不是」,妈妈像是被慧姐说中了心事一样,羞红了脸。

    「江秀姐姐可不诚实呢,下面的小嘴都那么积极配合,上面的小嘴还否认什么啊」,说着把手伸进妈妈骚屄里,在阴蒂上狠狠掐了一下。

    「啊」,妈妈吃痛,再度尖叫一声,慌忙捂住下体。

    「小贱嘴还挺硬啊,都被人操成这样了,还矜持什么啊」,慧姐猛的站起身来,一脚踩在妈妈狼藉凌乱的骚屄上,脚跟在阴户上不断的蹭划,同时拿起花洒在妈妈脸上,乳房上随意的冲刷。

    「被姐姐的脚操的滋味爽不爽啊」,慧姐的脚跟有节奏的在阴户上踩踏。

    「无耻啊~~~~你们」,妈妈屈辱的把头歪向一边,双腿夹紧,抗拒着慧姐的侵入。

    「害什么臊啊,被姐姐操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慧姐居然又很过分的用大脚趾挑开两片大阴唇,在阴道口边缘玩弄。

    「不~~~~啊」,妈妈的反抗显得苍白无力。

    「骚警花,装什么纯啊」,慧姐似乎很享受折磨女警熟妇带来的快感。

    「哼,要不是怕把你操死,姐姐现在就过去干你了。先给你个骚警花留点体力,一会还有压箱底的呢」,慧姐说完,轻蔑的把脚抬起。

    「臭不要脸,还得姐姐亲自给你沐浴」,说完慧姐又开始狠狠的用沐浴液揉搓起妈妈的冰肌玉肤来。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这一轮美人浴才算结束,经过慧姐精心的洗涤,妈妈已经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残留的肮脏。湿漉漉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自然垂下,手指轻巧的把眼前散乱的秀发拢到耳后,更是彰显高贵的气质。妈妈全身赤裸着,不断有晶莹的水滴在玉体上滴淌,浑身散发出独特的体香。而只有憔悴的面容和醒目的伤痕还在提醒着人们这具美艳的躯体遭受过得凌辱虐待。

    此刻妈妈如同温顺的猫咪一样跟在慧姐身后,重新回到大厅,这美艳的一幕让在场的流氓直喷鼻血,怎奈前半夜体力耗费过大,现如今力不从心,只得愤愤作罢。

    「各位大哥,再看小妹演一出戏,大家就晚安好梦」

    「还没有结束!还要想怎么折磨我嘛」,此刻妈妈的心咯噔一下掉到低谷,但是看着眼前这群色眯眯的色狼,知道这轮的凌辱在所难免,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任凭摆布。

    「骚警花,跪下,屁股撅起来」,妈妈毫无反抗能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板上,双手撑地,上身低伏,湿漉漉的长发自然垂下,遮住了俏丽的脸庞,浑圆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姿势屈辱淫荡。

    「蛮乖的嘛,这样就对了,早这么听话不就能少吃点苦头嘛」。慧姐绕到妈妈身后,双手不断抚摸挤按着妈白浑圆的美臀,突然抓着两片肉丘,用力向两侧分开,露出娇羞的菊门,隐隐约约还能看见红嫩的肛肉。

    「骚警花的小屁眼蛮可爱的嘛」,说完慧姐尖尖的指甲划过菊花处的嫩肉,红褐色的肛门在刺激挑逗下不禁阵阵收缩。

    「变态啊~~~~啊」,私密的部位就这样被人嘲笑,强烈的耻辱感再次布满全身。

    「不过嘛,这么美的大警花,我们可不舍得有毒素残留在里面。姐姐就多受累,给你排排毒,让江大美女皮肤更好,身材更棒!」

    妈妈心头猛然一惊,这个女魔头要对自己做什么。难道是?不会不会,希望不会的,绝对不会的,那么变态的事不会发生的,妈妈还在不断劝诫着自己。

    慧姐莞尔一笑,从包里取出两样东西,一看见这些,妈妈傻眼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不出妈妈所料,慧姐取出来的分别是肛门的润滑油和灌肠器,看着那容量足足有1000l的注射器,妈妈心头泛起了寒意。

    「不要啊,你们变态啊」,前文提及,妈妈生性传统,性交姿势仅限于标准男上女下,如今要被变态的灌肠,自然吓得魂不附体,准备挣脱逃跑。

    「啪啪啪啪」四个耳光直接甩到我的脸上,「臭婊子不听话是不是」,阿雄面无表情,语气严肃。

    「我~~~~~我」,妈妈最不能容忍我受欺负,为了我只得忍气吞声,重新跪好,哆哆嗦嗦,可怜巴巴的等着接下来的凌辱。

    「别紧张嘛,姐姐会很轻的」,慧姐说完把润滑油在妈妈菊花处涂抹均匀,最后还故意把手指伸进肛门,扣弄起来。

    妈妈娇躯一颤,结实白皙的肥臀猛然收紧,抗拒着慧姐的动作,冰冷的润滑油从屁眼传来,凉遍全身。

    「彪哥,牛奶好了吗?」

    「好你个小妮子,原来用牛奶干这个,真奢侈啊!」,胡彪嘴上这么说,语气里却充满了赞叹。

    「都是为了让你们玩的更开心啦,苦了骚警花一个,幸福千万家嘛,当警察的就是要为人民服务,你说是不是啊,江秀姐姐」

    妈妈涨红了脸,却无从辩驳,只能哀叹时运不济,落入这帮变态的手里。

    慧姐取出浸泡在温水里的牛奶,打开包装,挤入一个塑料盆中,慧姐一口气连挤了五包,最后小心翼翼的从随身携带的皮包中取出一小瓶不知名的药水,缓缓倒入牛奶中,轻轻摇匀顿时浓香四溢的牛奶味道洒满房间。

    「这下就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咯」,慧姐嬉笑着,拿出了筒式灌肠器,熟练的把五包牛奶一滴不剩的抽进去,不一会1000l的灌肠器里灌满了乳白色的牛奶。慧姐满意的拿着灌肠器,走近楚楚可怜跪倒的妈妈。

    「骚警花,看清楚了,姐姐给你灌肠啦」,慧姐把灌肠器的一头连接上管子,轻轻摸了摸妈妈光滑的肥臀,然后猛地把管子插入妈妈的后庭菊门,手上毫不留情的缓缓推动着注射器。

    妈妈咬牙绷紧,脸色煞白,紧张的心里砰砰直跳起,拳头握紧,手心里充满了虚汗。菊花里突然塞入异物,雪白的大屁股一下子变得僵硬,肛门本能的收缩,肿胀感慢慢传来。

    慧姐的动作很慢且温柔,随着注射器的缓慢推进,牛奶缓缓灌入妈妈的肛道,顺着肛道直接冲入大肠。源源不断的牛奶还在涌入,妈妈后庭的肿胀感越来越强烈,额头上痛苦的冒出冷汗,小腹慢慢鼓胀起来。随着温暖的奶水慢慢的在直肠里流动,咕噜咕噜作响,妈妈浑身冒汗,紧锁双眉,微咬朱唇,抗拒着逐渐涌起的便意!

    慧姐把1000l牛奶一滴不剩的全部灌入妈妈的体内,然后拔出插在后庭的管子,用一个肛塞堵住了她的肛门。

    「怎么样啊,骚警花,是不是很舒服啊!」

    妈妈此刻脸涨的通红,浑身绷紧,眼睁睁的看着肚子逐渐胀大。肚子里有如翻江倒海,随时感觉都会胀破爆裂,便意也越来越强烈。

    「秀秀,你的皮肤怎么这么美啊,教教人家是怎么保养的,好不好嘛」,慧姐动作温顺轻柔,指尖触摸着妈妈吹弹可破的冰肌玉肤,手掌在浑圆鼓胀的大肚子上抚摸着。

    「啊~~~~不要」,妈妈发出羞耻的尖叫。呼吸粗重,娇美的胴体开始冒汗,挺拔的双峰像翻涌的波浪一样起伏抖动,雪白的大腿剧烈颤抖,腹部胀痛难忍,心里最后的矜持还在抵御着一阵阵难忍的便意,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让妈妈几近崩溃!

    「我~~~~要去~~~~厕所~~~~啊」

    「是这样吗」,慧姐的手狠狠按在妈妈雪白涨起的大肚子上。

    「啊~~~~呀~~~~不要啊」,慧姐这一按几乎要了妈妈的命。肛门收缩压迫到了极点,嫩肉已经绷紧的将要抽筋,可无法冲破肛门口牢固的肛塞。温热的牛奶咕噜咕噜的在肚子里就这么来回的流动,撑涨着肠道,挤按着肛门。

    妈妈忍不住的呻吟起来,身体又不由自主地扭动,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求求你~~~~让我排泄吧~~~~拔出来吧」,妈妈近乎是哀求着慧姐,此刻在巨大的生理痛苦面前,尊严已经变得一文不值。

    「骚警花,你不是喜欢被插入嘛,怎么这会又想拔出来了」,此时慧姐还不忘在精神上继续折磨妈妈。

    「啊啊~~~~求求你~~~~不行了啊」,妈妈小腹已经痛苦难忍,语无伦次。

    眼看时机已经成熟,慧姐喊来了东子和阿雄,分别抓住妈妈四肢,带到卫生间,屁眼对准马桶,猛的把肛塞抽出。

    「啊~~~~啊」,伴随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妈妈再也无法控制,小腹急剧收缩,一股金黄色的固液混合物从雪白的双臀间倾泻而出。

    「哈哈哈哈,原来警花拉的屎也和我们这些流氓的一样臭啊」,东子和阿雄笑得更加放肆,捉住妈妈的四肢凌空摇摆。

    「不~~~~啊!」,妈妈失声痛哭,羞的无地自容。

    「多谢两位大哥,把这骚警花放下来吧,扔到浴池里,小妹还要继续收拾她呢」,说完慧姐一脸轻蔑的盯着楚楚可怜,哭的梨花带雨的妈妈。

    「骚警花,可真够恶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拉屎,也不要个脸」,慧姐一面用花洒冲击清理着妈妈肛门污秽物,一面讽刺着妈妈。

    「变态」,妈妈小声骂着,突然很奇怪的感觉从身体涌出,自从排泄完毕,妈妈感觉自己的体重都轻了不少,有种久违的轻松感。

    「很享受吧,骚警花,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

    「你~~~~」,妈妈一时语塞。

    「我什么啊我,我会继续疼警花姐姐的」,慧姐说完离开浴室,很快折回,而手中赫然拿起了灌肠筒,里面同样装满了牛奶。

    「你要干什么」,妈妈神色骤然紧张,躲避着慧姐的动作

    「废什么话,老老实实的,否则后果你知道」,然后不由分说,继续把筒子插入妈妈的菊门。

    「不要~~~~啊」,又是一股温暖的牛奶灌进体内。

    「实话告诉你,骚警花,灌肠就是要彻底清理肠道,不留一丝垃圾,你个骚警花不嫌脏,我们还嫌恶心呢,贱婊子」

    有了前一次灌肠的经历,妈妈已经不是那么的痛苦,但是依旧难受,尤其是肚子剧烈涨起的那一刻,简直生不如死。

    短短半小时内,妈妈连续被慧姐灌了三次肠,直到最后一次拉出来的液体没有金黄色的杂质,慧姐才放过妈妈。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大家都倦意昏沉。胡彪摆摆手,示意大家解散,让阿雄把我押回以前的小屋。

    与此同时,结束了灌肠的妈妈则被慧姐带到了另外一个小暗间,软弱无力的被推倒在一块破床垫上。

    「骚警花,姐姐亲自打扮你睡觉,面子可够大的」

    「骚屄叉开,贱人」,慧姐语气凌厉的呵斥妈妈。

    「你~~~~」

    「你什么你,骚警花,还敢废话」

    妈妈没有回答,也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张开了一双无力的玉腿,的确刚刚的灌肠不论从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带了了毁灭性的摧残,再也无力反击。

    「骚屄叉开,没听见嘛」,慧姐直接一脚跺在妈妈的玉乳上。

    「是~~~~」,妈妈只得用手分开自己的大阴唇。

    「贱人」,慧姐蹲在妈妈双腿之间,取出了胡彪给的春药,在妈妈骚屄处均匀的涂抹起来。妈妈的下体传来了清凉的爽快,表情有一丝放松。相比先前无情的蹂躏,这反倒成了一种慰藉。

    「真是下贱,涂点春药就这么兴奋」,妈妈那转瞬即逝的满足表情也被慧姐抓住。

    「骚警花,大腿合上吧,一直这么张着是不是等人来操啊,不要脸也得有个限度吧」。

    慧姐似乎就是妈妈的克星,无论妈妈有什么动作,言语,在慧姐那都会变成淫荡的代名词。

    妈妈被迫绷直了双腿,昏黄的灯光下,修长雪白的玉腿上映着红红的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骚脚伸出来」

    妈妈被迫抬高了并拢的一双玉脚,伸到慧姐面前,光洁的玉脚脚尖绷直,瑟瑟发抖。

    「连脚也这么骚」,慧姐毫不客气的抓起玉足,,用手掌啪啪拍了几下,放在口中啃咬了几口。

    「姑且放过你,有的是时间玩你」。

    说罢慧姐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绳索,小心翼翼的捆绑起妈妈来,从双脚脚腕,膝盖腿弯,大腿根密密麻麻的捆了几十匝,接着又把妈妈双手高举过头,在手腕上,胳膊肘同样仔细的缠绕,仔细确认妈妈无法挣脱绳索方才放心。

    「差点忘啦,这对大奶子也不能放过啊」,慧姐拍了拍妈妈傲人的双峰,继续捆缚起一对玉乳,慧姐动作熟练,一看就是折磨女人的老手,绳子在慧姐手里如同行云流水般缠绕着妈妈的大乳,很快乳房被绳索勾勒的更加凸出。

    慧姐故意把绳子留出一段距离,在中间打了一个绳,向下一拉,绳结恰好能够伸入妈妈骚屄,然后从后面勒回,固定在妈妈背后的绳索上。这下妈妈可是插翅难飞了!

    「骚警花,晚安,做个好梦,姐姐明天再来看你」,慧姐轻轻的在妈妈耳边说着,说罢用力咬了一下妈妈娇羞的耳垂,最后脱下脚上的丝袜,塞进妈妈口中。

    「等着发春吧你!」,慧姐冷冷的声音甩来,漆黑的房间只剩下妈妈孤零零的一人。

    「你,把里面的人看好,除了差池把你脑袋揪下来也赔不起」,慧姐趾高气扬的训斥着门口的小保安,在她眼里,这些人是社会的底层。

    「是,是,慧姐您吩咐的,哪敢不停」,小保安唯唯诺诺的点着头,生怕得罪了这个女魔头。待到慧姐背影逐渐远去,小保安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保安不是别人,正是凌昭。

    痛苦的一天终于结束,对于妈妈而言,这一天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经历过太多太多难以启齿的屈辱舔脚,强奸,鞭打,群奸,乱伦,灌肠,一系列折磨让妈妈身体几乎散架。

    结束了嘛?还没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灌肠过后,妈妈感觉身体明显变轻,而下体传来了异样的感觉。此刻妈妈才深刻理解了慧姐走出房门时耍下的那句话。灌肠时慧姐似乎在牛奶里融入了一种药物,注入体内;最后又在骚屄里涂上了春药。体内体外的两种春药似乎同时开始发作,让妈妈逐渐开始春心荡漾,下体隐隐传来了瘙痒难耐的酥麻,脸上发烫,但是全身被牢牢绑缚,动弹不得,只有不断拼命夹着双腿,像蛇一样不断的蠕动。而双腿夹得越紧,绳结勒动骚屄就越强烈,难受极了。

    同一时间,迪厅的高级包房里,赤条条的躺着一对男女,分别是胡彪和慧姐。

    「彪哥,你这也不行啊,以前都能把小慧干的欲仙欲死的,怎么今天表现这么差啊」,慧姐在床上抱怨着,嘴上虽然如此,但是却像个温顺的小猫一样搂着胡彪。

    「咳~~~~好久没干这么凶了,这骚娘们,太极品啦」,胡彪语气里充满了疲惫。

    「哼,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那个警花当然好啦,身材又好,床上功夫又好,皮肤也白,奶子也大,你当然愿意操她,不愿意操我啦」。

    「哎呀,小慧,话不是这样说的啦,她就是一个下贱的婊子,怎么能和你比呢」。

    「行啦,别哄我啦,我还不知道你是咋想的,你就想好好休息休息,攒足精力,再去干那个骚警花,对不对啊」!

    「鬼机灵,就你知道的多」,胡彪幽幽的叹了一声,「不过感觉她似乎很不服呢,干她的时候叫的欢,干完了你没看她那眼神,恨不得杀了我们」

    「你不就是喜欢这种带刺的玫瑰嘛,那种给钱随便上的彪哥不早就玩腻了嘛」

    「话是这么说,可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否则难保哪天一个疏忽,被这婊子偷袭了,今天的教训想想就后怕」,想到这里,胡彪不禁打了个寒颤。

    「德行,为霸一方的大毒枭连个小小的警妞都对付不了,晚上还害怕,丢不丢人啊。不过话说回来,这骚警花着实不那么好对付呢」

    「咱们现在能控制她,玩的她死去活来,那是因为她有儿子在我们手上,加上春药的刺激,她才会一次次沦陷,但是内心她从未服过我们」

    「那就往死里操,操到她服为止呗」

    「你笨死算了,还老大呢,一点都不了解我们女人」

    「哦?你倒是说说看啊」

    「这女人虽然难搞,但是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弱点。首先她长期独守空房,势必空虚寂寞,现在正值虎狼之年,加以恰当的引导,肯定能让她甘心堕落做性奴」

    「说的简单,你倒是引导一个啊」

    「彪哥,其实你不了解。那些女人,平日里越是高高在上,内心就越贱;你看她表面上成熟端庄,美艳坚强,实际内心的防线很脆弱;看起来像个女神,实际上就是个婊子。」

    「所以呢」

    「所以,我们就利用这一点,不断的攻击她的心理防线,全方位,多角度的玩她。不止是仅仅干屄那么简单,不断的给她尝试各种淫荡,低贱的方法。撕碎她所谓的自尊,高雅,坚强,让她认清楚自己骚贱的本质。药物控制只是一个催化剂,心理战才是重中之重。」

    「年纪不大,懂得不少嘛」

    「人家本来就是女人嘛,况且通过各种途径调教玩弄过好多骚货,自然有心得可不像彪哥你,就知道一味猛干」

    「这么说,你有具体办法了?」

    「废话,不然我说这一堆干什么」

    「说说看呗」

    「猴急,暂时保密,过两天你们就知道了」

    「死丫头,就你点子多,到时候看你怎么办,折腾了一天,累死老子了,睡觉了」

    「彪哥~~~~」

    「怎么」

    「人家~~~~想要」,慧姐嗲声嗲气的吹着枕边风,像蛇一样爬到胡彪身上,点燃了胡彪仅存的一点欲望之火,开始了最后一轮盘肠大战

    虽然全身被绑缚,内心深处瘙痒难耐,但是过度的体力消耗让妈妈倦意占了绝对上风,稀里糊涂的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妈妈在梦乡里梦见了好多。梦见了和爸爸初恋时的温存,梦见了和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男神做爱,感觉自己全身都浸泡在温泉之中,快感,舒服在全身各处徜徉流淌。而妈妈所不知道的是口水已经渗透了塞在嘴里的丝袜,淫液已经从骚屄深处缓缓渗出。

    「秀姐,醒醒,秀姐,是我」,黑暗中,传来了呼喊之声。

    朦胧之中,妈妈睁开惺忪的睡眼,黑暗之中,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他——凌昭!

    想起若干年前凌昭自己对自己的死缠烂打,再加上今晚被凌昭一撞,使得自己的努力功亏一篑,妈妈不禁面露嗔色,满怀戒备的看着凌昭。

    突然,妈妈才意识到自己的狼狈相,面色潮红,赤身裸体被捆绑,骚屄里塞了个绳结,嘴里被丝袜塞住,内心深处不断涌起着酥痒难耐的淫欲。

    凌昭取出塞在妈妈口中的丝袜,妈妈刚要喊出声来,凌昭急忙用手捂住妈妈的嘴。

    「秀姐,情况紧急,我只能长话短说。或许你猜到了,我就是省城警方的卧底」

    听到这个消息,妈妈脸上丝毫没有意外,强压着淫欲,尽量摆出一副冰冷的态势。

    「不要告诉我你撞我那下是意外」

    「哎,什么都瞒不过你,秀姐,实话跟你说吧,我这个卧底当得实在不称职,花了两三年时光在这里立足,却始终无法得到胡彪他们的赏识,所以仅仅能传出些无关痛痒的情报,所抓的也不过是些小喽啰」。

    「哼,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妈妈似乎生来就对凌昭没有好意,此刻谈论到工作上的事,仿佛忘记了淫欲的折磨,恢复了一些英姿飒爽冷静干练的女警官的风范。

    「是,你骂的对,不过一切都改变了,因为你的到来」

    「因为我?」,妈妈脸上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