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tinia - 2第24章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无减1-23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该~~~~该~~~~操死我吧」

    听着令人神往的媚叫,老人不由得加快了抽插速度,一连五十几下,次次连根没

    入,发出「啪啪啪啪」清脆的响声。

    「不行了啊~~~~女儿要到了~~~~好爸爸~~~~快点给我!」

    在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妈妈已经被送入肉欲的巅峰!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已然到达高潮,无力的瘫倒在木床上。

    「乖女儿,这就不行啦?还没伺候好你爸呢!」尚未射精的老人哪会轻易放过妈

    妈,将她从床上拉起来,坐在自己身上,把依旧擎着大鸡巴对准肥美红肿的小穴,呈

    坐姿式将鸡巴全根没入,完全填在小穴里。

    「不要啊~~~~受不了啊!」高潮的余韵还未散去,转瞬又要经历下一轮的抽插,

    妈妈但觉小穴有种难以名状的瘙痒,不由得抱紧老人干瘪的身体,粉臀随着抽插一上

    一下,腰肢乱扭。

    「爸爸~~~~不要干啦~~~~饶了女儿吧~~~~女儿要死啦!」

    女上男下的姿势将妈妈淫荡的一面发挥的淋漓尽致,胸前的双峰随着身体上下,

    不断摇摆着,美不胜收。

    老人哪里会放过如此良机,右手抓住白嫩的乳房又揉又捏,低头含住左面的乳头

    猛烈吮吸。

    「爸爸~~~~咬的女儿~~~~奶子~~~~好舒服~~~~好痛!」

    妈妈浑身不停颤抖,又一股淫液喷射而出。带着体温的淫液烫得老人龟头一阵酥

    麻,舒畅无比。老人拼劲全身最后的力气,双手狠狠的抓住一对大奶子,提着鸡巴不

    顾一切地抽插起来。

    「爸爸~~~~女儿~~~~被你干死了~~~~要死了~~~~不行了啊!」

    经过剧烈的抽插,老人也几乎到达,汇全身之力于阳具之上。妈妈也用力收

    缩小穴,紧紧吸夹着老人丑陋的阳具。

    「女儿~~~~爸爸好舒服~~~~要射啦!」

    一股浓烈的精液从鸡巴里喷射而出,一滴不剩全部射进妈妈身体最深处!

    这一轮的肉战几乎让老人和妈妈体力耗尽,二人无力瘫倒在木床上。妈妈此刻赤

    身裸体,残余的浓白精液从小穴里恣情的滴淌出,双乳被抓捏啃咬的痕迹依旧醒目,

    她痴痴的盯着屋顶,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会如此疯狂。

    「老陈,干的漂亮!」

    「咳咳~~~~这小警妞~~~~不赖~~~~咳咳!」

    「自己爽完了,就去喊上你那些狐朋狗友吧!」

    疯狂的干完了妈妈,老陈此刻也知足,鸡巴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恢复,只好穿上衣

    裳,出门而去。

    「看不出来啊,江队长如此疯狂。刚刚这场好戏可比比赵炎和老曹两个粗人点的

    节目精彩多了,这是我看过最刺激的回目了。江队长可要继续努力,我的病可就全靠

    你啦!」

    空气仿佛已经凝固,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妈妈依旧安静的躺着,似乎有些发

    木,没有理会谭雷的调戏,此刻内心早已一片空白。

    「人就在里面,都来吧,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她榨干了,咳咳!」老人的声音又

    从耳边响起,转眼之间,老陈已经引了五六个同样肮脏的老人回到房里。

    昏黄的油灯下,破败的木床上,躺着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此刻正一丝不挂,双

    目无神的躺着,高级的衣衫,亮丽的丝袜正残破不堪的丢在地上,美艳的胴体上有着

    触目惊心的咬痕,抓痕。隐秘的私处已经红肿不堪,无法闭合,传来令人兴奋的体味。

    这群平日里无人照顾的孤寡老人,此刻盯着香艳无比的场景,眼睛都要喷出火来。

    早就按耐不住,欲火焚身,纷纷围拢在妈妈的身边,唯恐落后。 第二十二章

    夜色正浓,熙熙攘攘的城市已渐渐入眠,熄灭展展万家灯火。对绝大部分人

    来说,一天已经过去,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刺激的才刚刚开始。没有人知道,在

    城市最最落魄的角落里,一群肮脏下贱的孤寡老人,此时此刻正体验着千金不换

    的一刻春宵!

    看着这群卑微下贱的老人,谭雷不禁皱起了眉头,脸上写满了鄙夷与不屑。

    酸臭的浊气顿时溢满狭小的空间,嘈杂喧闹声不绝于耳。然而当他的目光扫到衣

    衫不整,褴褛不堪,落魄至极的妈妈身上时。想象着这具美艳绝伦的肉体即将遭

    受的折磨凌辱,心头不禁涌起变态的快感,迫不及待的期待下面的剧情。

    「乖女儿,用你下贱的身子伺候伺候各位叔叔大爷吧!」

    「是……爸……爸。」妈妈早已意识模糊,沉沦在欲望的深渊中,似乎现在

    能够支配自己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淫欲。

    还不等妈妈反应过来,饥渴不堪的老人们早已脱下裤子,挺着丑陋的阳具围

    在她身边。

    残破凌乱的丝袜美腿再度沦为狎玩泄欲的工具。一条条充斥着污垢的龟头从

    不同方位抵住这人间名器,大腿根,迷人的腿弯,粉嫩的脚掌都在遭受着不同程

    度的折磨,与一条又一条恶臭的阳具亲密的摩擦着。

    玉足高贵娇艳,丝袜光滑柔顺,美人国色天香,多年来未尝鲜嫩女人的孤寡

    老人们哪里禁受得住如此诱惑与刺激。在昏黄迷离的灯光下,一双银光闪闪的丝

    袜美腿宛如圣洁无暇的天使,凄迷而无助的在多条阳具之间来回撸动。时不时就

    会从某个方位的肉棒里喷泄出沉寂多年火烫腥臭的精浆,让本就残破丝袜美腿更

    加淫荡。

    「啊啊……玩死我吧!」女警妈妈的呻吟显得那样无助,而这也无疑给老人

    们又打了一针兴奋剂。他们玩弄的范围开始逐渐扩大,直到全身。最后成熟的胴

    体,美丽的脸庞,乌黑的秀发全部沾染了白浊的浓精。

    妈妈已经无力呻吟,躺在腥臭的精液之中,双腿无力的张开,躺在行将就木

    的烂床上。慢慢的湿润的精液开始凝结,形成一片片黄白的精斑,眼神变得空洞

    无神。

    「兄弟们,看老子操烂她的骚逼!」老人的欲望远远没有得到满足,一个接

    一个的轮番上阵,骑跨在妈妈的身上,不断的用鸡巴驯服这匹漂亮的女警烈马。

    「骚逼,给老子叫啊!干死你个骚货。」又一次轮到了老陈上阵,他动作依

    旧粗鲁,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情结。多年来积攒的精液在这个疯狂的夜晚肆意的

    喷发,在红肿不堪的小穴里进进出出。

    「爸爸……饶了女儿吧……女儿知错了……啊……啊!」妈妈吃痛,从迷惘

    中惊醒,不由得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

    「骚逼,叫的真淫荡,干死你个骚女警!」一想到自己这些年来食不果腹的

    日子,老陈就怨念迭升,不由得继续加快抽插的频率,阴部结合出不停发出「啪

    啪啪啪」的声响。

    这个残酷的夜晚对妈妈而言,完完全全是挥之不去的一个梦魇,痛苦而漫长。

    身为高高在上的刑警队长,在一个破屋子里,在一个肮脏污浊的环境下,被一群

    即将入土的老流氓们奸污的死去活来。

    这群饥不择食的老人们只顾自己享受泄欲,哪里会顾及妈妈的感受,而他们

    干穴的方式是那样原始而暴力,轮奸带来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让妈妈几近崩

    溃。

    也不知道惨无人道的奸淫持续了多久,妈妈美腿上那条名贵丝袜早就支离破

    碎,已然一丝不挂,身上敏感部位布满掐捏啃咬过的齿痕。

    发泄完兽欲的老人们终于筋疲力竭,有心无力的盯着这具百干不厌的肉体,

    带着无限的遗憾和疲软的鸡巴各自散去。

    「老陈,干的不错!」谭雷留下这句话,带着失魂落魄的妈妈离开了这个炼

    狱。

    此时此刻,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初夏的晨风吹过,将妈妈凌乱的秀发轻

    轻吹起,此刻她终于呼吸到了久违的新鲜空气,双脚一软,无力的侧坐在青石板

    上。

    晨风已将污浊的精液吹的干涸,在美妙凄艳的胴体上留下了黄白色的痕迹,

    与血红色印记交相辉映,勾勒出一幅难以名状的女警受难图。

    时间这么滴答滴答的流淌,而妈妈仿佛着了魔一般,双目无神,表情呆滞。

    「走吧,江队长!」谭雷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而在妈妈听来,分明像是来自

    另外一个世界。

    「怎么,还想继续伺候你的老父亲?」见妈妈无动于衷,谭雷过去撩拨整理

    下妈妈的秀发。

    「起来吧,江队长,谭某亲自送你回家。」谭雷语气中明显带了一丝嘲讽。

    妈妈机械的起身,恐怕自己都不清楚是如何一步一步挪到车上的。

    清晨的路上车辆稀少,或许看见的人会有疑惑,为什么一辆高级suv 会从破

    破烂烂的贫民窟里驶出。而他们更加不知道的是,仅仅半小时以后,某个烂房子

    里的一名叫陈俊飞的老人便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从此无影无踪,杳无音讯。

    曾经轰动一时,让全城为之色变的大色魔在最后风流快活了一夜之后,终于

    走到生命的尽头。

    而这一切的操盘手,自然是春风得意的谭雷。在妈妈被疯狂奸淫的这个夜晚

    他越来越确定妈妈就是治疗自己顽疾的灵丹妙药,在这种强烈的丑恶与美丽的

    对比中,他满足了变态的淫欲,内心那种最最原始的欲望已经像火山一样蠢蠢欲

    动。

    而完成了催化作用的老陈,同时也是个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老陈,自然没有

    活下去的理由和意义,弱肉强食,自然法则,亘古不变。

    「叮铃铃……叮铃铃!」刺耳的电话铃声在客厅响起!尚在睡眠中的我忽然

    有个意识,这个电话会和妈妈有关。一个健步冲到客厅……

    时间暂且回到昨天中午,即警花妈妈被凌昭约出去的时刻,望着汽车缓缓驶

    出小区,我的心头忽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波澜,有些心痛,有些兴奋。

    不知为何,自从经历了这些,最后到和妈妈发生了男女关系之后,我觉得对

    她的感情变得有些微妙。她不再是那个让我敬畏的母亲,而是我的情人。我享受

    这种乱伦带来的快感,在那娇媚的身体面前,我毫无抵抗力,我想和妈妈不断的

    玩,尝试各种花样;而另一方面,绿母的情结同样严重,想到她被人强奸凌辱调

    教,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沦为别人泄欲的工具,我也同样兴奋异常。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挨过这一天,直到午夜十二点,依旧没有妈妈的消

    息。迷药的药效还未完全褪去,身体还有些虚弱,便躺在床上,稀里糊涂的睡着

    了。

    脑子里却翻来覆去的做着各种关于警花妈妈的梦

    一会我梦到我和妈妈成为亲密无间的情侣,一起签收逛街看电影,激情乱伦

    一会又梦到凌昭在办公室强上穿着警裙丝袜的妈妈;一会又梦到阿雄,铁强这

    些人轮番上阵,对妈妈前后夹攻;最后居然梦到了慧姐,在梦中她依旧手段恶毒

    花样百出的折磨调教着警花美母,鞭打,捆绑,遛狗,不胜枚举。最后一个场

    景居然是慧姐穿着诱惑无比的网袜,狠狠的把丝袜脚插入妈妈的屄里,仅仅一只

    丝袜脚就干的妈妈高潮迭起,死去活来!

    然而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了这些杂乱无章的碎梦,我接起电话,听见一个沉

    稳有力的声音

    「是江秀江队长家里嘛!」

    「对的,我是她儿子,请问您是哪位?」

    「你妈在楼下长椅上!」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只传来嘟嘟的盲音。

    来不及多想,听到了妈妈的消息,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直接穿着睡

    衣就冲到楼下,果然在小区草坪的长椅上看见妈妈,而映入眼帘的场景却让我无

    比心酸。

    妈妈平躺在长椅上,样子狼狈极了,秀发散乱,玉体上布满了鲜红的印记和

    干涸的精液污渍,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酸臭味。

    出门的时候,妈妈还是一个端庄典雅的成熟美妇,而现在衣服鞋子早已不知

    飞向何方,浑身上下仅仅包裹着一层毛毯,勉强遮住了敏感的部位。

    妈妈面容憔悴极了,显得疲惫不堪,头无力的歪在一侧,似乎是在昏睡。

    「走,妈妈,我们回家!」我弯下腰,亲吻了一下妈妈的额头,继而拦腰抱

    起这个不断遭受凌虐的警花美母,一步步返回家中。

    伴随着哗哗啦啦的流水声,升起如烟似雾的水气。此时此刻,我依靠在浴缸

    壁上,左手环抱着妈妈,右手拿着花洒洗刷着玉体上的污渍。

    怀里的妈妈依旧还在昏睡中,长时间的轮奸凌辱让她几乎体力透支,她就像

    个小公主一样静静的躺在我的怀抱里,享受着温水的洗礼。

    芳香的沐浴露早已涂遍妈妈全身,水花飞泻而下,顺着秀发沿白晰的脖颈向

    下流淌。那深邃的乳沟仿佛是天然的河谷,潺潺细水流过,别有一番风情。

    温热的水花轻轻拍打着洁白丰满的乳房,这对傲人的双峰饱经折磨,红色掐

    捏啃咬的痕迹清晰可见,映衬着温水的冲刷,别有一番风情。安宁的乳房溅起亮

    晶晶的水珠,宛如光闪闪的漫天星雨纷纷四散,混合着沐浴露的芳香,溢满浴室。

    我仔仔细细的清理着上身的每一寸冰肌雪肤,用毛巾擦拭着那斑斑精迹,不

    时轻轻抚摸着那些醒目的伤痕,脑子里不停地在幻想着妈妈受辱的场景,不知不

    觉得,我的下面已经悄然勃起。

    怀中的妈妈依旧处于昏睡状态,任由我摆布,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憔悴的

    表情中流露出享受的微笑。

    我强压抑着内心涌起的欲望,我想要妈妈,现在还为时尚早。

    来来回回清洗了数遍,确认上半身再无污渍与精垢,我满意的点点头。轻缓

    起身,将妈妈的后背依靠在浴缸壁上,自己坐在她的双腿之间,因为空间的狭小

    我只得将妈妈的一双玉足架在肩膀上。这样一来,妈妈身体自然向上倾斜,小

    穴毫无遮拦的面对着我。

    相比于上半身,小穴的情况简直不能再糟糕,我几乎无法想象她承受了多么

    巨大的凌辱。直到现在,小穴依旧无法合拢,阴唇向外侧翻,显得红肿不堪,散

    发出腥臊难闻的味道。

    简单的冲洗已经无济于事,只有深度清理方能洗尽她身上的污浊。我将右手

    中指涂满沐浴乳,伸进那不知道被多少人蹂躏过的阴道。

    我左手举着花洒,冲刷着平坦的小腹,流水宛如山泉一般流过萋萋芳草,浓

    密的阴毛随水恣情飘摇,是那样的让人神往。沾满沐浴乳的手指在女人最最隐秘

    的洞穴里进进出出。我屏住呼吸,将手指上每一滴沐浴乳都尽量涂在阴道壁上,

    继而用清水洗涤狼狈不堪的下体,周而复始,来回几个回合,下体难闻的味道已

    经逐渐被芳香所取代。

    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一个艺术家一样,在修复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这样的

    场景,是我先前永远无法想象的。

    就在我的思绪漫无边际飞舞的时候,忽然觉得妈妈全身绷紧,阴道收缩,吸

    住了正在抽插的中指。

    「天哪,我的警花美母果然是个极品,在这样的环境下居然还能有反应!欲

    望果然是无穷无尽!」

    「妈妈,别急,儿子很快就会满足你,让你爽上天!」有了妈妈身体的默许

    我逐渐加大手指摩擦的力度,中指不断和阴道壁做着亲密暧昧的摩擦。

    「啊……啊!」伴随着一声媚叫,小穴深处涌出一股暖流,迅速温热了我的

    中指。

    「志伟?」妈妈悠悠醒来,显然还不清楚眼前这一切。

    「妈妈,你身子虚弱,别乱动,让儿子好好孝顺孝顺您!」我忍不住加快了

    手指摩擦的速度。

    「不要,志伟,别……快……别碰那里!」温暖舒适的环境,下体传来舒适

    的触感,让妈妈暂且忘却了几个小时以前被疯狂轮奸的事实,本能的试图夹紧大

    腿,怎奈一双玉足被分开架在我的肩头,自己又无力反抗,只得由我摆布。

    「妈妈那里脏了,儿子给您好好洗洗。」我的手轻轻略过娇嫩的阴核。

    「啊……志伟……不要!」仿佛触了电一般,妈妈浑身一个激灵。

    我心跳开始加速,抽出手指,转而跪在妈妈双腿之间,嘴巴凑近小穴,果然

    在我孜孜不倦的清洁下,味道已经好了许多,更多的是沐浴乳的香味和女人特有

    的体香。

    「好香啊!妈妈。」我忘情的盯着女人最最神秘的黑森林,经过洗礼的阴毛

    愈加显得乌黑光亮。成熟的阴缝两侧的大阴唇依旧那么丰满,宛如花蕾一般的阴

    蒂在雨后更显得娇艳欲滴。这个瞬间,空气仿佛已经凝固,我浑身热血沸腾,心

    跳加速,眼睛张大,嘴巴缓缓靠近妈妈的骚屄,舌头伸出情不自禁的去舔舐。

    「不要……那里脏!」妈妈嘴上还在做着象征性的抵抗,粉嫩的面颊已经涨

    的通红,本来相对封闭的环境使得浴室氧分有些不足,加上这一连串的刺激,让

    她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哗哗的流水声依旧拍打着娇媚的胴体,空气中充斥了盎然春意。

    「妈妈才不脏,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是我高高在上的女神。」在舌尖挑逗阴

    蒂的同时,我的双手也在抚摸洗涤着那双修长的美腿。

    「志伟……」妈妈欲言又止,可透过升腾的水雾,隐隐约约看见她的眼角微

    微湿润。

    在突破了那层禁忌之后,我慢慢开始理解女人的内心世界,我知道这个时候

    妈妈需要我更多的爱抚慰藉。

    舌尖轻轻的阴道里灵巧的打了几个转,这段短暂的挑逗戛然而止,看得出妈

    妈似乎有些失望,而在彻底将她清理干净以前,我还不想进行下一步。

    毕竟警花美母已然在掌控之中。

    我将双手再度涂满沐浴乳,沿着腿部玲珑曼妙的曲线,继续开始摩擦揉搓,

    最后又来到那双让我魂牵梦绕的玉足。

    我轻轻的将妈妈左脚托起,放在右手掌中,左手在脚背,脚底上均匀的涂抹

    着沐浴液。相对于乳房和小穴,这双玉足的伤痕并不明显。饶是如此,我依旧不

    敢怠慢,撩拨开花瓣一般的玉趾,用舌头舔舐着最最细微的趾缝。

    「志伟……好舒服!」妈妈已然闭上双眼,享受着这一切。

    我仔细的端详着美轮美奂的玉足,浑然天成的曲线,错落有致的足趾,足底

    的纹路脉络是那样清晰明了,挂上滴滴露珠,美的无以伦比。

    「妈妈,你的美脚好香啊!」我的内心已经涌起了滔天巨浪,再也压抑不住

    内心的本性,将这只玉足含入口中,疯狂舔舐。

    「志伟……不要再……撩拨……妈妈了……我……想要!」终于等到妈妈亲

    口说出来,我吐出口中玉足,爬到妈妈身上,对着她的樱桃小口亲吻下去。皮肤

    借着沐浴乳打起的泡沫,不断的摩擦挤压着妈妈的胴体,那种润滑感简销魂蚀骨。

    同样内心淫欲被点燃的妈妈很快与我热情相拥,亲吻起来,水乳交融的快感

    难以名状。

    耳边不断传来妈妈急促的呼吸和阵阵娇媚的呻吟,强烈的刺激着我全身上下

    每一个细胞。

    下体,早已一柱擎天!

    等的就是这个瞬间,我紧紧捏住那一双丰乳,腰部奋力一顶,「扑哧」的一

    声,硕大的连根没入阴道之中,传来一阵令人眩晕的刺激。

    妈妈的桃源早已湿滑不堪,源头不断涌来温热的液体,炙热的肉穴依旧紧紧

    的包裹着我的龟头,似乎要将他融化一般,将我完全沉浸在欲望的汪洋之中。

    「啊……志伟……好舒服啊!」妈妈不断发出阵阵呻吟。

    这销魂的媚叫自然让我无法自拔,每一次的插入都深深顶到骚屄的深处,继

    而奋力拔出。阴部结合处「啪啪」作响。

    「志伟……插得好深……好舒服……啊……用力抽啊……要死啦……好爽!」。

    妈妈已然语无伦次,诚然,一晚的奸淫没有给妈妈带来任何肉体上的快感,

    而在浴室这个特殊的场景,最最原始的欲望却能得到满足!

    「骚货妈妈……你欠操嘛!」在这一刻,我不再认为她是让我尊重推崇的母

    亲,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而是一个任由千人骑万人操的下贱母狗。

    我加快抽插的频率,鸡巴进出的更加疯狂,几乎每个回合都是歇斯底里的冲

    刺,猛烈地冲击着骚穴最深处,直抵花心。卵囊随着剧烈的抽插不断地拍击着肥

    妹的大阴唇,传来淫荡的声响!

    「志伟……你好坏……逼着……妈妈……说出……那样的话……啊啊……妈

    妈欠操……要受不了啦……快被你……操死啦……饶了我吧!」妈妈喊得越凶,

    我的抽插愈加凶狠,浴室缺氧的环境让我们体力流失的很快,在数百下的疯狂抽

    送之后,终于到了精关!

    「干死你……骚货!」我大喝一声,大量的精液从马眼狂喷而射,一股热烫

    的热浪狠狠喷射进妈妈的子宫。

    「啊……好烫……射吧……射死我吧!」与此同时,妈妈也紧紧搂着我的脖

    子,双腿紧紧环抱住我的腰间,使得下体结合得更加紧密。

    「啊啊……不行了啊……好舒服啊!」伴随着我的射精,妈妈身体开始也痉

    挛,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阴道包围的更加紧了,带来了更强的快感。而一股熱

    流从阴道深处喷涌而出,与精液融合在一起。

    我和妈妈同时达到高潮!

    高潮过后,我和妈妈紧紧相拥,这一番大战下来让我们都汗水淋漓,气喘吁

    吁。

    无需太多的言语,我一头扎进妈妈的胸膛,耳朵贴着乳房,聆听着她的心跳。

    伴随着略显凌乱的呼吸声,我们静静相依,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此时无声,胜却有声!

    「志伟,我们这样,真的好嘛?」也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率先打破了沉寂,

    而激情过后的第一句话,就如同一颗雷一样,在我心头炸开。

    「怎么,妈妈,难道你不喜欢嘛?」我不想妈妈去提这些,毕竟理智告诉我

    这样做有悖伦常。

    「这样,太对不起你爸爸了,对你也不负责!」妈妈叹了口气。

    「可是」

    「没什么可是了,志伟,以后真的不要这样了!」妈妈说完这句话,缓缓的

    站起身,步履略显蹒跚的走出浴室,只丢下一个怅然若失的我。

    诚然,即使妈妈这样说,想和她上床,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最卑鄙不过

    用那些事情威胁她,给她下迷药,她一样会在床上表现的很骚。可这些都非我所

    愿,我想妈妈心甘情愿的和我玩,做我的女人,现在看来,离她的心,依旧那么

    遥远。

    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激情的快感和征服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烈的失落

    从大喜到大悲,有时候只有一步之遥。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无奈的摇摇头,回望了一眼刚刚激情四射的浴室,

    苦笑了一声。

    美好的事物就像烟花一样,绽放过去就只剩下了虚无,属于我的激情暂且告

    一段落,而我的女警妈妈的厄运却远未结束! 第二十三章

    妈妈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让我有些发懵,愈发的我觉得这个女人琢磨不

    透刚刚还是淫声荡语婉转莺啼,转瞬间就化身为拒人千里的冰山美人。理智还

    是欲望,到底哪个才是她的真实写照。妈妈,究竟你的内心深处在想些什么?

    完成了简单的洗洗涮涮,不经意间瞟见了台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转眼之间又是周五了。我清晰的记得,上周这个时候我还在怀揣期待的等着考试

    成绩,转瞬之间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已经整整一周,感觉像是一个世纪般漫长。

    缺课一个礼拜对于高中生,尤其是一个优等生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果不

    其然,就在我对着日历悲春悲秋的时候,电话铃声再度响起,传来班主任破锣一

    般的声音

    「王志伟嘛?」

    「是我,罗老师」

    「病好点没有啊」

    「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差不多就赶快回来吧,知道你已经耽误了很多功课嘛?现在正是高中的攻

    坚阶段,现在不抓紧以后有你的苦头吃!就不要借着生病的由头偷懒了,你是个

    好学生,这些还需要老师叫你吗?」

    「是是,罗老师,我昨天才出院,现在就回去上课!」老班的话语像连珠炮

    一般,完全不给我任何回旋的余地。再也没有一个恰当的缺课理由,上周称之为

    噩梦也好,奇遇也罢,终究已经成为过去时,校园才是我现在的归宿!

    重归校园,恍如隔世,以往那些枯燥的上操晨读现在看起来是那样的亲切,

    回到班级,大家已经在井然有序的晨读。我蹑手蹑脚的走进教室,大家只是齐刷

    刷的看了我一眼,并未引起太多波澜,或许在他们眼中,我仅仅是因病缺课一礼

    拜而已。

    唯一能称之为变化的算是教室的后方,慧姐的座位空空如也,一时间班级少

    了几分流氓俗媚之气,多了几分学校应有的书香。

    同样是缺席一周,女警妈妈的回归显然比我隆重!

    就在我出门不久,妈妈也接到了来自警局的电话,要妈妈立刻回到岗位上,

    有重要事情宣布。

    挂了电话,妈妈感慨万千,望着挂在衣架上庄严的警服女警,这个特殊身

    份曾经给自己带来了多少尊重与荣耀,可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她却唤起了恶魔

    们凌虐的欲望,让自己的命运雪上加霜。

    这一切都和警服无关,无论风吹雨打,她依旧在那里安静的躺着,恭候着自

    己的主人。

    「磨难已经过去,总要有勇气去面对新的生活!」下定了决心,妈妈重新穿

    上庄严的警服,那个英姿飒爽干练大方的女警队长江秀,又回来了!

    妈妈迈着坚定的步伐回到警局,一只脚刚刚踏入办公室,耳畔忽然传来了震

    耳欲聋的掌声和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